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触即发
    一棵树要长得更高,接受更多的光明,那么它的根就必须深入黑暗。

     ——尼采

     “09看到了。”

     暮槿看着远处的景色,不露声色。

     “现在,所有人都流传着你只是一时破茧的谣言。”

     08倚靠在墙边,等待暮槿的回答。

     “破茧?破茧?破茧?破茧……”

     暮槿低头反复念叨,话语间的情绪令人意味深长。

     “没错啊,我是没破茧啊。”

     随后,暮槿在沉浸完自己的世界后,抬头一脸无辜与坦荡地对着08回答。

     “我的天哪!!!这位小姐,这可不是你玩闹的时候了,我们现在不是在嘻嘻哈哈的游乐园,是在一群狼豺虎豹里!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

     08不再淡定,崩溃得劝告着暮槿。

     “这和我有没有破茧,有什么关系吗?”

     暮槿的无所谓和茫然激怒了08。

     “这还没有关系!你说当王失去……等等,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08神色莫测得提问。

     “你只需要明白,在整个‘天国集中营’里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这句近乎自大的话并不好笑,尤其是在现在。

     “当然,我的王。”

     08立马给予肯定的回答。

     ‘又来了,还好我已经明白她捉摸不透的性格了,要不是不能亲自上前检查。我真的怀疑我侍奉和效忠的是两个人!’

     08暗暗在心里吐槽。

     “让045去查查,是那几个人中的哪个?”

     暮槿不同于刚才突然的高贵冷艳,不容侵犯,现在她才更像平时的她——看起来自闭冷漠的少女。

     “如你所愿。”

     08领命后,缓缓退下。

     而现在的室外活动操场一扫钢材剑拔弩弓的氛围。

     “我已经让人传播出去了,不用你动手,她就已经去往地狱了,毕竟想让她死的人,很多。”

     02拍拍巴里的肩膀,一副一切都在掌握中的模样。

     “但愿吧,你刚才和我说的计划,我会实施的。”

     “你想通了?”

     “对于恶魔不需要容忍与同情。”

     巴里狞恶得看向S区监狱的方向。

     暮槿当然不知道02个巴里之间的计划,即使明了,估计兴奋会更甚至恐慌。

     “老大。”

     暮槿转目看到045已经房间的一侧,应该等了挺久,觉得再这样就没有谈话的机会了,所以打断了暮槿脑海中的思绪。

     “查出来了。”

     “没有,背后那个人实在太狡猾了,这传言似乎一夜之间就无端疯传。”

     045头低得太低了,但话语中的愧疚还是能明显听出。

     “哦,那就这样吧。”

     暮槿的情绪依旧毫无波动。

     “但我有一个办法!而且肯定能抓到背后那只老鼠!”

     045突然抬头,对着暮槿说道。

     暮槿没有一下子拒绝,其实她对于背后那个人的兴趣更大于此刻045口中所说的办法。

     “哦?什么办法?”

     045的眼神闪烁了好几次,欲言又止。

     暮槿很有耐心地等待045的回答。

     终于045还是说出了那个名字。

     “082。”

     “082?”

     暮槿瞥了一眼对面空无一人的狱房,脑海里也回忆起那个卷曲红发神神叨叨的青年。或许是暮槿的怀疑太过于明显,045立刻为暮槿解惑道。

     “082和09是姐弟,而且他的预知能力比09强。”

     “姐弟?”

     045看暮槿反而更加惊讶和不解时,感到更诧异,犹豫再三还是说出。

     “预知能力的使用会加速一个人的老化,所以看起来才像母子。”

     045默默把后半句咽入肚子里——这是破茧者们都知道的常识。

     “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妙哦。”

     “我也不是很清楚哎,当他们进去‘天国集中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了,还是在一次无意的事件中,我们才知道他们是姐弟关系。”

     “什么意外事件?”

     “前十把王座的竞选。”

     暮槿猛然站起来,再抬眼望着对面的狱房不做声。

     良久,暮槿回头看着045发问。

     “还有吗?”

     “额,082性格古怪,整天胡言乱语,即使再多的软磨硬泡,也很难让他开口亲自为一个人预知事情。”

     “而且,他们姐弟逆天,他们不仅能预知,还能看到一个人身体素质和能力大小的数值,但不精细。”

     “09就是这样看到的?”

     暮槿挑了挑眉。

     “嗯,她还说,还说……”

     “把我的数值数据也分散出去了?”

     045震惊地看着暮槿。

     “嗯,她的数据里,老大比一个普通人就强一点,都比不上,比不上一个初级的破茧者。”

     暮槿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走,去橇082嘴里的秘密。”

     045看着已经走出狱房的暮槿,快步跟上。

     今天的阳光很好,葱茏的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灼灼生辉,形似半透明的碧石,破茧者们都聚集在户外活动的操场上。

     对于踏步而来的暮槿和045行注目礼。

     陡然一把巨大的铁剑阻挡了暮槿前进的道路!

     暮槿看着眼前这个沉默寡言的青年,觉得很荒唐。

     在她的情报里01可以说是拥有上的力量,但是不问世事,一心沉浸在剑的世界里,这样一个人居然也会有一天持剑挡在她的前方。

     两人互望彼此不言不语,暮槿的余光感受到在围观人群中一道死盯着自己的眼神。

     是仇恨的味道。

     暮槿发现目光的主人是一位五官端正,身体微胖的狱警。

     “铮——”

     铁剑霎时举起,直指暮槿的眼睛,让暮槿分散的注意力立刻集中了起来。

     她真的很好奇他想怎么样,他是在向自己宣战吗?

     “我很佩服你。”

     暮槿习惯性挑眉。

     “今日我01在此向0宣战,今日之战你我两人必有一死!”

     01的宣誓响彻了整片操场,远处的破茧者逐渐被吸引过来,包括原本暮槿要找的躲在角落抽风的082。

     045早已经在01举剑的时候就站到了一旁的安全距离,他明白这已经不是他能参与的事件了,他如果不知死活地卷入,只会成为累赘,或尸体。

     暮槿看着宣誓完面目表情的01,嘴角的上扬愈发明显。

     “好啊,那就一战试试,而我们两个人在今天

     必有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