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异界之门
    “这里有个孩子,还带着腿伤!”

     朦胧中,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传来。

     “啧,怎么会到这里来,被爆炸冲击的石头打伤了吗?这衣服倒是很奇特,王都那边来的孩子吗,总之把他背回村子里去先!”

     “咳咳咳!”勉强睁开眼睛,能看到一队身着奇异服装的人走在前面,而自己在一个棕发大汉的背上,两旁是茂密的树林,这些人正沿着开辟出来的小路下山。

     “他醒了!”队伍头有什么人跑了过来,只能勉强看出是个女孩子,身着棕色皮甲,腰间还别着一把短刀。

     “的确。”背着自己的中年人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自己,“虽然很虚弱,但是看起来还不错,怎样,小子,你还好吗?”

     “请问.......这是.....哪里?”

     “这里是卡西亚东部的一个村子,你正和苍狼冒险图案在一起哦!”先前跑过来的女孩子自豪道,“我们和牧师走散了,只能先简单给你处理一下伤口,不过很快就能回到村子里了,别担心!”她橙色的短发让少年有一丝违和感,这里,难道就是那个老疯子要连通的世界吗?异世界吗!?

     “好了,我们走吧,魔狼虽然被击退了,但是到了晚上它们又会猖狂起来,尽快离开为妙。”背着自己的棕发中年人催促道,“我叫汉克,那个是汉娜,是我的妹妹,嘛,虽然看起来我是大不少啊,你呢小子?”

     “索尔.....”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他不由自主地脱口而道。

     “喔!?”汉克一惊,差点停住脚步,“抱歉,但是你这名字,嘛,你的父母很崇拜那个英雄吗?”

     “老哥,他又睡着了啊,走吧。”汉娜瞅了瞅,催促道。

     一行人沿着小路下山,穿过一条小溪,翻过一个小山坡,终于,一座村落在地平线上显现出来,冒险者们纷纷松了口气,到这里应该就没事了,魔物的活跃范围离这里远着呢,不知道带着牧师的那队伙伴有没有平安返回。

     “艾尔德里!”汉克喜道,他一样就看到身着牧师法袍的希斯和身着白铁铠甲的骑士艾尔德里在村口等着了,“你们也平安无事啊!”

     希斯大概一米六高,白色的牧师袍带着点点血迹,金色的长发也十分凌乱,蓝色的眸子中充满着惊慌,一旁灰发的高个骑士艾尔德里虽然看起来镇定一些,但是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怎么了?”汉克将索尔交给手下,意识到情况好像有点不对,脸色凝重道。

     “银月魔狼....还有一只银月魔狼王,我们那边的人折损了一半,而且那帮畜生似乎堵住了村子和城镇那边的路,我们早上派出去回报的人早就被中途截下来了。”

     “什么!?规模呢!?”汉克严肃起来,点点杀气弥漫开来。

     “不少于五十只,对上的时候因为不是在晚上,所以它们在折损了一部分同伴后也撤退了,但是那头狼王看起来是想留下较强的战力,我们被堵在这个村子里了。”

     “村民呢?”汉克在村庄大门望去,木头房子都空空荡荡,不见人影。

     “到地下准备避难去了,它们这么做明显是想今晚发起袭击,看来传闻没错,那东西就算是魔物都会想法抢夺到手啊,可恶,明明‘七座’已经击败了魔界之主,为什么事情反而越来越糟糕了?”

