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纵火未遂
    本人搞笑,所以这次纵火案发生在三月八日……

     --------------------------------------------------------------------------------------------------------------------------

     云空看了看日期,按他的计算。今天是二月初四,然而公历是三月八日……

     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

     要是魏犨他们成功了,这岂不是成了三八纵火案?!

     想到这里,云空笑得肚子疼。

     三八纵火案……好想让这件事情发生啊!

     但是,人命关天。

     他要救银!

     ……

     “魏哥……哥、咱们出生入入……入死跟着主公办事情,把一生都砸在主……主公身上了,才混了一个低……低级功臣,这僖负……负羁对我们就送了一碗饭就值得重……重赏?美死他了!”颠頡找魏犨喝酒,抱怨道。

     “该死的。你说得对,咱们兄弟……弟弟真枪实干干了那么久,脑袋都——都绑在腰带上了,最后不受待见。僖负羁这种……种人动动嘴皮子,送了几碗……碗杂碎,就成了大功……功臣,太不公平了!”魏犨更生气。

     颠頡一拍大腿:“我们也不动他……他家一草一木,但我们要烧……烧了他家!”

     俗话说,一个醉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两个醉鬼聚在一起。

     哥俩商量好了,也不想什么后果,接着酒劲就往僖负羁家里跑。

     士兵一见是魏犨和颠頡,也没问。

     魏犨和颠頡跑着跑着,突然被一个人拦住。

     “站住!”云空喊。

     “干什么……么么么当着老子……你你你……你以为你算……算老几啊。”魏犨大喝。

     “你也不想想你烧了僖负羁家会有什么后果。”云空喊。

     “会有……什么后……后果?老子天……天下第一。”魏犨醉得很厉害。

     云空突然感觉有些冷,醉得这么厉害,好像自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啊!

     “你再再再……当着,老子……子一枪毙了你!”魏犨举枪。

     云空吓了一跳,僖负羁是重要,但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哇!

     不过仔细一想,醉得这么厉害的魏犨应该开枪打不准吧。

     “砰!”正当云空思索时,一声枪响响起。把云空吓了一跳,幸亏没打中,但是差不多是擦着云空的手过去的!

     云空突然抖了起来,他恨自己太冲动,醉了的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一个大夫,要杀他这个卿!

     这种平日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在喝醉的人身上完全不是不可能发生!

     “救命啊——”云空对视一会,大叫起来。

     云空飞奔起来。

     “给老子站住!想跑……”魏犨追上来。

     云空一边跑一边念:“卓越的人一大优点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遇里百折不挠。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而能够自拔,才不算懦弱!一个人绝对不可在遇到危险的威胁时,背过身去试图逃避。若是这样做,只会使危险加倍。但是如果立即面对它毫不退缩,危险便会减半。”

     “然而——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云空说了这么多要不畏艰难的名言,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把三观全部颠覆了。

     幸亏魏犨颠頡那两个醉鬼没听见,不停开枪,硬是没打中。

     云空急了:“不行呀,我要赶紧跑……”

     看来困境确实有激发人体潜能的作用,云空跑飞快。

     云空边走边想……突然发现了一招妙的。

     “呀——我叫你追!”云空用枪打断了树上的一根树枝,一个马蜂窝掉下来。

     “去死吧——”云空把马蜂窝举起来,用吃奶得劲把他扔向魏犨。

     马蜂窝砸了一下魏犨的脑袋,魏犨刚想继续开枪,突然……

     “嗡嗡嗡嗡嗡……”马蜂仇视的看着魏犨。

     “妈呀!救命啊!”

     云空这个时候还不忘吐槽:“66666。今日,魏犨先生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上脸上的包最多的人!这个吉尼斯世界纪录实在是吊爆了!太厉害了啊!据我所知,魏犨先生脸上的包已经达到了1782个。呀!1783、1784……”

     现在只剩下颠頡了。

     云空看到了一条狗,随手拿了一个小木棍,往颠頡身上一丢……

     “汪汪汪汪汪汪汪……”那条狗富有职业素养的往木棍——也就是颠頡跑去。

     “滚!别挡着老子。”喝醉的人几乎没什么理智,颠頡一脚踢开了狗。

     狗愤怒的吠叫一声,回去了。

     “不会吧!这些狗都那么差劲吗?”云空满脸黑线。

     这时,云空一个急转弯,幸好,差点就被打中了。

     这时……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突然从小巷里穿出了一群狗……

     “汪汪汪汪汪汪汪……”他们咬的目标是——颠頡!

     ……

     “啥?!魏犨和颠頡纵火未遂?!”晋文公大吃一惊,跟云空相处久了,他也学会了不少现代词汇。

     “对!这俩二百五差点把我打死!”云空气呼呼的说,昨晚上他勉强逃脱了。

     “他们在哪?”晋文公要教训他们两个。

     “一个被蜜蜂弄的差点没毁容,一个被狗咬的差点没断了腿。”云空如实汇报。

     “算了,看在他们为晋国有大功的份上,饶他们一命!哼!这群无法无天的家伙。”晋文公皱着眉头。

     “好。”云空点头,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

     第二更送上。提示一下,最近我想我会稍微走走搞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