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堡垒城
    漆黑的城市,纷乱的雨夜,独自一人站在穿梭而过的人流中,看着那中央的灰暗扩散开来,吞噬一切,走过的人们面无表情地倒下,城市再度死寂下来。

     又是这里,这个梦自己不是做过了吗?

     能活动?索尔动了动,这里就和现实世界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这究竟是什么梦?为什么能把自己连续两次拉进这里?

     只能四处走走了。索尔躲开倒在地上的人群,走向市中心,那里是他唯一的线索,也只能去那里了。

     “切!”脚下的地板突然崩裂,街道断成了两半,索尔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是自己的梦境结界把自己拉进这个梦来的,但是为什么?前面的路没有足够的力量无法通过,只能止步于此了吗?

     “索尔!”明媚的阳光照进马车,汉娜在摇摇晃晃中撩开马车帘子,把索尔推了起来。

     “怎么了?”索尔看看窗外,已经走出了山村的范围,周围能看到许多的马车也在路上行驶,而他们的目的地,毫无疑问都是那座地平线上的巨大城市——堡垒城。

     “快要到了吗?”索尔活动了一下身体,把刚才的那个梦的问题姑且放下,这里就是人族抵御魔族的最前沿城市吗?哪怕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旧看不到那高高城墙的尽头啊,出了身后的山脉后,这一片平原似乎都被这座城市分割了一样,宽阔的道路上不时走过巡逻的骑兵,还有腿脚麻利的行脚商人在一个一个地探访马车,推销货物。

     “咳咳!”马车外有个陌生的声音咳嗽了两声,还有着铠甲铿锵的声音。

     “难道说我们被巡逻队抽到检查了?”一听声音就能感觉到外面是一队骑士正在骑马伴着苍狼佣兵团的马车队前行,索尔想了想,问汉娜道。

     “不是,一会过城门的时候会被魔法师探查,防止有魔族混进来,但是你的魔纹也会引起反应,既然要低调点就请几个人来帮忙,艾尔德里叔叔把他在这里的城防骑兵朋友请来了,一会他会带着我们从另一头进入检查,隐藏你魔纹的事情,至少不能在公众下暴露啊。”汉娜换了一身便服,橙色的头发扎成了一个小马尾,看起来活力四射。

     “走吧,他们就在外面。”汉娜拉了索尔一把,两人一起爬出马车,一队身着银色铠甲,胸前画着狮鹫盾牌的骑兵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们都带着全覆式头盔,伴着苍狼冒险团的马车队一同前进。

     “你就是汉娜那丫头说的人吧。”最前面的骑士摘下自己的全覆式头盔,露出一张金发带着伤疤却还有着几分文人气质的中年人面庞,两条小金胡有点滑稽地贴在脸上,不像个骑士倒像个小胡子绅士。

     “我叫费罗特,是艾尔德里的朋友。”那人伸出手来,自我介绍到。

     “啊,您好,我是索尔。”索尔握住对方的手,能感觉到对方沉稳的气度和气力,就连一位城防骑士的小队长都这么优秀,堡垒城的实力看来真的是深不可测啊。

     “我们就先走吧,这样正好可以让汉娜和你一起先回到苍狼冒险团在城内的驻地,免得在外面等那么久了,汉娜你不是说顺带还要办点事情吗,那我们就提前出发吧。”费罗特笑道。

     “索尔好像不会骑马啊.....”看着打算从马车跳到旁边骑士团给他们带的马上面的索尔,汉娜赶紧拉住了索尔,阻止他这么跳过去然后哐一声摔在地上。

     “这可不行啊,我先上吧。”汉娜轻盈地一跃,灵活平稳地翻上了马背,然后一把抓住了索尔的手带着马前进的力度轻轻一提,索尔就顺利地坐在了汉娜的后面。

     “恩,这样也行。”费罗特似乎没打算等索尔想想怎么挪到另一匹空着的马背上,眉间掠过一丝莞尔,“不能引人注意是吧,那我们赶快现在全速跑到城门前吧!”

     “!?”索尔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话说回来,汉娜的气质从跨上马背的那一刻似乎变了点啊,幻觉吧,一定是幻觉,驾驶狂热的女性应该不存在于异世界的,没,没错!汉娜肯定不是那种驾驶狂热的女孩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驾!!!”黑色的良马随着主人的一声呼喊猛地振奋起来,索尔只感觉到风冲击着自己的面颊,周围祥和的景色开始飞速后退,身下更是宛若翻江倒海一般颠个不停——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啊!慢点啊!!”索尔头一次感觉到这么惊慌失措,话说回来,自己最不喜欢的不就是过山车这样的东西吗!?这算什么?异世界的马都开挂了吗!?这什么速度啊,有这么强壮的马,还要什么赛车啊?超速了啊,汉娜你超速了啊!!

