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危急关头
    杨昌绩听到知府大人在后面说的话,发泄着对自己的不满,于是猛地回头想要解释一下,道:“张大人,你……”话还未说完,肩膀处猛然传来一阵剧痛,杨昌绩反应也很快,在感到有痛意时,便急忙侧身,最大限度地躲掉唐坚强那一剑,但是,饶是如此,杨昌绩的肩头还是被削下了一块肉,杨昌绩大惊,侧身闪开后,怒喝道:“孽徒,竟敢对为师下手!”

     在光明大陆,教师主宰着这片大陆,所以老师的地位是相当高的,特别是作为门下弟子,是不能对老师有任何忤逆的,哪怕顶嘴都不行,更别提是打伤老师,那更等同于弑师之罪,是不可饶恕的!

     而此时的唐坚强却是神智不甚清楚,所以才会对杨昌绩动手。当那一声怒喝后,唐坚强的神智却是被喝的慢慢清醒了过来,杨昌绩的那一声大喝,看似是一声大喝,其实那一声大喝却是有使人清醒振奋的功效。

     “老……老师!”唐坚强清醒过来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杨昌绩,看到了杨昌绩半个肩膀都是血,不由得惊咤道。

     杨昌绩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唐坚强,这时,杨慧儿和林雪凝已经从后面赶了过来,杨慧儿看着自己的父亲,还有他那肩膀上的伤口,眼中流过一串晶莹,很快,她冷冷地面朝唐坚强,唐坚强见杨慧儿流泪冷着脸看向自己,顿时他脑中一痛,刚才的发生事如泉涌一般地在他脑海中浮现,不由喊道,声音中夹带着哽咽:“师姐……我……”

     话还未说完,便被杨慧儿冷冷地打断:“唐坚强,从此我便没有你这个师弟!”稍微犹豫了一下,她并没有拔出剑,而是搀着杨昌绩,她担忧父亲身上的伤。

     林雪凝这时候走了过来,也已是梨花带雨,她努力使自己不要发出哭声,努力使自己不要犹豫,只听“呛啷”一声,她拔出了剑,冷冰冰地道:“你,不,恩公,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恩公,你竟然对老师都下的去手,我真是看错了你!从今天起你便不再是我的恩公,看好了!”林雪凝一把扯过衣袍,一剑斩了下去,“从此,我们再无半点瓜葛!”

     “雪凝……”唐坚强看着林雪凝割袍断义,口中只是默默地念着她的名字,陡然,唐坚强在杨慧儿和林雪凝那冰冷的目光中,来到了杨昌绩的面前,砰地一声跪了下来,“轰隆——”天上这时打了个大雷,“哗——”密集的雨水顿时倾盆而下,唐坚强对着自己的恩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哭声已经被雨声遮盖,只是唐坚强猛然抬头时,可以看到他刚才的磕头已经将头磕出了血来,顺着雨水很快又冲刷了下去,可见他那一头磕的有多重,他对着杨昌绩大声说:“老师,弟子一身本事皆是老师所传,今日弟子犯下如此大错,不求老师原谅,”说到这里,唐坚强手中还拿着的那把剑,直接对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杨昌绩这时却是惊呼道:“且慢!”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唐坚强的剑刚触到脖子,鲜红的鲜血已经顺着雨水往下流了下来,而就在这时,一声“叮!”的声音极响,当唐坚强回过神来之时,他手中的剑已经脱手被什么东西击地飞了出去,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当他的剑刚到自己脖子上,眨眼剑刃只要再进半分,自己就会被割断气管而死。

     这唐坚强刚回过神来,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飞上了天,唐坚强挣扎了两下,那神秘人在他后颈轻轻一拍,唐坚强便晕迷了过去。此时的杨昌绩陡然暴掠至空中,大喝道:“你是何人?放下我徒儿!”

     那神秘黑衣人在空中和杨昌绩对峙着,杨昌绩他们根本看不清这神秘黑衣人的脸部,因为他的脸同样被黑布蒙住了,“放下他?”黑衣人不屑地笑了笑,“那那岂不是任你们或打或杀?”

     “就算你不放下他,那么你以为你能走的了吗?”杨昌绩冷冷地看着那神秘黑衣人。

     “哈哈,笑话!”那神秘黑衣人哂然一笑,“若是你杨板仓还是那个精彩绝艳的板仓先生,倒是能阻我去路,不过现在吗?啧啧啧,可惜啊可惜!”

     “废话少说!”杨昌绩陡然一掌对那神秘黑衣人爆轰而去,然而只见那黑衣人左手搀着唐坚强,右手伸出一指,朝那天空一点,那一指之力的锋芒很快便击溃了杨昌绩的那一掌轰来的威势,不仅破了杨昌绩的那一掌风并连带着还伤了杨昌绩,只见杨昌绩“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直接从空中坠落了下来。

     “父亲!”

     “老师!”

     杨慧儿和林雪凝同时惊呼一声,二人合力将从空中坠下的杨昌绩接住了。

     那神秘人一指便击败了杨昌绩,他也没有多逗留,直接搀着唐坚强向着远处飞去,倏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留下了杨慧儿、林雪凝在雨中的哭喊声。

     ……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坚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自己好像是在一处山洞中,他本能地说了一句:“我这是在哪儿?”

     “现在还想死吗?”

     陡然间,唐坚强听到了一个女声说话,便站起身来,看向声源处,只见是一名青衣少女,背对着自己,必是她对自己说的话。

     “你是谁?”唐坚强有些迷迷糊糊地问道。

     “是我让人去救了你。”那青衣少女仍是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唐坚强,淡淡地说道。

     “是你救了我?”唐坚强疑惑道,突然他猛然惊醒,怒道,“你为什么要救下我?我不需要你救!”他说着,又闷头在原地转了两圈,看样子非常气急败坏。

     “你在找你的剑吗?”青衣少女突然转过身来,“是不是还想着死!”

     “我死不死,关你……”那个“何事”还没说完,唐坚强陡然看到那青衣少女转过身来的容貌,“你……你是匈奴圣女!”他的这一句话,自然是肯定的意思,因为他曾看到过这少女的容颜,真的是世上最是绝美的容颜,可是……唐坚强又想到了杨慧儿,心中就默念了一声:“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