     “........魔神碎片吗。”汉克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带着诡异咒文的灰色水晶,“魔神碎片既然都死寂了,的确就代表魔界之主被打败了,魔物们抢夺这种已经没有任何力量的东西,可不像是出于本能啊。”、

     “恩,看起来就算我们放弃这块碎片,它们也没有放过我们的意思呢,你怎么看,汉克,村长已经做好觉悟了,就算我们烧了村子来打退狼群他都能接受。”

     “银月狼群...夜色降临的时候它们作为野兽的弱点也会被削弱,火攻根本起不了什么大影响,那个小子是谁?幸存者?服饰看起来很奇怪啊。”

     “他的爸妈给他起名索尔呢,应该是王城的贵族吧,嘛,这是唯一比较接近的猜测了,不过他肯定不是魔族,这点还是可以确定的。”汉克收起魔神碎片,搓搓手。

     “团里所有的魔法卷轴都拿出来,应该可以一战。”希斯翻了翻包裹,点头道。

     “行....让不相干的人都到地下避难去吧,天不早了,把兄弟们集合起来,赶快布置吧。”汉克擦了擦腰间别着的赤红斧头,那上面的血一层泼洒一层,但是依旧不能影响它的锋锐。

     三人都知道,魔兽有着蚕食血肉恢复力量的能力,银月魔狼尤其如此,没有一定战斗力的人必须回避,不然就是给对面的魔兽白白创造反击的机会。

     “好!就这么决定了,大家散开各自布置去吧!”汉克大手一挥,带着汉娜快步离开了,虽然银月魔狼很难对付,但是哪个冒险团没有保命的底牌?无非就是一群被什么东西冲昏头脑的畜生罢了,哪怕不止五十只,在掀出苍狼冒险团的全部家底的情况下,也能搞定。

     “唯一一个不太可能的威胁就是,在人族领地这么深的地方,应该没有什么魔族的人在策划这些事情吧,魔界领主已经被打倒了,其它的魔族应该已经没有潜入人族的勇气了。”汉克暗想道,身为冒险者,越是谨慎就能活得越久,希斯已经按照紧急状况预先的安排使用了珍贵的远程通信卷轴,城镇的冒险者协会的支援不到半夜就应该能到,应该能处理的了。

     而此时此刻,索尔还在沉睡,在噩梦中。

     城市中心那诡异不详的蓝色光芒,扫过的一切,无论是人,或者是科技,都尽皆熄灭,被扯走精神的人们,瞬间死寂与外界失去一切联系的城市,只有自己一人站着的街道。

     “科尔布特!”索尔冲向市中心,一切的谜题都明了了,城市中流传起来的流言,不明昏迷的人们,那个劫持了大家精神的蓝色面具人,很快,察觉到异常的其他人就会赶来这座城市,但是在那之前,他会开启自己一直设好的局,将这里的人们全部献祭给未知的邪恶,自己大概知道那是什么,那是自己得到那份力量时同时了解到的景象,那是不被允许的残忍与疯狂!

     “为什么!为什么!?你拥有的一切,你做出的那些帮助他人的事情又算什么?仅仅就是为了这么危险的事情吗!?”索尔冲进市中心的大楼,那些穿着防化服的人都倒在了地上,科尔布特阴沉的身影站在光线昏暗的大厅中央,只有一半身子看得见。

     “我也没有想到真正要猎取的猎物竟然是你,我本以为我已经尽可能缩小了演算范围来截获这份力量了,但是想不到是你,你倒是一点也没有和预算一样的反应呢,我应该说你有着超越常人的冷静和隐蔽性,还是说你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得到了多大的财富呢?”黑暗中的科尔布特笑道,“我只要效仿你们所认可的行为,做些善事,摆出一张温暖的脸来,就没有任何人会怀疑到我身上,仅仅是演了一出舍身保护受到袭击孩子的戏码,就彻底根绝了我被怀疑的可能,你们口中的邪恶哪点不如正义?你们有这种向敌人借鉴的意识吗?”

     “但是只要你还持有某种目的,早有一天会露出马脚!”

     “没错,哈哈哈,可是你现在要怎么阻止我呢?虽然没有截获你的异能,但是通向异界的大门已经向着我打开了,所有得不到的称号我要全部包揽,所有瞧不起我的人我要全部处决,有了这份力量,我将超越人类所有的历史,成为最伟大的存在!任何创举都将被我踩在脚下!我不仅会是创世神,更会是新的历史的开拓人!”

