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打不破的魔咒
    当欲望失去了枷锁,也就失去前进的路,只能向左,或者向右,而左边是地狱,右边依旧是地狱。

     ——伊莲

     “提坦神族是希腊神话中曾统治世界的古老的神族,这个家族是天穹之神乌拉诺斯和大地女神盖亚的子女,他们曾统治世界,但因为他们阉割了父亲乌拉诺斯,而受到乌拉诺斯的诅咒最终被宙斯为首的奥林匹斯神族推翻并取代。”

     五人中迪夫的知识最渊博,就在听到伊莲的真实身份后,他在短暂的呆愣后,立刻快速地对着其他四人详细解释到。

     “哦?败落的神族。”暮槿的发言一语尖锐戳中话题最中心。

     伊莲没有生气,反而望着暮槿的眼睛里推满了更多的笑意,也许是不屑。

     “你搞的鬼?”暮槿再次发问。

     “什么?梦境吗?”伊莲微笑着回答。

     “梦境?!”连通迪夫,丹尼尔,04和08四人齐声大叫。

     “小小的魔咒而已。”伊莲随意回答,“不过,你们四个人的灵魂可还在我的水晶里,现在你们只称得上是意识流而已,除了她……”伊莲对暮槿流露出了满满的兴趣。

     “到底是什么回事?”丹尼尔看着暮槿发问。

     暮槿嘴唇动了动,正当她打算说的时候,伊莲强势插入,说:“还是我来解释吧,我更加欣赏你们知道真相后那些可怜兮兮的表情,忍不住令人怜爱呀。”

     “这是虚无的梦境,由伟大的神创造,即吾,你们会不断轮回,被杀死再重生,被杀死再重生,每一次的新生你们都不会有任何意义,你们永远停留在这里,得不到救赎。”说到这里,伊莲停了下来,但没有在暮槿五人地脸上没有看到预期的害怕,不觉无趣,再次说到。

     “当然,死亡可以让你们拥有记忆,但结束不了这梦魇,但只能在第一次的梦境自己主动自杀这一天路,所以,我说的这些话,除了她,你们都不会记得。”

     暮槿的脸色波澜不惊,懒懒地开口说:“杀了你?梦境就会消失?”

     这句话真是杀死冲天,伊莲能感受到眼前正在酝酿的危险。

     对对于此刻的她来说这危险虽然惊人,但毫无威胁。

     “即使令我挫骨扬灰,也不可能。”伊莲的回答很坚定。

     “……”暮槿没有在意,反而眼神越加锐利。

     “听说七罪觉醒了,你们来这里只可能是为了‘暴怒’吧?”伊莲脸色朦胧。

     虽然没有人回答,但是丹尼尔铁青地脸色还是侧面证明了伊莲的猜测是正确的。

     “你们是来自中央大陆的人族?”丹尼尔的脸色已经开始隐隐变黑。

     “哈哈哈哈,最可怜,最无能,最弱小的人族居然在找七罪之一的暴怒之剑?哈哈哈……”伊莲笑得开始喘不过气来了。

     “嗡——”一道清脆的破空声,黑色小刀飞向了伊莲。

     伊莲甚至连手指都没有变动,那把黑色的小刀就停滞在么伊莲的面前,小刀开始止不住地颤动,没有几秒,便碎裂成几块,从高处掉落。

     “难道我说错了吗?”伊莲不同于刚才一直的各种微笑,她变得面无表情,令暮槿五人感受到她的无形力量,在压迫他们的身体。

     “再问一遍,难道我说错了吗?”伊莲的语气开始变得阴测测,从矛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瞬间变得炫目,亮眼的光芒照耀了半片天空。

     暮槿等人纷纷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跪倒在了地上,体质最差的迪夫忍不住开始大口口地呕血。

     “现在的你们没有选择,不管是朝哪一个方向,你们只能回到地狱,这是我最后的忠告哦。”

     伊莲在说完这句话后,转瞬消失,天空恢复变成了黑暗,只有墙壁上昏暗的几盏灯为暮槿他们驱赶黑暗。

     “看来我们直接触及大BOSS了。”08抚摸自己还感到疼痛的五脏六腑说。

     “不过为什么那么大的动静,没有把这里的居民吵醒呢?”丹尼尔的疑惑也是大多数人心里的疑惑。

     “在我们开始打斗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我们方圆几米外的金黄色光芒,看来是伊莲设了结界。”迪夫作为团队里的智慧担当,开始发挥作用。

     “结界?”

     迪夫看到大家依旧疑惑,于是接下来说到:“在东方大陆的神话故事里,指某些修行高深的仙人用阵法、超自然力量创造出的特殊空间,不仅可以抵御外敌,还令外人觉察不到它的存在。”

     “那么神奇啊。”08觉得无比的新奇与好玩。

     “在这里原地休息吧,轮流看守。”暮槿看到大家聊的差不多的时候,开始建议大家休息养伤。

     纵然有昏暗的灯光,但洋楼外的黑暗如同调料般浓重,遮住了所有人的眼睛,洋楼处于小镇的最北端,周围虽然有几栋民居,但更多的是茂密的树木,如果是白天,可能还是不错的赏景地方,但夜晚的它,看起来更像一只伺机而动的野兽,潜伏在角落里。

     无尽头的黑暗中不是传来猫头鹰似笑似哭的叫声,不是恍过几双绿油油的眼睛,令人不安。

     暮槿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吵醒,刺眼的阳光照在照在暮槿身上,让她感觉无尽的温暖,似是母亲的双手抚摸在身上,暖意流满全身。

     不过按照她的生物钟,怎么可能这么晚才醒,而且还处于深度睡眠中?暮槿立刻反应回来,翻身坐起,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身影。

     暮槿找遍了这栋洋楼,一无所获,于是进入洋楼后面的小树林搜寻。

     当她进入小树林的那刻,就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前行了,丹尼尔,迪夫,04和08的尸体,依次被挂在树枝上!

     流下来的鲜血早已经成凝固状,如同上次,这次四人依旧是惊恐万状的表情,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包括新生后的他们自己。

     “见鬼!”暮槿猛地朝一旁的树木重重一踢,她感觉自己的耐心快要被消磨殆尽。

     但她还是从身上拿出小刀,刺向了自己的心脏,如同上次,朝伊莲打着招呼。“嗨!”

     “我们这是在哪里?”04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保持头脑清醒,环顾身后的一片茂密的森林,朝众人发问。

     众人都坐在地上,做茫然状。

     “你们看。”08最先站起来,他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地方,兴奋地朝众人呐喊。

     “什么?”其他人不明所以,纷纷起身,顺着08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小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