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第二章 会游泳的狗
        大楼里的一幕幕一瞬间在杰克的脑海中划过。现在,杰克不得不实行作为一个首席保镖的责任了:为老板消除一切危险,虽然此时的这个“危险”有点让人哭笑不得。杰克接过属下递过来的火焰喷射器,满满地将它对准大树的树冠。杰克最喜欢用火了,因为他喜欢看着敌人在熊熊烈火中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化成灰烬!

         嗤嗤……随着气阀打开冲天的火柱向着树冠蹿去。噼里啪啦,顷刻间炙热的火焰烤得树枝一节节的炸裂,像是死神的一声声召唤。

         伴随着火焰的逐渐靠近以及温度的不断升高,申公巫灵的心境也从刚开始的不屑一顾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他奶奶的,难道老子今天要英勇就义了?不能啊,比这更大的场面老子都挺过来了(是有更大的场面,还挺多的,毕竟这个悲催的家伙从刚从事杀手这个光荣的职业的时候就一直被别人追杀),难道这一次老天爷终于不打算玩老子了?准备给老子丢一个大了!”正在申公巫灵天人交战的时候,一连串啪、啪、啪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嗯?这是什么声音?好像不是火的声音啊!”申公巫灵抬头一看瞬间就沃了了一个槽!心里顿时把满天神佛问候了个遍,原来旁边一棵比这个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枯树竟然莫名其妙的断了,正张牙舞爪着朝他扑来。这TMD什么情况啊!仓皇之间申公巫灵只能运起不多的法力护住心肺然后就悲催的被迎头而来的一枝枯树干拍飞了……

         枯树去势不减,迎头朝杰克一伙人砸来。众人顿时死伤一片,树下的狼狗也凑起了热闹,挣脱了绳子狂吠乱咬。

         也许是耶稣的特殊照顾吧,最可怜的还是杰克这个带头人,只见他的头上和屁股上两团通红的火焰正在顽强的发着光与热!如果有得选择杰克宁愿被大树活活砸死,这被火烤的滋味,真他奶奶的疼啊!尤其是屁股上。

         ……

         申公巫灵摇头晃脑地从一堆树叶里爬起,极合时宜的啐了一个“操”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半晌后似乎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幸亏老子还有点修为,要不然这一下老子就得灰灰,只不过,唉!凭我现在的法力虽然对付起灵异事件是足够了,可是对于有枪炮的人来说却还是个渣渣!现在更是只能用来跑路,这要如果被师傅知道一定会打死我……”

         怎么回事,那些该死的家伙哪儿去了?

         抬头向大树望去的申公巫灵顿时一脸的???

         “不会是……”申公巫灵忽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他的表情就变得极为精彩了……

         走近了看,果然!这些可怜的家伙都变成一具具黑炭了了,想到这儿,申公巫灵忽然间有些同情这些人。

         走到当时杰克站的位置,不出所料,哈哈哈……这家伙也成功“变身”了。

         申公巫灵不甘心的走向那具“黑炭”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两下,然后忽然退开,一脸……呃嫌弃的拍了拍裤腿,虽然裤腿处只剩下几片在风中的布片……

         申公巫灵晃着脑袋看遍所有的尸体,那模样就像领导视察一样,嗯!充满喜感!“嗯,十三具,一个不缺,看来老天爷这一次挺狠啊。”申公巫灵理所当然的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上帝老头儿的身上!

