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时光倒流之城
    “不要担心了,索尔他没事,恐怕是和他一起的黑王冠冕爆发了什么护主魔法,救了他。”守护者坐在预言水晶球前,很奇怪,无法了解到索尔的详细信息,只能知道“黑王之主仍存于世”这样模糊的信息。

     “这也不是你的责任,只是魔蛇戒指没有和他一起过去,圣剑和具现化的魔法阵都留在这里了.......”青奕看着破损严重的魔蛇戒指,和冰刺猬以及兰斯守护者坐在房间里。

     “相信那孩子吧,或许说敌人要是再敢逼迫他一次,恐怕就无法活着了。”兰斯皱起眉头,“只是万一再次黑化的话.......这种凭运气获取激发的人类禁咒真是麻烦啊,再封印一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果然还得让最后一位七座登场啊.......七座魔法师,我那天赋超绝的妹妹,得去拜托她了。”青奕起身,“我这就去想办法联系她,雪原和艾德的事情就拜托兰斯元帅了。”

     青奕快步走出房间,兰斯看着手下士兵的报告,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了:“本来已经是让各地都防备着这两位了,但是想不到他们真的开始这么做了,果然之前圣战的一切都不是偶然吗,因为勇者索尔的牺牲提前阻止了这些灾难,所以他们的计划也没有暴露。”

     “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就算对方是大陆顶点,这种行为差不多也该终止了。”守护者道。

     “嘛......虽然说万一彻底撕破脸可是会造成内战,好不容易魔潮结束了,这两个麻烦家伙就是不消停啊.......我会给王国殿下写信,‘王国审判团’也是时候来一手了。”

     “我这边也会一直关注索尔那边的动态,冰王你怎么办?白狼爷爷会跟去雪原,对方很可能看到勇者索尔的具现化成功后瞄准当初勇者在雪原留下的灵魂契约阵,目的一般是试图夺取勇者的力量。”

     “我会快去快回......在索尔之前我会给他出这口恶气的!”冰刺猬握紧爪子,已经将艾德和矫正者当成了死人。

     “无论如何,不要打草惊蛇,对方在王国内的势力也有不少,一旦处理不善,又会有着无辜的民众卷进来,要动手的话就彻底抹杀,将七座上的两个位子彻底清理。”兰斯淡淡道,把当初用命换来的和平看成什么了?也该付出代价了。

     “所以说,兰斯元帅到底从国王殿下那里收到了什么信?”守护者擦了一下水晶球,问道。

     “人族内部恶心家伙们浮出水面的消息。”兰斯摸摸胸口,“攘外必先安内啊,但是无辜的民众绝对不能被卷进来,不然我们争取的和平要交给谁呢。”

     这边的堡垒城已经暗流涌动,而那时被恐怖爆炸卷入的索尔也不平静。

     那魔神碎片的力量首先是试图魔化索尔,但是手中的黑王却将它们悉数弹开,第二段力量启动,要毁灭索尔,魔蛇戒指爆发出恐怖的力量试图保护自己,却被折损坠落在地,那恐怖的力量甚至剥夺了索尔感觉到痛的能力,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要被分化为一个个分子,彻底陨灭。

     “.......”面临生死威胁的索尔终于不得不拿出绝招,虽然魔蛇戒指损坏无法取出圣剑,但是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具现化魔法阵并没有成功,只是那个的催化剂,只能这么做了。

     但正当索尔打算最后一搏的时候,黑王冠冕和自己脑后的魔纹突然一齐发光,自己就那么嗖的一声消失了,再度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在天空向下坠落的时候了。

     又来一次?索尔看着西边的火烧云,直接到了黄昏的时刻吗?但是这次是坠落到哪里?

     放眼望去,那是一片辽阔的荒漠,一眼望不到边,担当索尔向着下方看去的时候,他猛然惊呆了。

     这里是他穿越之前的城市,不,严格来说,是他梦境中的那个城市啊!这里是真实存在的吗?!

     “可恶.....”想要降落的索尔却因为紫**神闪电的缘故无法动弹,虽然手中还紧紧握着黑王冠冕,话说回来,自己之前穿越的时候是怎么落地的?

     “不会这么摔死吧.....”索尔看向下方,这次自己可没有再中途昏过去,但就得看着自己这么摔到地上?

     虽然索尔的脑子在疯狂转着,但是落地的速度明显更快,很快就已经和其中一栋大楼平齐了,马上就要砸到地上了!

