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第一章 这样奇葩的你
    萧萧兮北风,皑皑兮白雪!

     白茫茫的大地上除了呼啸着的大风什么都没有,就连偶尔的一块石头也会让人觉得稀奇,可是这里却留下过许多传奇。

     咯吱……咯吱……伴随着凛冽的大风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来到了一座山的山脚。

     “哦!我当何山,敢挡我之去路,原来是西之昆仑!唉……昔日不周,今时昆仑,山还是原来的山,可惜我辈之人少矣!”老人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好像在追忆什么难忘的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老人终于不再沉默。也许他该走了!可是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令他终生难忘的事情。

     只见霎时间从昆仑山腹地冲出一红一紫两团物体,瞬间划破虚空而去。

     “量劫降临,鸿蒙道隐,万邪三世,巫灵不死!终于要来了么?唉……为了不在大劫中灰灰看来我得去找这应劫之人了,嗯……此子必唤申公巫灵!”老头收起卜算过的龟壳身影渐渐消散在凛冽的风中。

     ……

     位于贺兰山下的一个小村庄这几天显得极为不平静。老天爷就像发疯了似的不断的刮风,打雷,但是就是不见下雨。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天早上李安刚扛着锄头走到田里,吐口唾沫骂了一句“鬼天气”正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一声喊叫:“李安,李安……”。好像是邻居王大娘的声音,她不是应该在家里么?她喊我干什么,莫不是柔儿出事了!一想起怀有身孕的妻子可能出事,李安马上抛下锄头,飞身向发出声音之处奔去……

     此时,李安正焦急地在村里小诊所的院里踱来踱去,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已经进去好长时间了,怎么还不见出来”以及“我要当爸爸了”诸如此类之话。

     诊所中紧张的一幕小村庄大多数的人不知道,毕竟生孩子是很平常的事情嘛!此刻,大部分的人正沉浸在深深地震惊中,因为吹了几天的风的天气现在终于出现了一点云了,这本是好事,然而随着云的越集越多,奇异的事情出现了。只见天上的云彩竟然不是要下雨时的乌云,而是呈一半血红一半黑紫。两种不同的云就像两条狰狞的巨龙不断地在天上翻滚、沸腾最后竟然渐渐的真的从云中冲出两条龙,一闪而逝……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小院里,李安沉浸在紧张的氛围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不要说他没有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他也不会在意的,能有什么比妻子生孩子还重要的呢?

     时间在焦急地等待中悄悄地溜过了一个又一个钟头。现在已经将近傍晚,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李安已经等不了了他一定要去看一看自己的妻子,这一次说什么他也要进去……

     就在他刚走到诊所的门口时候忽然从天上血色和紫黑的云彩中分别冲出一团物体,顿时化作两条长龙缠绕着在诊所上盘旋了两圈后瞬间冲入诊所,说来也巧就在这时,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声竟从里面传了出来……

     李安被刚才这奇异的一幕惊呆了,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听到哭声他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冲入诊所。看到母子平安后的他长舒了一口气,至于刚才发生的奇异事件,对不起,他已经忘到九霄云外了,只要妻子和孩子都没事,其他爱咋咋地。

     李安温柔的看了躺在床上的妻子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抱起正用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打量着周围的孩子,用两根粗糙的手指逗着小孩微嘟着的小嘴,小孩子也很配合的咯咯轻笑,听到这样纯净的笑声李安也傻傻地咧开嘴大笑了起来。此时,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中弥漫地都是满满的爱……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沉浸在幸福中的李姓一家不会想到,这孩子因为体质特殊将会给他们以及这个与世隔绝的小村庄带来沉重灾难,而且不会太晚!

     ……

     十七年后。

     皎洁的月光下,一片绵绵的树林中一个长得眉清目秀,正气凛然的男子却正在疯狂地穿梭于树叉荆棘之间,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烂成布条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从衣服哦不应该是“布条”之间隐约能看见正在流着血的密密麻麻的伤口。男子的虽神情疲惫却又不失冷静,眉宇间偶然还飘过一闪即逝的不屑,如果不考虑其所处的环境,不看他的脸的话或许会有人认为这是那一个贵族的王子,但是他所处的情景却残酷的粉碎了这个假想,他的脸上和“布条”状的衣服上满是血污,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亦或是两者都有。

     呼、呼、呼……申公巫灵感觉到自己肺就快要炸了,如果再不休息的话他相信他绝对会成为杀手榜上第一个累死的杀手,这可就悲催了,虽然他一直都是出奇的悲催,但是人总要有追求不是!于是,他就找了一个地方精心地布置了一些陷阱,确定会给后面那些疯子送一顿大餐后,再在自己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上撕下了一片沾满鲜血的布条小心地缠在陷阱的伪装上。然后他就爬上了一棵来时的路上的树,倚在树叉上假寐起来……

     “赶走他,他是妖怪,他会给这里带来灾难的,他刚来就克死了自己的养母……”

     申公巫灵再一次从千篇一律的噩梦中惊醒。摇摇头甩掉混乱的思维,瞥了一下手腕上的军用手表。睡了大约30分钟,那些疯狗应该已经中陷阱了吧!申公巫灵这样美美的想着,于是他低头向树下瞧了一眼。“卧槽,神马情况”草他仙人板板的底下竟然拴着三条凶神恶煞的大狼狗。抬头向陷阱的方向望去,申公巫灵差点雷得没从树上掉下去。那些个丧尽天良的东西竟然正在用他布置陷阱的一头鹿和几只兔进行烧烤,其中一个黑人还似乎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竟然回头咧着一口明晃晃的白牙冲他一笑。“大哥,你行行好,能不能别吓我了,我滴个小心脏啊”申公巫灵无良的吐槽道。可惜那黑人男子听不到,如果能听到的话绝对会好好对他“讲讲道理”滴。

     追杀的众人吃饱喝足以后,都跟着大哥杰克来到困着申公巫灵的树下。嗯?!杰克发现,申公巫灵竟然已经醒了,他也没有奇怪,恰好这也合了他的意,因为接下了进行的事还是他醒着好。

     杰克瞧了瞧身上已经脏乱的不成样子的燕尾服,以及多处挂彩的身体,然后把满带怒气的头颅狠狠地转向申公巫灵。今天本来是他和刚勾搭到的性感女朋友一起去参加舞会的好日子,本来大老板都已经准假了的,都怪这个该死的奇葩,让自己白白的浪费了一次可以和女神发生一些愉快的事情的机会。呸!想想都觉的气,你说这个家伙奇葩不奇葩,你要杀大老板你就干净利落的一击致命啊!你TMD竟然奇葩到就那么大大咧咧地跑到大老板跟前,掏出手枪瞄准大老板的眉头还骚包地说了一句:“你死了”,然后枪响了……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大老板竟然还完完整整的站在那里,反到是他怪叫着不断甩着自己变形了的手。哈哈哈……原来枪炸膛!当时杰克就感觉无数的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下完了,老板要发火了,也对,搁谁谁都会发火,这他妈是赤果果的调戏啊!还是很惊心动魄的那种。只是可怜了自己的假期,唉……!如果你杀死了老板那就皆大欢喜啊!我也可以卷走老板的财产然后和女神双宿双飞!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