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密室
    我相信任何发展都可以精算地去预测,

     我喜欢用谎言去包裹真相,

     习惯性玩弄股掌别人,

     却最后被别人玩弄股掌,

     我以为的崩溃被平静取代,

     我的每个细胞不断对我呐喊,

     是了,是她了。

     ——03

     闷热的夜,令人窒息,03辗转反侧地看着窗外的滂沱大雨,一道道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幕,闷沉的雷声如同大炮般轰鸣,使人悸恐。

     看来是时候了。

     03从床上爬起来,推开了铁门,果然,是今天吗?连狱警都知道预先打开牢门,太讽刺了。

     03熟稔地穿梭在复杂曲折的走廊,听着从集中营塔楼传来的缥缈钟声,来到了密室门前。

     黑色的铁门坑坑洼洼,上面爬满了扭曲的奇异符号,散发着一股子铁锈的血腥气息。铁门中央有一扇小窗,只不过现在它是关着的。

     03轻轻地扣门,不一会就听到里边匆匆赶来的脚步声。

     “密令。”

     粗噶低沉的声音快速响起。

     “敌人在我面前,不是逃之夭夭就是一败涂地。”

     03镇定地回答。

     “吱嘎——”

     铁门好似病痛垂危的老人,发出痛苦的呻吟。03立刻回头环顾四周,确定无人后侧身进入密室。

     “没有想到你是这次最后一个来的。”站在03旁边的那个佝偻着背,瘦小的身体全部笼罩在黑色袍子里的老者低声念叨。粗噶的声音令人分不清男女。

     “是吗?那几个家伙这次这么早就到了。”

     03很惊讶。

     老者似乎是个少言寡语的人,对于03的感叹不予理会反而默默地带头领路。

     03看着老者手里的煤油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在黑暗的走廊里忽闪忽暗,再看着老者拖地的长袍,真的很担心他不会摔倒吗?

     每个第一次来密室的人都对老者的身份很好奇,但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不知道他的来历,就像这座古老的密室,在“天国集中营”暗处早已屹立了数百年。

     它的故事只流传在历代S区的前十强者之间。但并不代表着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进入密室的资格。

     只有那些愿意联手一起对抗,坐在那个王位上的人才会来这里。说白了就是觉得自己面对竞争者没有能力坐上最终王位,却不想死的人提前聚起来想办法出去的团体。

     然而这代的,像08那样叛逆张扬的人,像01那种对自己拥有绝对自信的人,像05那样笑里藏刀,喜欢捉弄别人的人,像04扮猪吃虎的人,他们都不会喜欢“团队协作”这种精神,追求力量的道路上,他们从来不会在意自己的生命,这都注定他们会有拔刀相对的一天!

     03一路的胡思乱想。

     狭小的通道逐渐开阔起来,两侧的墙壁挂满了从中世纪流传下来的名画,阴冷潮湿的空气也慢慢温暖起来,还能闻到啤酒的芬芳,火腿起司的浓香,长满苔藓的砖块路被了地上厚厚毛毯所取代。走廊的尽头是一间休息室。

     休息室墙壁的中间设有壁炉,一圈沙发就围绕着壁炉放在地毯上,壁炉里此刻红红的火舌正在舔着黝黑的木炭,不时炸出噼啪的火花,石砌的墙壁经过长年烟熏火烤,泛出一层黑光。

     沙发旁是巨大的长方形餐桌,桌子的正中刚好挂着奢华的水晶灯。

     现在餐桌上正举酒高谈的人都停下来,安静地看着现在才来的03,而老者早已在03踏入休息室的时候,默默退下。

     03看着这群神色各异的人,在低头看看餐桌的蘑菇芝士煎饼,奶酪烤饭,香肠起司蛋糕……

     “哼,幸好我来的及时,不然就只有吃残羹剩饭的份了。”

     03边拿起餐桌上的啤酒边随便挑了个空座,坐下。

     “我们还想说03怎么还没来,你不就到了吗。怎么这次这么晚到,你平时可是前几个的!”

     坐在餐桌中央首座的白发苍苍的老人向03探询。03默不出声坐在角落里喝酒。

     “哈?我看是自己计划被打乱了,正烦着呢!毕竟我们一向精明的03怎么会料到,那个0那么厉害。”

     粽发绿眼的男子嘲笑地看着03,细看下就是那日在礼堂附议的男子——07。

     “确实,出乎意料的结果。本来我们觉得最有可能的人没有登上王位,反而被一个半路出现的神秘女孩,捷足先登了。还收服了08那个疯子,不简单啊。”

     老人摸着胡子深吟道。

     “那前辈,我们怎么办啊?毕竟我们对那个女孩一无所知!”

     另一名女子朝老人问道。这名女子拥有魔鬼般的火辣身材,一头大波浪形的金发媚眼如丝。

     “不用担心,你们都知道01.04.05那几个好斗者吧,他们肯定会和那个女孩发生摩擦,如果她真有本事再收服他们三个,就仔细观察她,分析出她的手段,如果没有就更好了,毕竟破茧也是有危险的,她能不能活下来都是未知,至于那三个,我们早就有方案不是吗?”

     被称为前辈的老人洋洋得意地总结。

     “是吗?可我总觉得那个女孩邪乎得很!”

     坐在妖娆女子对面的中年女人不安地摩挲着自己手里的拐杖,她脸上的皱纹很深,眼神犀利,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如树皮般皱起的双手,尤为苍白细长,更加衬托出她手里那根乌黑的拐杖。

     “我也是,那个女孩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人类,未破茧状态下还算是一个人类,她到底是怎样做到……把08打败的!”

     拐杖女人旁边的披头散发,瘦骨嶙峋的男人望着‘前辈’发问。

     “这,确实是一个疑问,难道她可以做到提前激发茧印里的潜能?说不定……”

     老人猜度着看向餐桌上的各位破茧者。

     “不可能,我们即使是破茧了,也只能算是激发了最基本的能力,更不用说在座的诸位都是其中的精英,我们都明白,茧印里的能力增长是最难的问题,怎么可能在未破茧就能激发了,要是这样她不就可以成神了?”

     妖娆女子情绪激动地打断老者的话。

     “如果这次只是讲这些的话,那我就走了。”

     一直坐在角落里的03突然起身离开,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

     “对了,提醒你们一句话。”

     背对着众人的03保持着开门的动作。

     “也许她破茧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