     “我一定会阻止你!我会粉碎你重视的一切目的!我会让你知道,任何一个脚踏实地的普通人,都比你这种居高自傲的家伙强上一百倍!”

     “罢了,等我践行了新世界,无知的人们自然会意识到我的伟大,一个撞运气得到了恩惠的小子,是挡不住我的。”科尔布特冷笑道,向着后面缓缓退去:“我会成为最伟大的王,而你,无知的少年,就尽管螳臂当车吧!”

     “站住!科尔布特!!!”索尔猛地怒吼道,从床上坐了起来,吓了这间地下房间中的两人一跳。

     “孩子,你还好吧?”白发苍苍握着橡木拐杖的老人关切道,他身边站着一名高大的男子,一身布衣,握着一把长剑,不安而焦躁地向着头上看去,上方,魔法爆炸的声音和人类与狼群的怒嚎正搅合在一起,地面都在震动着。

     “狼群已经攻入村内了,离地下避难所的入口越来越近了!”老人身边的男子焦急道,推开门跑了出去:“我也上去看看!村长您在这看着!”

     “女神啊...保佑我们的冒险团击退魔兽吧,让这里的人还能看见明天的曙光吧。”老人祈祷道。

     “老人家.......?请问这里......?”索尔刚想说点什么,突然脸色一变,跟着冲出去的中年人就跑了出去!

     “孩子!危险....!”老人的话被拉在身后,但是索尔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了出去,那一瞬间的感觉!外面有个类似科尔布特的存在!?那混蛋还没死吗!?

     “你干什么!?”索尔掀开地窖的门冲了出去,上到了还处于佣兵团防守的一间大谷仓里,这里一些能够战斗的村民和几个苍狼佣兵团的人在这里守着最后的防线,也给前线的战士们留出后撤的空间,一个佣兵看到索尔冲了出来先是一惊,然后喊道。

     “哐!”谷仓的大门紧闭着,索尔从二楼的窗户猛地翻了出去,落在地上。

     “小子!你不要命了!?快回来!”镇守后防的佣兵喊道,但是索尔已经冲了出去,外面可以看见半个烧着的村庄,狼嚎和人类的怒吼混合在一起,但是空中有一个身着暗**法袍的身影紧紧漂浮着,似乎并没有受到这场战斗的任何影响一般。

     “希斯!不要停止魔法的轰炸!”汉克的血斧已经连头带柄都被血浸没了,他一把将斧头从一头银月魔狼的身上拔出,但是暗色法袍的法师一抬手一道紫色的能量弹打来,汉克不得不后退,那头狼摇摇晃晃又站了起来,眼中燃烧着疯狂————野兽狂化的魔法。

     “该死!”艾尔德里本来就伤痕累累的铠甲已经多处破损了,但是他还是举起大盾挡在脆弱的团员面前,重伤的银月魔狼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边膨胀一边冲了过来,自爆魔法!

     “啊!”背后的火光中突然钻出一个暗影,大盾后面的团员一惊拉弓射箭,但是飞出的箭失却在那头魔狼的头部砰地一声弹开了!银月魔狼趁着混乱绕后攻击了!它健硕的巨大身躯狠狠撞击,汉娜和几名团员闷哼一声向后飞去,撞在艾尔德里的后背上,艾尔德里身形一晃,大盾露出了空隙,那头膨胀着的银月魔狼狂嚎一声冲了过来,汉娜露出的上半身就是它爆破的对象!

     “汉娜!!!”汉克飞身扑向那头,但是来不及了!

     “圣壁!”希斯飞速念动咒语,白色的神圣护盾挡在几人身前,但是防御力不够!

     “哼哼.....”上空漂浮的暗色法师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抬手指向了汉克,紫色的能量弹在手中凝聚,想救人?那你也一起去死吧。

     “嗷呜!!!”膨胀的银月魔狼疯狂地嚎叫了一声,有力的四肢拔地而起,冲着空中的暗**法师就撞了过去!一道耀眼的白光在空中绽开,然后就是————轰隆!!!

