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孽徒
    眼见这么多拿着兵器的人朝着自己围了过来,其中有一个人还来拉自己,唐坚强本来就醉意熏然,见又有人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唐坚强心中烦躁:“本来是想来酒馆只求一醉,认为一醉可解千愁,没想到还会有这许多事端!”唐坚强看着苍天,心中发出无声的呐喊:“天啊,你知道吗?我就是一个傻子!一个中了爱情的毒的傻子!”

     唐坚强看着天,不知道是不是他看花了眼,天上竟浮现出了师姐的音容笑貌,她正在对自己笑,她真的在对自己笑,唐坚强一瞬间沉浸在这虚拟的幻觉中,而那个扯拽唐坚强胳膊的捕快还在扯拽他。唐坚强也感觉到了有人在扯拽自己的胳膊,唐坚强心中想:“师姐在向我笑,谁都不可以将她抢走!”于是唐坚强猛地一挥胳膊,用力本身就大,那个捕快也没来得及防备,因为在他的看来,自己是官差,但凡看到自己这身衣裳的人,都会乖乖地配合自己,他没想到会出现唐坚强这种另类的,在没在意之下,竟一下子被唐坚强甩倒在了地上,并且在地上还滚了两圈,甚是狼狈。

     这时,那些捕快班头们看着这一幕,都以为是犯人在拒捕了,并且还打了官差,顿时一个个都红了眼睛,拔出武器,纷纷向唐坚强招呼过来。

     此时,唐坚强还沉醉在那幻觉中,师姐还在向自己笑,自己的师姐自己记得已经好久没有对自己笑过了,“师姐,你……你真的对我笑了吗?你、你好久都没对笑过了!”唐坚强对着天空傻乎乎地说着,突然,他感觉背上一痛,似乎是被人一刀砍在了背上,他吃痛间,天上的幻影倏地就消失了。

     “师姐!师姐!”唐坚强对着天上吼道,“师姐,你去哪儿了?”

     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唤,他的师姐都不再出现了,他再也看不到师姐的笑了,只有他知道那笑有多美!

     陡然,他的肩膀上又挨了一刀,唐坚强顿时大怒,看着这一群公差,心中恼怒之极,大吼一声,此时他已经丧失了理智:“是你们!是你们夺走了我师姐!把我师姐还给我!”

     “啊——!”唐坚强大叫一声,“呛啷”一声拔出了剑,就开始大杀起来,嘴里叫喊着:“是你们、是你们把我师姐夺走了!是你们把我师姐夺走了!把我师姐还给我,还有,还有她的笑!”

     唐坚强大吼着,剑影四射,转眼间,那些捕快班头们便横尸了一地,死状甚是凄惨,不堪入目。

     唐坚强兀自大吼道:“把师姐对我的笑还给我!”

     最后,来了的那十几个捕快班头,顿时只剩下了两个,其他的都倒地不起了,就剩的那两个其中一个还断了一只胳膊。

     那知府大人,看着这场面也有些傻了,他其实本是九阶教师境的实力,但是一直都是担任着大魏国的文官,也不喜欢武棒弄枪的,这时看着这场面,那恶徒已经将自己的手下打杀了一地,现在已经不得不轮到自己出手了。

     那知府大人顿时临机作断,拔出佩剑,亲自向那恶徒杀去,其势汹汹。

     那知府大人果然是九阶教师境,一出手就将唐坚强压着打,占上了上风。

     唐坚强这时,脑中早就一片大乱,只是想着,“要还我师姐,是你们夺走了我的师姐!”这时,陡然脑中有一股莫名之清爽的意念袭来,唐坚强只觉得大脑清醒了些,但还是处于半醉半醒间,只见这时,他陡然大吼了一声,然后朗声说了一句:“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没错,他此时念得正是唐坚强继承的李太白剑圣的记忆传承中的武学——《酔剑诀》,这唐坚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觉醒了九百年前的剑圣李太白的惊世武学《酔剑诀》记忆,这《酔剑诀》可并非一般的武学,这武学秘籍本身就是一首诗,能在真正的理解了李太白所创下的这《酔剑诀》的诗歌剑诀,就能练会这套《酔剑诀》,当然,酔剑、酔剑,也有一个醉字,顾名思义人在喝醉的情况下更能容易学会这《酔剑诀》,而,现在的唐坚强无论是状态,当然是喝醉酒的状态,还是相对于这首诗的意境,现在的唐坚强无疑是最符合的,这或许,就是他觉醒了他所继承的李太白剑圣的《酔剑诀》的原因了吧。

     唐坚强只用了这酔剑诀的第一式“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便将高过自己六阶的本来占据上风的知府大人,打的渐入下风,这还不算,直接是将那知府大人打的颇为狼狈,最后竟然一剑刺喉,只差一寸就刺到了这知府大人的咽喉了,这知府大人顿时吓得满脸煞白,面无血色。

     就在这时,陡然只听到一声暴喝:“孽徒,还不住手!”突然一身白衣的杨昌绩直接飞掠而至,直接将那一剑挡了开来。原来杨昌绩本来正在家里听自己女儿和徒儿林雪凝讲述那去追杀匈奴圣女的事情,刚说完,两女就准备告退,这时突然有人来说,自己的徒儿唐坚强在外面杀了很多的官差,杨昌绩一听之下,立刻带着杨慧儿和林雪凝来到了现场。之所以有人去给杨昌绩报信,也是因为报信那人本来是杨昌绩家的送菜的,每日都会给杨昌绩的杨府送菜,所以偶尔会和杨昌绩的这几个徒弟照面,所以这次此人在街上闲逛时,刚好看到了杨昌绩的高徒唐坚强将那些衙门的差役打的死的死伤的伤,所以权衡之下,就去了杨府报了这个信。

     可是这时的唐坚强完全处于那种半醉半醒的状态,根本没有察觉到来人是自己的恩师,竟然接连使出了《酔剑诀》的第二式,唐坚强嘴里念道:“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一剑斩向了杨昌绩的肩头,杨昌绩看着这一剑,竟觉得这一剑端的是奥妙非常,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被杨昌绩救下来的那知府大人,脱了险后,听到了杨昌绩喊那人孽徒,顿时不由得脸色铁青,喝道:“杨板仓,你倒收的好徒弟啊!”

     ps: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李白的《陪侍御叔华登楼歌》一诗看看,本章的那《酔剑诀》便就是这首诗了,当然这“剑诀”自然是作者菌杜撰的啦,最后,还是要求收藏、推荐票啦!呜呜~~不给我就满地打滚啦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