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第六章 路遇妹子
    “纳尼,卧槽……这什么情况,师傅呢呃呸尸体呢?是谁,是谁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行偷盗尸体之事!”申公巫灵瞬间就不淡定了,老子就伤心了一下下,然后师傅就不见了?

     咆哮了一会之后,申公巫灵感觉的嗓子有点干了,于是就像找点水喝。就在他转过身的时候忽然间发现椅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我们好奇心超强的申公宝宝就抓了一点捻了捻。“怎么这么像灰,可是椅子上哪来的灰……这,这,不会就是师傅吧!”虽然有点不可置信,但是申公巫灵再也找不到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了。于是申公巫灵就高高兴兴地找了个盒子装起了“师傅”……什么?为什么是高高兴兴地,不是应该悲伤吗?哈哈,那是别人,对申公巫灵来说悲伤是要装在心里的,此时的他还觉得师傅懂事呢!嗯!既省时又省事,何乐而不为呢!装着装着……奇怪的事情就出来了。因为申公巫灵摸到了一块硬硬的东西“不会是舍利子吧,不对呀师傅也不是佛教的人啊,而且……这个东西怎么是扁的?”申公巫灵拿出来一看,嘿,是一块紫玉,正面纹着“测天”后面纹着“无妄”的字样,整个看起来还挺精致,于是申公巫灵就本着师傅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的宗旨……笑纳了!

     处理完师傅的事后,申公巫灵就开始了师傅为他安排好的升级之路。本来他是想去见见师傅很早就一直提起的一个人的,不过在想起师傅当时说的一句“恶毒”的话后,申公巫灵果断的放弃了!“等你哪天你掌握了那二哈般的霉运之后再去见她,她会教你卜算之术,如果你早去了我就切掉你的小jj!”所以申公巫灵就十分光棍的开始了一个人的有起点没终点的旅途,反正有钱有家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申公巫灵自己也没想到这一闯就是九年。这九年,他凭借师傅留下的钱逍遥过,当然也被人骗过;他睡过总统套房,也睡过大桥车站;他吃过山珍海味,也尝过草根树皮;他揍过别人也被别人揍过……不得不说这九年他经历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当然是心境上),值得一提的是他那跟屁虫般的霉运自从改了名之后确实变得有规律了,虽然平时各种奇葩的小倒霉事,比如走路摔跤啊,骑车爆胎啊,出门丢钱啊,但是,大的倒霉事却很少发生,不仅如此,这让人搞不懂的霉运还每次在自己生命关头救自己一命,真是奇哉怪也!

     当然这些年申公巫灵也不是一个人过来的,除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好基友,他还拜了好几个师傅,现在他能当时杀手,并能在杀手榜上拼出一席之地都是他以前拜的一个师傅功劳,只不过他的这些师傅们的结局就十分的悲催了,不是做饭被呛死就是下雨被冰雹砸死,更悲催的还有上厕所摔跤粪坑淹死的。最后申公巫灵终于老实了,不拜师了,自己这霉运太厉害了,离自己他亲近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是不能再拜师了,如果再拜警察局的人就要疯了!

     其实申公巫灵这些年最遗憾的事情是他娘的老子到现在还是一个处男。唉!这事其实也不能怪申公巫灵,这小子生的倒是红唇玉面的颇具少女杀手的资格,只是千错万错都是他那倒霉的霉运的事,每次一个好好的约会总会搞黄。有一次两人都发展到最后一步了可是关键之时竟然遇上扫黄的……

     “唉!老子的人生真TMD操蛋……”情到浓时,申公巫灵不禁发了一个长长的感叹!然后他就真的操蛋了,不,应该说是“烧蛋”。一截滚烫的烟头不偏不倚的落到了申公巫灵的裤裆……

     夜,一片寂静,玉带般的月光撒在闪烁着微波的河面,月光下的小草也如女神般轻舞,虫鸣声和水流声谱写出优美和谐的乐章……小河边的一切是这样的美丽,如果不是远处一个黑影捂着冒烟的裆部躺在河边的话!

     天亮后申公巫灵好不容易在一个农庄里顺手牵羊了几件衣服穿上,这才有了几分人样。现在他要去最近的车站,他打算回去了,一来这边的任务也完了,二来师傅所说的时间也快到了,他现在十七了只剩一年了,这一年就好好的修养和总结吧。和师傅预测的一样,他现在的肉体境界已经是先天巅峰只差一步就可跨入筑基,可是灵魂境界却还停留在先天中期,距离筑基还有一个大阶位……

     位于瑞典的一个机场现在已经到了检票上机的最后关头了,可是我们的主角申公巫灵却十分光棍的在候机室……睡着了,要不是旁边一个黑人大妞好心的叫醒他,他可能就要在梦里回家了。可这家伙被美人(至少身材是美的)叫醒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好像别人打扰了他什么好事似的。从他那嘴角还未干的哈喇子,黑人美女好像艾特到了什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眼嫌弃的走开了。飞机上,刚坐下的申公巫灵有开睡了,好像梦里有什么莫大的吸引似的,也不怕起飞时震死他……

     沉浸在睡梦中的申公巫灵不知道在他离开瑞典的时候,一座庄园里正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大事:大老板竟然在今早喝水时竟被噎死了,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不管如何,申公巫灵的死亡名单上又多了一人。

     “俺胡汉三回来啦……”华夏北方一座小城的车站门口正突兀的飘出一声鬼叫。瞬间,所有人都停下来了忙碌的脚步,不管是准备上车的还是刚下车准备回家的,可见这句话的威力有多大!申公巫灵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头上了,于是略带满意的点点头撂了一句“看来本人还是挺受欢迎的。”然后拍拍衣服提着行李走开了,留下一地惊愕的行人。半晌一个小女孩拽拽身边少妇的衣袖问“麻麻,那个叔叔为什么叫胡汉三?好难听的名字”。

     深藏功与名的申公巫灵现在正在一家小饭馆里解决着自己的五脏庙,没干没肺到了极点。“咳咳,老板再来一碗,太好吃了还是家乡的东西好吃啊!”

     “呃呵呵……小伙子,不是我不给你,只是看你这身板也不算壮实可是你都已经吃了七碗了,七碗啊把我这好几个小萝莉呃小妹妹都吓走了,你确定你不是来这儿自杀的?”

     “呃……”申公巫灵感觉自己头上正一定有一头黑乌鸦嘎嘎的飞过。

     “老板放心,我不是来自杀的,只是好久没吃到家乡的面了嘿嘿,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碗!”一脸无奈的老板没办法只能安排后厨去做面了……

     走在春日的小路上,摸着肚子,沐浴着下午三点多钟的太阳申公巫灵不禁有点陶醉。也不知他到底陶醉的是什么!

     走着走着……嘣,一声犹如弹西的闷响传入申公巫灵的耳朵,然后就是脑袋的懵和痛。申公巫灵的小暴脾气顿时就被点燃了。“他……”正打算骂娘的申公巫灵瞬间戛然而止。只见眼前一个娇娇欲滴,婀娜多姿,体态轻盈,诱人犯罪(呃笔误笔误自动忽略哈)的清纯萌妹子正捂着额头一脸的痛苦的样子。申公巫灵本着作为祖国好栋梁的心态正打算上前安慰,可是接下了的一幕却让他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