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七座龙骑
    那支漆黑的玫瑰一下没入了地面,炽红色的螺旋枪尖横在索尔和白发男子中间,白发男子挑了挑眉头,手中玫瑰阴晴不定地变换着颜色。

     “伯拉德,想和七座较量的话,我来奉陪。”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火龙,盘旋在空中,与普通的火龙不同,那头龙的鳞片就像一套铠甲一样,外放出无尽的震慑力。

     “赛尔西斯,你们七座的人每次都能恰好在周围呢。”伯拉德无奈地耸耸肩膀,看着前面那个全身被红色铠甲覆盖的重枪骑士,“这次算是你赢了,但是下次我不信你还会这么好运,能赶的上。”说着飞身而起冲着空中的地狱之门飞去。

     “想走?”龙骑士一跃而起,落到铠甲火龙的背上,对着伯拉德狠狠冲了过去,“至少留下点见面礼吧。”

     “焚烧的龙吟!”螺旋长枪骤然亮起,熔岩一般的魔力汹涌而出,一刹那龙骑士就追击到了地狱之门面前,炽热长枪直指伯拉德面孔!

     “啧啧啧......”伯拉德无奈抬手,黑色蝙蝠洪流冲击而出,与那炽热的螺旋枪尖擦过,被灼烧成灰烬,而伯拉德则趁机躲进地狱之门中,螺旋枪咔嚓一声击破了地狱之门,但是伯拉德也趁机逃走了,在人族的领地待久了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复活的魔神碎片没有夺得,就只有寻找下次机会了。

     “咳咳。”索尔终于缓过气来,这就是魔族的高端战力吗,如果让科尔布特得到了相关的力量的话......绝对不行!

     “卡尔。”龙骑兵呼唤道,火龙轰然落地,遮住了谷仓那边的视线,铠甲火龙的爪子勾起被伪装成索尔的黄金弥诺陶洛斯,放到了自己背上。

     身着红色铠甲的龙骑兵看到索尔背后深深的伤痕皱了皱眉头,“解除你的伪装吧,现在已经没事了。”

     “咳.....”索尔解除了梦境结界的幻觉,从蓝衣人变回了穿着魔法袍的索尔,龙骑士摘下头盔,递给他一瓶药剂:“青奕那个混蛋,竟然还想瞒着我这件事情,我说他那天怎么迟到了!”

     “你是.......?”火红色的短发火红色的瞳孔,这位摘下头盔的龙骑兵竟然是一位女性,好强,一枪就挑飞了差点要了自己命的魔法。

     “哼~我叫赛尔西斯,刚才听到了吧,小索尔?”对方笑道,另一头,村民和冒险团从谷仓地下的避难所走了出来,危险解除了。

     “总之谢了......”索尔努力从地上站起来,将冰冻着的魔神碎片递给赛尔西斯,这碎片虽然是个重要线索,但是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带着的话,一定会坑死自己身边的所有人,具现化出的圣剑也消散了,还在惦记自己的汉娜看到了巨龙,正跑过来。

     “勇者索尔拼上性命换来的和平怕是无法长久,击败了魔族领主却让魔境更加混乱和疯狂,要是你也有兴趣让和平的那一天真正到来的话,就来找我们吧,我们七座在这里等着你。”赛尔西斯拍拍索尔的肩膀,“当然啦,不是现在,你就先游历一下,想好自己的事情,然后来告诉我们你的答案,恩.....就等你能完全继承或者说是在自己的角度支配勇者索尔的力量之后吧,我得立马送走这块碎片,青奕这次会做好后面的保障,以后再见了,索尔。”

     她骑上巨大的铠甲火龙,带上头盔冲着自己摆了摆手,腾空而起,地面上的那些魔物已经被制服了,刚才一击更是取走了它们的性命,就当成给村民和冒险团的补偿吧。

     “索尔!”汉娜绕过地上的魔物跑了过来,汉克他们看着腾空的龙骑兵和一地的魔兽尸体,目瞪口呆。

     “你果然受伤了...”

     “确实,不能说不疼啊。”索尔看看自己的后背,巨大的疼痛感开始苏醒,几乎是要让脸上的肌肉都绷起来的程度了。

     “那个药剂....我来帮你。”

     “呼.....”看着水晶球里景象,青奕终于松了口气,转头看向旁边的罩在黑色斗篷里面的人,“辛苦你了啊,七座守护者”

     “.....”斗篷人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水晶球中的青奕。

     “别担心,这事情现在只有龙骑士,你和我知道,”青奕安慰道,“具现化魔法成功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透露出来的,尤其不能让七座的另外几人知道啊......他们还想办法关注着我们的行踪呢,但是现在还不能翻脸呢。”

     “呼.......”斗篷人的头垂了下去,竟然发出了低微的鼾声,看起来是睡着了,那具现化的魔法的消耗看起来是十分巨大的。

     青奕拿起一旁自己的法袍给她盖上,走出了房间,外面是一座银色的城堡,在阳光下闪烁着淡淡的金辉,七座失去了首席的勇者,竟然已经开始一分为二,各成一派了吗,说到底,打赢了魔境之主的人类一方,是否真的是赢下了这场战争?