     “.......!”索尔拼命在空中扭过身子,用冰爆魔纹攻击地面的话,就能落地了!

     然而下一刻索尔就发现不需要了,他正面朝下躺在公园的长椅上,毫发无伤,就连之前还附在身上的魔神魔力都消失无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索尔坐起来,这里就是之前在自己梦里灰蒙蒙的城市,绝对没错,但是似乎时间回退了一些,回到了夕阳的时刻,城市的压抑感也消失了。

     很明显,自己被救了一命,但是是谁救的自己?又是什么力量让这里开始复苏的?这里竟然不是梦境,难道说是黑王冠冕和梦境结界一起让自己的本体进来了吗?

     “叮........”手上荡漾起迷蒙的宝蓝色光芒,梦境结界魔纹的封印解开了,看起来黑化的后遗症是正在被治愈中,现在圣剑封印的梦境结界也能再次使用了。

     “这是梦境的力量,而非幻觉的力量。”

     盯着自己手心的索尔被吓了一大跳,这里还有别人吗?

     “黑王刀刃的持有者,拜托你了,请继续吧......”那并非是哪个方向传来的声音,而是天空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是你救了我吗?”索尔站起身,看着天空。

     “黑王刀刃所吸纳的我的迷途孩子们的力量.....继续的话....有着相同心情的你我...的愿望......都能达成....请将我从这无尽的无力思念中拯救吧.....”天空中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

     “迷途孩子们的力量.....?难道是魔神碎片的力量?”手中的黑王冠冕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当索尔看向它的时候,它却自己微微发热,上面那本来几乎不可见的纹路微微闪亮着,三条光线在上面静静流转着。

     “你还在吗?为什么这里会有着我家乡的模样?”索尔冲着天空问道,可惜并没有任何回应,这把刀能吸纳魔族的力量?所以那时候救了自己,魔蛇戒指掉了啊,啧,先想办法出去吧。

     正想着寻找出口的索尔,突然一瞟,公园门口站着一个人,竟然毫无气息,自己刚才的行为全被对方看到了!

     “什么人!”索尔握紧黑王冠冕,这里还有着第二个人吗?

     “等等!大人,请不要杀我......”对方身形瘦小,裹着一个紫色的大斗篷,摘下了自己的斗篷帽子,露出了自己尖尖的耳朵和粉色的眼眸,紫色的长发在耳旁轻轻飘动着。

     “你是......刚才爆炸时候的。”索尔看到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女孩子,刚才大半夜在山上走的就是她啊,不对啊,她应该在冰刺猬大哥那边啊,还有这模样.......怎么说,虽然汉娜是橙色头发,但是一般人族似乎没有这种造型啊.......?

     “你是魔族!?”索尔手一紧,竟然有着魔族混进来了!和那天操控银月魔狼的魔法师一伙的吗!?

     “不要杀我.......大人,明明找到了的,不能在这里前功尽弃啊...”对方看起来十分害怕,而且感觉不到什么魔力,这真的是魔族?

     “找到什么?还有为什么要这么叫?”看起来她也是被刚才那个声音带进来的?这么想来的话,天空中的那个声音也是魔族?

     “我找了好久.....才找到审判的黑刃,请不要丢下魔族!大人,父亲大人说只有它才能拯救现在的魔族!”那个女孩不敢靠近,但是.....说的不像假话?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觉得?是因为手中的黑王冠冕在发暖吗?

     “........”索尔想了想,要是动手她早就动手了,姑且先打听一下她嘴里那些听不懂的东西是啥好了。

     “大人......”

     “先别这么叫我,我叫索尔,想好好说话的话把你刚才的话解释一下吧。”索尔收起黑王冠冕,也不知道如何离开这里,就先听听她说什么吧。

     堡垒城,艾德驻扎地。

     “似乎没有幸存。”这片营地已经完全被摧毁了,魔神碎片的爆发将这座小山头夷为平地,这下艾德和矫正者将会被彻底与堡垒城隔开,发生了这种危险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

     “费罗特团长....”

     “我知道。”费罗特蹲下身子,脚下的土地都变成了紫色:“关键是魔神碎片若是完全爆炸威力肯定不止这么点,得等第一先遣队确定爆炸的威力才能确认那三枚魔神碎片是否还存在。”

     “在这之前,狮鹫骑士团负责保障牧师的清理工作,堡垒城现在进入戒备状态,一旦任何艾德相关的人物出现立马拉响警报。”费罗特下达了一系列命令,骑马奔向第一先遣队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