     “怎么样?是不是就像和风赛跑一样啊?”前排的司机同志根本没注意到后方已经变成纸片脸的乘客,依然沉浸在这欢快的感觉中。

     “慢慢慢慢慢慢唔呜呜呜呜呜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可怜的乘客发出了自己最后的悲鸣,就被这强烈的颠簸整的晕了过去,可怜汉娜依旧以为索尔是在随着风欢呼,马鞭一抽又是骤然一个加速。

     “恩?那就是费罗特队长提过的带着魔纹的孩子吗?”守门的骑士们早就远远看到了飞驰过来的黑马,那个女孩就像队长提过的一样是个天生的骑手,无论是气势还是速度都完全不逊于骑士团中一流的骑手啊,就连队长他们都追不上,只能在后面远远跟着。

     “恩......恩?”突然一位年纪较轻的骑士眼神一凝,“不对!那个孩子是不是又被魔族袭击了,脸色那么差还晕过去了!?那个女孩是载着他来向我们求救的吧!?医疗兵!医疗兵!”

     “咳咳.....”旁边年纪大一点的老骑士咳嗽了两声,这些新兵蛋子自然不清楚,凡是第一次和汉娜那丫头一起骑马的人都会变成那样....但是也没必要阻止他们,看着孩子的可怜模样,医疗兵是必要的,恩,没错,非常必要。

     为什么白天也这么多星星啊......

     这是索尔的第一反应,那些星星中似乎还藏着不少人脸,还有一张自己见过,是汉娜......汉娜!?索尔猛地打了个寒颤,清醒了不少,自己是倒在地上,一些身着白色衣服的医护人员正在给自己喂一些气味清新,有点像薄荷的药物,而汉娜正在一边担心地看着。

     “我记得当年汉克那小子差不多也是这个惨样。”坐在一旁的老骑士咧嘴笑道,“这丫头一上马背简直比魔王手下的弥诺陶洛斯还不要命,根本察觉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索尔,我还以为.....”汉娜愧疚道,能不愧疚吗?好好的灰发帅小伙变成了纸片灰小伙!不知道的还以为索尔又被魔族抓走折腾了!

     “下次.......至少看我一眼,就算我说不出话来,那时候我的表情也应该能告诉汉娜你该减速了......”索尔断断续续地说道,然后白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索尔!!!!”

     “噗哈哈哈哈.....”那位老骑士已经笑岔了气,就差像个孩子一眼翻倒过去了。

     足足又折腾了十五分钟,索尔才从地上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就是眼前还有点金星罢了。

     “那个.....我们该去做那个什么检查了吧。”索尔有气无力道。

     “没事了,这些医护人员就是负责这件事情的魔法师们。”汉娜扶着索尔,防止他再倒下去,“关于魔族可疑性的检查已经结束了,我们可以进城了。”

     “恩....”索尔点点头,算了算了,好歹是检查完了,还行,还行。

     “那我们走吧。”汉娜看着脸色苍白的索尔,心疼的同时有点奇怪,应该不至于啊,索尔不像是会在这些方面被严重影响的人啊,不,这样的人也是存在的,难道索尔他.....?

     正这么想着的汉娜突然感觉到扶着的索尔手臂一僵,一瞬间索尔的眼神变得极度认真,有个不可思议的身影在一群人的跟随下朝着这里来了,他白色的头发挡不住黑色眼睛的刚毅,虽然并不是特别夸张的体型,但是每一步都给人以无比的压迫感,明明没有释放丝毫杀气,但是反而却显露出无尽的危险性,索尔的眼神深深聚焦,这个人很强,那柄腰间规整别着的骑士剑,如果这个人一握住它,自己一瞬间就会被斩杀!!

     “兰斯......叔叔?”汉娜不可思议道,“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听说汉克那边这次出了不小的意外,你们没事真的是太好了。”那个男人说道。

     但是索尔可没空思考为什么在一个普通冒险团的汉娜会和这样一个可怕的男人熟识,但是自己的感觉非常糟糕!仿佛什么都被看透了的感觉,从魔纹到具现化,从穿越到科尔布特的事情!

     “恩.......这位少年还不能走,这里恐怕还有点事情需要你办。”男人面无波澜地开口,平静的话语让索尔周身的每个毛孔都轰然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