     “只能靠你自己啊,索尔,不过等你能完全自如地找到答案,或许就不用担心了。”青奕握紧了手中的法杖,如此相像,如此熟悉,就连具象化的魔法都成功了,现在要牵制住其他三名七座,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注意到索尔的存在,首先不能让类似的意外再次发生,否则万一那次其他七座也在附近,形势立马就会崩盘!

     卡姆兰村,苍狼冒险团驻扎地。

     “啊......这下是真动不了。”房屋的修缮工作正在进行,艾尔德里硬抗弥诺陶洛斯的时候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极度疲累无法动弹,瘫在床上苦笑道。

     “竟然真的在那种袭击下捡了一条命.....”希斯坐在他的身旁,依旧不安地握着法杖。

     “别想了,我们也收到了一堆高级魔物不是吗?不如说从头到尾我们都赚到了,有了这些我们就能更往前一步,下次就能做到更多的事情。”艾尔德里安慰道,“索尔呢,那小子竟然自己去引怪,好在七座来救人了,听汉克说还有个之前完全没有听闻过的魔剑士?”

     “恩,但是最后只有七座的龙骑士大人在那,或许是去追击魔物了。”希斯点头,从兜里掏出一瓶药剂,“七座大人留下的药,索尔似乎是说自己用不了多少,就让汉娜转交过来了,效果很好。”

     “啥?就算有这个.....难道他已经好了?”艾尔德里睁大眼睛问。

     “恩,跟着汉克汉娜一起去找汾阳树了,银月魔狼的肉里发现了汾阳盐的味道,在它们之前的巢穴肯定有着汾阳树,这次一定要把汾阳树挖回来,这样以后大家在野外的伙食都不会太差了。”

     “真的假的?那我也得快点起来帮忙,希斯,那药要是匀得开也给我试试!”艾尔德里兴奋道,起身道。

     “恩,交给我了!”

     卡姆兰村外深山,开辟出的幽静小路。

     “那天就是在这里捡到索尔你的!”汉克带着汉娜还有索尔以及几位团员走在安静的小路上,附近的魔兽踪迹已经完全看不到了,银月魔狼是这一带的霸主,它们被完全消减之后附近形成了暂时的真空期,可以好好探险寻宝了,汉娜走在这熟悉的道路上,笑道。

     “所以说,汉克大叔你们是收到了清剿任务才来这里的,你们的总部是在远处的堡垒城那里?”索尔问道。

     “对,这里就是人族的东部边境,再往东就是堡垒城,那里是人族的边界防线,攘外必先安***部的小村子发出了目击魔物的报告,我们才会赶过来的。”汉克砍断一棵拦路的树枝,继续往前走,已经很深入这片山脉了,从那天被打散的位置再继续走就能折向银月魔狼之前的巢穴方向。

     “别担心,堡垒城的防卫严密,那里有着人族的战神元帅在坐镇,魔族要是还想迫害你,绝对会被剿灭的。”汉克看了看方向,带领大家走向山顶,“等我们回去之后,就把这次的收获用来更新装备,也会给你弄一套魔剑士用的装备的,可惜,要是那天遇到的魔剑士大人有时间知道你的天赋,说不定会收你做他的学生的。”

     “算了,这种事情也不能强求啊。”索尔耸耸肩膀,笑道,“再说了,严格来说我也懒得四处乱跑,就在这里一步一步重新先把基本的常识都补回来再说,万事都要先打基础嘛。”

     “说的也是。”汉克咧咧嘴,目的地要到了啊。

     “就是这里。”汉克带着小队停在了山顶,这里的地形十分怪异,两条上山的道路通向山顶,另一头却是突兀地出现了一条极大的狭窄裂缝,向着下方延伸出去,一直延伸到幽深的地底。

     “应该就是这里了。”低头就能看见裂缝前方有着大量纷乱的魔狼足迹,想必是袭击他们那天被那个魔法师一路带了过来,想要找汾阳树就只能往下走了。

     “准备火把。”汉克回头吩咐道,几个团员点燃火把,从裂缝入口丢了下去,几根火把卡在向下通道的裂缝中,显现出一条幽深的路径。

     “荧光石。”汉克对着汉娜摆了摆头,汉娜从腰包中掏出了一把细小的绿色石子,嵌在了洞口。

     “好,我先走。”汉克收起了他的血色大斧,换成了一双古铜色的拳套,这么狭窄的地方可没有大斧施展的空间。

     “等下,大叔,这里让我用幻象在前面开路吧,万一还有着剩余的魔狼,说不定就能起到诱敌的作用。”索尔脑后魔纹亮起,一个一模一样的索尔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惜不能拿着火把前行。

     “你的魔力撑得住吗?搞不好路很长啊。”汉克看起来很喜欢这个方案,但是还是想到了其他问题。

     “消耗到一定程度我就会停下来的,至少让我们先开辟一段路程吧!”索尔点头。

     “那就拜托了。”汉克绑好拳套,用短刀的汉娜掩护在他的身后,索尔在中,剩余团员殿后。

     “好,打起精神兄弟们!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