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不值(补)
    杨慧儿此时义愤填膺,瞪着王扒皮恨恨道:“真是一群混蛋!人家父亲刚下葬,这就领人去拿人去了,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

     王扒皮等人一听到“千刀万剐”顿时混身没有哪个不吓得发颤的,王扒皮这时候真是后悔了,后悔为什么答应下来这么一个事,但是再后悔也无用,还是现在赶紧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才是当务之急,于是王扒皮赶紧跪着不停地磕起了头,嘴里兀自说着:“大人,小姐,饶命啊,这都是我家表哥让我来抓人的啊,这根本不干小的的事啊……”

     “那你表哥是谁?哪家人家的纨绔子弟?”杨慧儿蹙眉问道。

     听到小姐问话,王扒皮赶紧止住了磕头,忙回话道:“是阳城萧家,我表哥是萧家萧老太公的长子长孙。”

     王扒皮回完话,眼睛仔细瞅着眼前这一对父女,看着他搬出了他的靠山是不是对他们有震慑作用,自家的靠山虽说只是自己的表哥,但是自己已经说了,是阳城萧家萧老太公的长子长孙,那可是萧老太公啊,用自己表哥的原话:“我爷爷可是名副其实的副教授境强者!来呀,来互相伤害呀!”这也是自己表哥纵横汉东省城阳城每遇到麻烦事,就会搬出自己的爷爷萧老太公来扛事。

     虽说王扒皮自己纵横乡里,但是也只是这乡下地方,自从自己的亲姨娘跳井死了后,自己的靠山就妥妥的只有这个不成器的表哥了,自己鱼肉乡里之余,也会和一些乡下的那些小家族的纨绔们、在阳城临县的县城里互相咬几口,可是这王扒皮那是一点儿新意都没有,完全就是照搬了自家表哥的名人名言,“我表哥的爷爷可是名副其实的副教授境强者!来呀,来互相伤害呀!”

     这句话可把那些小家族们的纨绔给吓了一跳,虽说也有那么两三个心中想——

     “我七舅姨的大姨妈还是大魏皇室的呢!”

     “我十八辈祖宗还他娘的是人类祖先呢!”

     但是,这也就是光想想而已,虽说对这个王扒皮王大少的攀亲攀到阳城萧老太公的身上,内心是很鄙视的,但是总是之间夹了个他表哥呀,那就给这个王大少个面子,放过他,于是其他纨绔该咬的接着咬。

     最后,杨慧儿一听说是阳城萧家的长子长孙,那不就是自己的萧郎哥哥吗?顿时脸色煞白不再说话了。

     而在一旁跪着的林雪凝一看这面前的小女孩一听那什么阳城萧家长子长孙,脸色煞白的样子,再看这女孩子已不再言语了,而那中年男人却还是一脸的倨傲之色,林雪凝在心中也已经猜到了一二,这女孩子肯定和那萧家长子长孙有些关系,应该关系还很深,不禁心下一寒:“刚还说要千刀万剐,现在却是不发一言了,刚才还说是她害了她的师弟,现在罪魁祸首就是那什么萧家长子长孙了,可是她却是再不管自己的师弟了,天底下负心人莫不如是!”

     此时,一阵风刮过,林雪凝看到被那中年男子抱着的自己的恩公,那位女孩子的师弟,风吹起了他带血的衣衫在空中晃动着,当下突然为他感到不值:“你为什么要救我呢?你为什么为了救我不惜身受重伤,而你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

     阳城杨府。

     此时,已经离杨昌绩师徒在路上遇到林雪凝的事已经过去三天了,而唐坚强在来到杨府后,也已经是昏迷了三天了,在第四天的时候,唐坚强醒了过来。

     此时,唐坚强看着面前如玉的人儿林雪凝,脸色落寞地重重地谈了口气,刚才林雪凝已经把他昏迷这三天所发生的事都说给他说了一遍,原来在自己晕倒过去后,老师本来是想彻底追究此事的,但是奈何师姐苦苦求情,当然是为的是他的萧郎哥哥求情,所以这事没有闹大,因为她怕她的萧郎哥哥再受家里的惩罚,再加上杨昌绩爱女心切,最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然这事在唐坚强这一方是不了了之了,但是并不代表这件事就会过去。萧郎在得知自己的“美人儿”就这样到手的鸭子飞了,顿时勃然大怒。

     “你就没提我爷爷是名副其实的副教授境强者?让他娘的来互相伤害呀!”萧郎看着自己这个一看就气不打一处来的窝囊废表弟,就更气不打一处来了,本来想抽这小子两嘴巴子,换成平时自己对下人的样子,可是想起自己死去的娘就这么一个外甥,也就没舍得下去手。

     那王扒皮,其实他叫王小,被他欺凌的乡人都摄于他的淫威才叫他王扒皮的;本来这王小很不满意自己叫“小”的,曾自问自己:“他娘的,他娘的老子哪一点儿小了?除了他娘的那玩意儿小点儿,可也是百战老炮了,我不如给自己起个名叫‘王大’吧,对,就叫王大!”

     这王大的刚没叫两天,这孙子就听到风声那些往日里被他剥削的乡里,都偷偷摸摸地叫他“王扒皮”,这王小一听之下,甚为喜欢,当即大手一挥:“老子就叫王扒皮了!”

     王扒皮听着自己表哥的话,心中那个汗啊,自从自己的姨娘跳井死后,表哥的性情就跟以前不一样了,可谓是性情大变了,这时还问自己有没有说他的名言,自己当时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哪有功夫说这啊,早他娘的忘到十万八千里了。

     但是这时候不能讲真话呀,王扒皮这点小心思还是有的,这时候表哥正气呢,必须顺着他说,自己表哥典型的顺毛驴,于是王扒皮谨慎着说:“哎哟哥哥呀,你可冤枉弟弟了,弟弟都和那伙人说了,我说:‘我表哥的爷爷可是名副其实的阳城萧家萧老太公副教授境强者!来呀,来互相伤害呀!’可是他们说,”王扒皮尽是瞎说,但是没办法,他不瞎说,他不知道这表哥还会怎么恼自己呢,“可他们说,什么他娘的你表哥的爷爷的,什么他娘的副教授强者,老子分分钟对付一打!”

     “什么!”萧郎大怒,看着王扒皮,连桌子都掀了,“还有人这么不给我们阳城萧家的面子的吗?说说,这在整个汉东省也没什么人敢跟我萧家过不去的!”

     ps:这一章算作是昨天的,说好的一天两更的嘛。除了这一更,今天还有两更,分别是晚上7点和十点。有收藏、推荐票的兄弟姐妹记得投票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