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这就是晋国!
    现在就是标准的云空来YY了。

     --------------------------------------------------------------------------------------------------------------------------

     “介子推在哪呢?”云空嘟囔着,他可不希望介子推像原著故事那样悲惨死亡。

     介子推大名鼎鼎,他的悲剧基本上是因为自傲。

     尽管已经有了两轮论功行赏,但是晋文公仍然担心漏了人,因此鼓励大家把自己的功劳说出来。

     确实漏了,漏了介子推。

     可惜的是,介子推不愿意像壶叔那样主动去找晋文公说理,本来它的故事也很优秀。当初他用自己的肉为晋文公充饥这一项本来是功劳大大的。按理来说,介子推应该是从亡类第三档,第一次庆功会,大家都以为他被漏了,第二次庆功会会奖赏他的。第二次庆功会别人又认为他排在前三挡,所以……

     唉。

     介子推也没有什么好朋友,没有人记得他。

     介子推一直在等,可是坐等没有消息,右等也没有。他是个自尊心超强的人,根本不想主动去找。

     介子推的邻居解张看到了告示,他干脆去找晋文公提醒了。晋文公一拍脑袋就去找介子推准备给他奖赏,而且要按照先轸、胥臣那一档来封赏。

     可问题是,介子推本来还纠结,看着晋文公这么弄,倒是牛脾气上来了。

     然后……唉,不提也罢。

     ……

     “嘿,你知道介子推住哪里吗?”云空到处打听。

     “不知道。”

     “那你知道吗?”云空换了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

     打听来,似乎介子推的人缘不怎么样。

     根本没有人认识他,要想找到他恐怕得花点功夫。

     经过云空的千打听万搜集,终于打听到了介子推的地址。

     ……

     “介子推大人在吗?”云空找到了一个寒酸的小屋,敲门。

     “谁啊。”介子推开门。

     “是我,云空。”云空说。

     “是你?来干什么?”介子推想起来了,尽管印象不算太深刻。

     “主公记起了你,特请你回宫接受重赏,很抱歉之前主公没有想到。”云空尽量恭敬。

     “啊。”果然,介子推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满足他的自尊心,说啥都行。

     云空在心里松了口气,道:“主公决定重重赏你,挑个正式的时间去吧。”

     介子推点了点头。

     云空赶紧回宫。

     ……

     “主公,饶恕我没有提前通知,不过介子推也得赏赐。”云空向晋文公道,对于晋文公这么随和的人,就没必要把对方捧得多高了。

     “对呀!介子推。”晋文公一拍脑袋,“你不说我还忘了。把他按照胥臣先轸的档次来赏。”

     云空松了口气,看来介子推不会死了。

     介子推领取完奖励,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云空,没想到你居然还想得到介子推?”晋文公笑了。

     “额。刚刚随便一想而已。”云空习惯性的说了一句。

     “别谦虚了,看来你人小鬼大啊。”晋文公那会看不出来。

     “对了,主公,能否满足我一个要求。”云空灵机一动,准备把狐偃赵衰的风头抢光。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堆竹简。

     晋文公问:“什么要求?”

     “我有一套改革方案,麻烦主公考虑一下。”

     “好啊。”晋文公一听是改革方案,立刻来劲了。

     “等等。我先去搬下来。”云空回家去搬竹简。

     其中,改革方案完全是历史上狐偃赵衰的改革方案。只不过往里面掺了很多基本权利类型的民主思想和法治思想。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是多多益善的。

     民主思想还得一步一步来,同时鼓励教育。法治直接上场就行了,一百年后郑国的子产就是这么做的。

     其中,中心思想就是:全部学齐国!

     管仲怎么折腾,我们就怎么折腾。

     晋国情况比齐国也差不了多少。

     另外,公布法律。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国民拥有生命权。

     名誉权、肖像权、人身自由权什么的都不适合现在,毕竟奴隶社会你想搞什么人身自由权纯粹是乱搞。肖像权名誉权这时候也不需要立,没有谁会侵犯一个平民百姓的名誉权等。

     搞定了改革。云空满心畅快的回家开发科技去了。

     ……

     云空漫步在大街上,不愧是晋国,做事就是快。

     秋收已经结束了,现在就是晋国稳定发展了,没他什么事了。

     那么他要干什么?

     好像就是到民间去享受生活了吧。

     对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云空刚刚想到,就有特使就过来报告说有国宴。

     果然!

     云空不敢怠慢。直接跑。

     云空毕竟是现代人,跑不快,而且马又忘了,跑到宫里时,晋文公的讲话已经结束了。国宴已经开始了。人山人海,富丽堂皇。

     “哟。云空来了。”自从前几次表现优越后,赵衰对云空的好感就大幅度增加。如果云空穿越时附加了系统的话,那么赵衰、狐偃好感度绝对超越200。

     “来,坐,你也别喝酒了,这么小。”狐偃笑道。

     “好。”云空标准的回答。

     云空坐了下来,夹起一片鱼肉放进嘴里。

     “唔……”云空突然有些皱眉。

     “怎么了?”晋文公问。

     “额,没什么,就是……”云空真的有些吃不下去,太难吃了……

     云空把自己背包里的一个大肉包扔进了嘴里。云空一直有带着背包的习惯。

     “嗯?这是什么?”胥臣眼尖。

     “长得好奇怪。”魏犨道。

     “好吧,这是肉包子。”云空叹了口气,看来自己的肉包子今天要被洗劫一空了。

     “肉包子?就是那个人人都说好吃的包子?!”晋文公想起来了。

     “给我尝尝啥味道。”先轸从云空的背包里掏出一个袋子,拿出一个豆沙包。

     先轸咬了一口,突然眼睛就睁得大大的。

     他突然抓起包子就是往嘴里塞,还咀嚼的飞快。

     “太太……太好吃了……”

     “真的?”胥臣拿起一个糖包子。

     晋文公也拿了一个肉包子品尝。

     其他一些比较靠近这里的也分别拿了一个包子。

     没多久,袋子空了。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还有没?!”狐偃摇着云空。

     “居然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赵衰喊。

     看来要出点事情了。

     --------------------------------------------------------------------------------------------------------------------------

     猜猜包子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