     “咳啊!”完全没有防备的暗色法袍法师从空中跌落下来,轰的一声砸在地上,汉克眼疾手快,一个箭步窜了出去,艾尔德里大盾后甩挡住狼王,不让它去阻挡汉克的血斧,咔嚓一声,血斧没入了法师的胸膛,他惨嚎一声,露出了斗篷下的面容——一个光头的刀疤男人。

     “嗷呜!!!”重伤的法师坠落的那一刻,银月魔狼王眼中的什么东西消失了,它抬头仰天长啸,银月魔狼们立马扯出战场,接着建筑物的阻挡飞速逃出了村子,战局被瞬间逆转了!

     “别想耍花样了!”汉克一脚踩在法师抬起的手上。“你竟然是人类?帮着魔族做这种肮脏的勾当?!”

     “这....怎么可能,这些混账畜生,一点也靠不住......”光头男子怨毒道,“不然你们这些废物,都要死.....”

     “咔嚓!”汉克抽出血斧,一道血光冲天而起,光头男子惨叫一声,捂住胸口,脸色苍白地大口喘息着。

     “别废话,你是什么人派来的,马上交代,你应该不希望看到你身首异处的样子吧。”汉克的声音冷了下来,因为这个家伙,自己的弟兄交代了好几个,他们的家人怎么办?想到这里,汉克就巴不得现在用斧背把这个家伙一块块砸成肉酱,但是必须查清楚他是什么人才行。

     “嘿嘿嘿!白痴!”光头男子捂着胸口惨叫着,突然尖笑一声,胸口血箭爆出一道紫光,冲着汉娜的方向就冲了过去:“不想这个小妞有事的话,都给我老实点!”

     “咔嚓。”紫光打在汉娜左边十米的空地上,啪的一声消散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光头男子呆滞了,那个小妞会瞬移吗?!自己的保命挟持招数怎么会打偏!?眼睛余光,血色的斧头已经举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人救我——————”男子的哀嚎还没出口,就被那锋利的狂战斧头断绝,汉克收起斧头,不再回头看那在地上抽搐气绝的躯体,而是冲着希斯后面鞠了一躬:“帮大忙了,孩子。”

     “咻!”蓝色的光芒收敛,索尔脑后的光芒也逐渐熄灭了,艾尔德里看着索尔的后脑,瞳孔都因为震惊而缩成了针状:“你原来是....?!”

     “啊?”索尔摸了摸后脑勺,的确,这次力量怎么强了不少,无论是范围还是效率,都比之前强啊,话说之前从空中坠落的时候,确实感觉到有什么进入了自己体内,但是那是什么呢?

     “你竟然带有魔纹!?你是王城魔法师家族的少爷吗?”汉娜惊喜道,“果然很厉害啊,不是你的话刚才就危险了!”

     “魔纹....?”索尔摇摇头,“抱歉啊,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啧....”汉克皱了皱眉头,“看来捡到你果然不是偶然啊,协助魔族的渣滓也在这里进行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果然虽然魔镜之主已死,但是魔族反而越发疯狂了吗?”

     “总之我们先等到协会的支援来吧,这很可能是魔族在试图残害有着强大魔法天赋的学徒,”艾尔德里严肃道,“索尔,你可能是严重失忆了,总之你很有可能是被魔族迫害过,然后凭着本能逃出来被我们捡到的,不用担心,等协会的主力到了,你不会再面临危险了。”

     “嗖嗖嗖嗖!”空中突然响起什么东西飞速划过的声音,众人都是一惊,纷纷拔出了武器,几十个白色银色身影砸在地上,还有一个格外大的——是刚才逃走的银月魔狼群!?已经全部变成了尸体。

     “啊啦,本来以为赶不上好戏了,但是看起来还是发现了个有趣的人啊,辛苦了冒险者们,你们的表现都很精彩。”空中那个身着冰蓝色法袍的白发青年缓缓落地,气息强大的魔法雪花在他的周围舞动着:“在下青奕,为调查魔神碎片异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