         “汪……”

         一声嘹亮的狗叫声把沉浸在意淫中的申公巫灵残忍的拉回现实。

         “卧槽,这倒霉玩意,怎么还活着,那一圈圈黑黑黄黄的是怎么回事?”申公巫灵怪叫到。只见一条被火得的看不出狗样的狼狗正呲牙咧嘴的朝他冲来。申公巫灵一瞧情况不对,于是撒丫子就跑,后面的狗显然也不想就这样放弃,于是一场人与狗的追逐就这样展开了。

         “呼、呼、呼……这疯狗还没完没了了,追了老子这么长时间,你最好不要让老子的陷进套住,要不然老子今天晚上就超度了你这条贱狗。”

         “扑通”!申公巫灵还没脑补结束就得觉到脚下一空,然后就感到一阵冰凉袭来。原来这衰仔慌不择路竟然冲进了一条小河里。真是……哇哈哈哈……

         不一会儿,一条狼狗也冲到了河边,不过这只狼狗比申公巫灵长心多了,没有像他一样扑进河里。于是申公巫灵就不乐意了。“你这只贱狗你有种你下来呀,来咬老子啊,来啊……”于是……狗就真的下来了。

         如果这只狗会说话的话一定会骂申公巫灵一句“傻逼,你不知道本狗会游泳吗!”当时申公巫灵真想沃一个槽,如果他不是在拼命游泳的话。

         晚上,申公巫灵坐在一个大石头上十分解恨的啃着一条狗腿,他终于完成了他的夙愿——吃了那条狗!话说这条贱狗也真够奇葩的,竟然游着游着忽然脑子抽风来了一句“汪”,然后就这么被水呛死了。

         唉!可怜的狗啊,你好不容易从火海中活下来,为什么要追这个衰仔呢,现在好了,躺在让人家肚子里了吧!

         “嗝……”申公巫灵摸了摸肚子,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他表示这贱狗虽然狗品不怎么样但是不得不说这肉还是很不错的,油而不腻还很细嫩。

         吃饱喝足后申公巫灵在身上一番摸索。“嘿!运气不错,还剩几根烟,不过……”捏着从上衣口袋里抽出的烟盒,申公巫灵喜出望外,如果不是烟盒被水泡过的话申公巫灵会更高兴。不过,申公巫灵表示没关系,烤烤不就干了,有意外才正常嘛!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不过对申公巫灵这个衰仔来说,也对啊!这样才正常啊!

         ……

         月色如昼,虫鸣阵阵。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

         申公巫灵似乎也受到了这样和谐的环境的影响默默地点起一根烟,悠闲地吞吐起来。月已西斜,夜已经很深了,然而申公巫灵却没有一丝的睡意。虽然一个人已经很久了,但是他还没有适应一个人的生活,每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想起以前陪着自己的师傅们,尤其是在这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

         申公巫灵是一个充满霉运和厄运的人,虽然他不这样想,但是他周围的人都这样认为!

         也许是上帝姥爷看他太过极品想让他快点去回炉重造呢!

         申公巫灵的思绪瞬间回到十年前,想起了他第一个师傅——那个老神棍!

         北方的冬天总是那么的让人不爽。一成不变的寒风,厚厚的积雪,还有那并不算大的太阳。这样的天气除了一些商贩是没有其他人愿意呆在室外的,大多数人都想躲在屋里围在烧的通红的火炉旁嗑着瓜子唠唠嗑!

         但是就在这样冷的天里却有一个约莫七八岁大的孩子衣衫褴褛的走在这个寒冷的小城的街道上,一双透着机灵和渴求的眼睛不断地向着四周扫射,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有好似在防备着什么……忽然,这小鬼灵精的眼睛一亮向着一个穿着明丽的少妇“可怜兮兮”的走去……不一会儿,只见在一个角落里一个小男孩正左手端着一杯豆浆右手捏着一个肉夹馍狼吞虎咽着,吃完后他舔了舔捏馍的几根手指站起来向少妇的方向望去,人已经走了!小男孩机灵的眼里罕见的闪过一丝感激和不舍,然后默默地走开了。他要为下一顿做打算了!

         远去的小男孩没有看见就在他“吃饭的”地方旁边一个看起来十分猥琐的老头子时不时的将眼神投向他然后眼底闪过深深的疑惑。于是老头子掐指一算于是收拾起他的三两个家当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