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心疤
    该来的,终究会来,仇恨最善于埋葬于黑幕中,然后在某个时刻露出不洁的獠牙。

     ——烽火戏诸侯

     08站在这片青色的草坪上,神色迷茫。抬头望去,一座精美绝伦的庄园伫立在前方,依稀还能看到大片白色的羊群,听到牧羊女稚嫩的歌声,闻到空气中淡淡的果香。

     果香从这座庄园的大片左侧果林传来,记忆深处的味道提醒着08,这是他儿时爱吃的克里琪亚苹果。

     他居然回来了,回到了儿时的“家”。

     08怔怔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帕特里克~”软糯甜美的女生从前方传来——是迪莉娅,08的娃娃脸痴痴看着向自己跑来的少女久久不语。

     草坪,蓝天,白云以及在最远处的落日余晖中穿着传统长裙,披着旧毛毡披肩,带着红色头巾,一头如瀑及腰的卷曲金发的迪莉娅,太真实的场景了。

     因为剧烈得奔跑,在不摔跤的情况下,迪莉娅不得不提起前面的裙摆,露出棕色的小皮靴和洁白如玉的小腿,白皙的脸颊透着红晕,一边朝着08甜甜的微笑,一边快速得跑来。

     多少个午夜梦回,她也是这样呼唤着这个被人遗忘的名字,也是这样义无反顾得向他奔来,可眼前鲜活的她让08他反而害怕,想逃避,却又控制不住得望着她,接近她。

     “帕特里克,今天你怎么没来?害得我等了好久,是不是庄主又把你软禁了?”

     少女询问的语气流露着满满的担忧。

     “……我。”

     08突然又愣住了,这青涩沙哑的声音更像一位青春期的少年,他低头打量自己才发现自己身着白色骑马装,白皙没有一点茧的双手,自己的身体居然也变成了那时候养尊处优的贵族少爷。

     08感觉到了梦境的古怪,但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他的灵魂漂浮被弹出了躯体,以第三人称的角度去看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果然是这样吗?你别伤心了,夫人……”迪莉娅在看到08的沉默后,默默安慰着08,讲到“夫人”时,神色哀恸,便小心翼翼得抱住了08的肩膀,双手之间满是温柔与疼惜。

     漂浮的08光明正大得望着此刻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的少女,那眼眸的星光细细碎碎,在缓缓闭上之后,08的耳畔就响起迪莉娅的安慰:“你还有……我,别怕,帕特里克。”

     那鲜艳红唇吐露的话语一下子撞进08的心扉,似曾相识,他的躯体也轻轻拥起眼前的少女

     “走吧,今天娜娜生了一只可爱的小羊崽,它可爱的模样或许会让你好受些。”迪莉娅柔软的双手一步步牵引08的躯体走向那片羊群,08在身后紧紧相随。

     还是那棵大树,她一如既往熟练地抱出一只小羊羔轻轻抚摸。身侧的大树枝繁叶茂,将阳光切分成细碎的轻纱,将它披在迪莉娅的身上,岁月静好,这幅画08无数次不断在脑海里去临摹,细描,此刻观察下,他居然连迪莉娅浓密的睫毛也记得清清楚楚,那黑色的蝴蝶总是挑动着那时年少的他。

     “我打算回去了,天色不晚了。”08的躯体突然开口,这让08大吃一惊,也让迪莉娅的喜悦瞬间变成了哀恸。

     08想要上前抚摸她的脸庞,纵然透明的载体使她不能看见,但08还是想要这样做,刚一走动,他的灵魂突然感受到一阵拉扯,瞬间昏迷,再次睁眼之后08发现自己跪在一间书房深红色的绒毯上,视野所及,深红色书架,以及各种制作精美的金饰。

     “必须死!不管是她还是她!”

     “什么?”08反射性地回问,也发现自己已经回复了正常。

     “你要明白,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的机会了,但是你次次违背我的指令,所以我已经派人帮你去解决了……”

     站在08面前眉眼冷酷如刀的男人自顾自得继续质问道。

     08神色痛苦,眉头紧皱,久久沉思,尘封的大门终于全部打开,记忆的洪流奔腾而出。

     “你……把迪莉娅怎么了?”

     纵然知道结局,08还是用沙哑的声音询问眼前这位名义上的父亲,他是如此得冷酷,温柔的母亲就是因为他而离开的,而自己却连母亲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这次,迪莉娅……恐怕也已经遇难。

     但是08打心底里还是不愿意相信,她或许刚好在庄园之外放羊呢?他开始自我欺骗,泪水竟也不知不觉中爬满了脸颊。

     男人不语,静静盯着08。

     “吱嘎”

     书房的大门刚好打开,那名08熟悉和痛恨的剑客带着一身的血气缓缓走来,08闻声抬头,望着他沉稳矫健的步伐,望着和指导他成长的那把血剑,望着他手里……迪莉娅鲜血横流,神色惊恐的……头颅。

     终于,心如刀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