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区长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

     ——《圣经》

     “S区来新人了!S区来新人了!……”一名左脸有疤,身穿斜条纹蓝色衬衫的光头男子,边目光热切地看着暮槿,边用高亢尖锐的嗓音朝里面嘶吼。

     “嘿!077注意一点,别像个从没碰过女人的毛小子一样猴急,上蹿下跳的。你妈妈会为你感到羞耻。”

     黝黑大汉朝077吼道。

     “嘿嘿嘿……”

     077号无视黝黑大汉的话,使劲想穿过栏杆的脸被挤得面目狰狞,呲牙咧嘴,瞪大的眼珠随着暮槿的走动而转动并且发出贱贱的傻笑。

     暮槿看着自己的警告被无视的黝黑大汉,并没有对077做出惩罚,反而加快了领队的步伐,以及周围有的用力抓紧枪支,偷偷咽口水故作镇定的狱警。不禁勾起嘴角。

     “装模作样。”

     暮槿心里止不住嘲笑,相比较黝黑大汉他们,暮槿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她格外享受四周黑暗里一双双眼睛朝自己投射的目光。

     “0927,这间S97就是你以后的寝室了,狱服在你的床上,快点换上,等会还有集合,你也可以试试迟到的后果,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黝黑大汉临走之前也不忘威胁一番,不过步履太急迫了,是个人都明白他不愿逗留在这里的想法。

     暮槿拿起床上的斜条纹蓝色衬衫衣裤,发现衣服左臂缝了一块白布,布上用血红色的颜料写着‘0927’,未干的颜料扭扭曲曲地流下来,显得数字越发扭曲怪异,暮槿撇了撇嘴,慢悠悠地走进来狭小的卫生间。

     换完装后,随手将原来身上因为搜查而不带一物的的衣裤扔在了地上。

     “果然,S级的就是不一样,还有卫生间。”

     暮槿环顾四周,六面墙都是单调的银灰色,一张床,一台电视,卫生间内还有马桶和一些洗漱用具,便再也没有过多的摆设了。

     相比较原来那个寒酸的房间,对于这样的住宿条件,暮槿还是可以接受的。

     “呦,对面难得来了个女的,可惜身材是豆芽,不是我喜欢类型。”

     “082?”

     暮槿看着对面那人肩膀念出编号。

     “这声音,太美妙了!我已经很久没和人讲话了,都怪周围都是些阴沉沉的木头。我都快丧失作为人最基本的语言沟通能力了。”

     暮槿看着对面拥有一头卷曲红发,苍白面孔的青年开始不断自我抽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暮槿正要出声制止想获取更多信息的时候,便听到狱警大高喊:“集合了!集合了!”

     然后依次有序地开门,带领破茧者去往礼堂。

     “0927,是吧?”

     暮槿看着途经她门前的一名破茧者突然停下脚步,一旁押送的狱警竟在他的身旁低着头瑟瑟发抖,不敢出面呵斥。

     “08?”

     暮槿看着男子的编号,一时对这如此靠前的号码,楞住了。

     “再问你一遍,0927是吧?”

     08沙哑的嗓音打断了暮槿的思绪,男子缓缓看了过来,金色杂乱的短发,意料之外的娃娃脸,狠辣的眼神让暮槿一下子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在询问,而是在下命令,必须回答他的问题!

     “嗯”

     暮槿不卑不亢的淡漠回答飘荡在此刻快令人窒息的空气中。

     所有人都静止地看着08和暮槿,包括刚才在抽风的082。

     “我说,0927,你是不是还没破茧?”

     暮槿还未回答,08自己问完后,便发出一阵狂笑,然后扬长而去。

     “这个男人是故意的。”

     暮槿在此刻不得不猜忌08的别有用心,她明显感受到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如狼似虎的眼神看着自己。

     “0927!”

     狱警来到她的门前,打开了们,暮槿就这样淡笑地接受所有人的目光洗礼,闲庭信步的走来。也许是她上扬的嘴角太过明显,也许是她越笑越发冷漠的气场。

     所有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看着她独有的秀场。

     “跟,跟上。”

     狱警呆了一会,耐人寻味的目光在暮槿的身上打量不停。

     暮槿的位置可以说是最后一位。表面的乖巧顺从,实则她早已发现自己的异常。

     比如为什么所有人的右手腕都带有电子手铐,包括刚才那个08,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戴?比如除了自己,所有人的编号都在90以内,而自己既然作为S区的,为什么编号依旧不变?

     她也许可以大胆猜测自己此刻的编号是整座集中营的最后一个。

     她能感受到编号排名很重要,几乎所有的破茧者都会对比自己编号靠前的家伙,礼让三分,更有排名靠后的破茧者都不敢与自己编号相差较大的前几位破茧者,投以目光。

     暮槿一路猜想在她看见此可刻屹立在自己面前的大礼堂时便断了。

     眼前的礼堂外形简洁,几乎可以说是由各种红色的盒子各种堆叠而成。高低宽窄都不一样,没有任何的修饰和纹饰,显得大方典雅。红砖砌成的房子在绿树草坪的衬托下格外明显。在阳光的照射下,每一面的深浅各不相同,并随光影角度的变化而变化,很静谧。

     实在是与暮槿想象中的哥特式尖塔风格大相径庭。

     随着人群走进后,便有人低头窃窃私语。

     又是这个老家伙。”

     “伪君子。”

     暮槿听到前方两个的破茧者对于此刻在讲台上大声演讲的老者唾骂道。不禁好奇看向那位老者。

     嗯~,第一印象很儒雅,银色的头发一丝不苟地背头梳着,金丝单框圆镜,扣到最上的马甲,熨烫得不见一丝褶皱的西装,一举一动潇洒自如,谈吐幽默风趣,着实令人心生好感。

     “噢,S区的孩子们来了啊,快坐吧,让我们一起诵读《圣经》,沐浴在上帝的圣光里。”

     老者热情地向逐渐走进礼堂的S区破茧者招呼着。

     “哼,见鬼的上帝”。

     坐在暮槿一旁的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低声咒骂。

     “噢,对于,我想起S区的孩子们至今还没有确认区长吧,根据上级指令,我今天会来指定一位。”

     老者随意的一句话,话音刚落,全场死寂。A、B、C、D区的人都转头看向S区,而S区的破茧者有的瞪大眼睛望着台上的老者,有的满怀激动着看着坐在礼堂中央的那是十个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就到来。

     “到底选哪位呢?”

     亚摩斯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目光在那十个人里徘徊。

     顿然抬头,望着坐在最门口边的暮槿笑着说:“那就,新来的0927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