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八章 剑阵
        “薛平贵,你在说什么?!”带着对薛平贵满腔的不满,如今他的一句话更是要将这刘正卿气得暴跳如雷。??? ?

         只听咔的一声脆响,刘正卿手中所带的玉扳指瞬既断作了两截,掉落在了地上。

         薛平贵自认如今处境实在不利,自然也不会多动口舌去激怒这脑子本就不好使的刘正卿。

         他笑道,“哎呀,刘大哥你误会小弟了,小弟的意思是我这只要那两本功法,这其余的小弟就不再插手,送与浮屠寺与郡守府,你看可好啊?”

         刘正卿就算脑袋再比不过这薛平贵,可当下是怎么个情况他也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以浮屠寺历来的行径,这可是从不会说跟你讲什么佛理悟道,我要什么东西,问上一声,你若不给,那下一刻便就是动手了。

         果真,那两和尚开口了,“我浮屠寺也只要那一本金刚经与携阳珠便可。”

         黑衫老者闻言一阵怪笑,“呵呵呵,这些东西可不在我身上,你们若是想要,得去问那座马车里抱美人的小家伙去拿。”

         说着,那黑衫老者轻轻侧开了身子,似乎是在说,你们只管去要我不拦你们。

         薛平贵双眼眯成了一条缝,以他现在推测,这浮屠寺那两和尚站了这么久都还没出手,定然是对他们隐瞒了什么,而最关键的可能就是那个老头。

         两个龙象境初期的和尚真能敌得过龙象境后期的高人?

         薛平贵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此时,那一直撩着马车帘子的公子哥,忽而头皮一麻,张口怒骂道,“姓姜的!你干嘛!”

         那姓姜的黑衫古怪老者,轻轻笑道,“呵呵,不干嘛,我只答应了这一路保你不死,可没说要保你那一堆破烂玩意儿的安全,老夫这一路替你清理了整整八拨来路不明的家伙,今天,我不想管了,东西嘛都是身外之物,给人家吧。”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那公子哥气得是暴跳如雷,继而看着那已经缓缓有了动作了几十号人,他咽了口唾沫,猛地一甩帘子钻回了车厢里。

         只听他在里边闷声闷气道,“王图,王贵,你两跟这老不死的学了这么久,也该看看你们的本事了,去把,别弄脏了我的车。”

         薛平贵几人相视一样,神情古怪,继而那两和尚道,“施主既然已经开口,那还望施主说话算话。”

         继而他两又对薛平贵与刘正卿两人道,“你们都听到了,只要不伤那位公子,这位施主就不会出手。”

         薛平贵心中一阵的狐疑,继而看向那一直端坐于马背上的两人。

         只见两人手中均是手持一张普字大戟,若不仔细看去实在没有什么差别,而其身上所披的竟是一身鱼鳞轻甲。

         “啧啧,真是官家子弟?”

         可如今既然这老头都这样说了,只要他不出手,那马车山一共就五个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那这些东西不都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吗?

         “去。”薛平贵轻唤了一声,便是只见那左侧的二十多人刹那间纷纷拔剑,脚步前冲急缓不同,片刻之后,绕过那一副看热闹模样的黑衫老者,这二十多人便是将那一辆马车与那两个骑马的汉子给围在了中间。

         队伍成圆形,动作如出一辙,气势浑然。

         这天星门成名于七十二地煞剑阵,与三十六天罡剑阵,两阵结合的威力曾有人扬言即使天下十大高手他们都敢一战,可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暂且无人能知。你这天星门也就在武汉城称个山中老虎,出了这武汉还有人知道你吗?

         太王宗有诛仙剑阵,九九八十一名天道剑士,据说可以生生不息,剑势如云涛滚滚,只要中枢剑士不死,便可一人不死。

         而此时这二十多人所布剑阵其实是还没成气候的天罡剑阵,这天罡三十六是要三十六柄剑,三十六人的默契配合,这人越多自然就越难,如今这薛平贵还没那本事说带着镇门的剑阵出来打家劫舍,也就是带了波还没完全成型的一些弟子出来,顺带着练习下本事。

         即使是不成气候的剑阵,这阵型一成,剑光凛冽,气势浑然,依然是有震撼人心的场面。

         薛平贵脸上不免有了一丝得意,继而望向那刘正卿所带的二十多号人。

         这一帮子人可都是市井无赖啊,平日跟在刘正卿手下就在这武汉城里咣当,本事自然是无法与自己这天星门的弟子相比。

         刘正卿斜眼对着这薛平贵斜眼冷哼一声,也是一声“去。”

         不跟这家伙争论什么,毕竟这带来的又不是每日习武操练士兵。

         右侧二十多人立马便也是围拢了上去,不插手这天星门的布阵,而是站于一丈之外再围了个大圆,纷纷拔刀,目的是作个照应。

         五十多人,这阵仗可不算小了。

         继而薛平贵高声笑道,“啊,那位公子,我们只是想要你那些珍品孤本,这并不打算伤人,可若是公子你非要躲起来,我们这可也没其他法子了。”

         说完,薛平贵又对那身边的两和尚低声道,“两位高僧,这老头还麻烦你们看着了。”

         两位僧人轻轻点头,“交于贫僧便可。”

         而至始至终,那黑衫老者一直都是带着笑意在远远观望,似乎觉得站着看还不过瘾,走到了颗树干下边一屁股就坐下去。

         薛平贵脸上多了一丝狰狞与狠色,“老子就不信你们这里边还藏了个天下前十的高手,动手!”

         二十多人一起舞剑这是何等的场面?

         刹那间,林间剑风呼啸!

         二十余剑齐舞成声,呜咽不绝于耳。

         即使一直与薛平贵两人互相瞧不起的刘正卿,此时脸色也是有了一些变化,天星门剑阵的威名早已熟知于心,虽未曾有过亲自讨教,但自己也成见过两次,三十六天罡剑阵成攻,七十二地煞为守,整整一百零八人,光是那庞大却又丝毫不乱的阵仗已是让人心神俱震。

         此时即使只是一个不成形的天罡剑阵,竟然也是有了五分的神似,若是这天星门再成一个天罡剑阵,与之相结合,这威力是否倍增呢?

         刘正卿冷哼一声,不再多想,即使你天星门有十座剑阵又如何?你能奈我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