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应敌
        受幽冥洞府中所造成的冲击,青龙溪的水源被震偏了不少,哗哗哗分作好几股水流,正一观里的小弟子忙活完了山上的事儿这又开始忙活着挖渠引水。

         这大雪掩盖的地面藏着不少东西,什么断木残根比比皆是,更麻烦的是那些个山上掉下来的大石头。

         张环因为左手带伤,所以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要说王侯这几日确确实实是瘦下来了不少斤两,但并不是因为这干活减下来的,而是因为他那葫芦前两日那摔,给摔了个一口子出来,丹药丢了不少。

         拿葫芦当命一样看待的王侯,这几天一直愁眉苦脸,就差独自躲屋里哭了。

         好在大师兄丰田刚想了办法用一块破布在那葫芦上边缝了一道,堵住那道口子,这才让王侯稍微有了些心思帮着干活。

         张环此时从山上下来,看着这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心中颇不是滋味,自个这上山快一个月的时间,白吃白喝白练功,受了两次伤,第一次还用掉一颗太极金丹,第二次直接又是成了大爷,什么活都不能干。

         要说自个都这样了,你们这些人给一个脸色看看,那也会好受点,可谁知道这正一观里的人一个个都是那样,对张环关爱有加,别说给他脸色看了,就连偷偷背地里说他两句都没有过。

         张环心中更是难受。

         此时呢,张环也是一直惦记着那老头下山时说的话,仔细想来,那老头也实在没必要骗自己。

         远远瞧见丰田刚那一把老骨头从雪地里站了起来,张环撇了撇嘴,连忙喊了一声。

         “大师兄!”

         丰田刚望了过来,瞅见是张环的在喊,“怎么了小师弟?”

         张环左右张望一阵,确定没什么人注意之后,轻轻地挥了挥手,“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丰田刚倒是麻利地小跑了过来,穿着个灰道袍,背着柄小木剑,完全一个小老头的模样,丝毫没个做大师兄该有的样。

         接着,张环便是将上山看到的和从那老头嘴里听到的都尽数说给了丰田刚听。

         丰田刚听闻之后眉头皱得很深,眼中的神色煞是复杂,继而他回头朝着雪地喊了一声,“雀儿!小桃早上出去,现在回来了没有?”

         只见雪地里冒出一个脏兮兮的脑袋,望着丰田刚大声地回到,“还没呢!我正想跟你说呢,小桃一早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丰田刚抬头望了望天,已是下午三四点的模样。

         这人下山买些缝补衣裳的布料而已,怎会这么久都还没回来呢?

         丰田刚意识到了大事不妙,慌忙拍了拍手,又在自个身上擦了擦,他对张环道,“你现在去找你王师兄,把事儿给他说清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现在下山去找小桃。”

         说罢,丰田刚山羊胡随风而荡,竟是如风一般地向着山下跑去。

         张环看得目瞪口呆,丰田刚少说也是五十多岁,这腿脚倒也利索。

         同样意识到大事不妙的张环开始去找那还在忙活扫雪的王侯了。

         这样的天气,称不上天寒地冻,但在这里干活也绝对不会好受,不少年轻的小道士在雪地里捣鼓这么一阵子,此时都差不多冻僵了手脚。

         王侯刚在半山腰上跟两个弟子把那乱了方向的水流堵住,这会儿下来,便是遇见了来找他的张环。

         “王师兄!”

         张环连忙挥了挥右手。

         王侯瞧见眼神一变,这张环左胳膊受那么重的伤,不在竹楼里安静地躺着,这还一天到处瞎跑,照顾起来比那些顽皮的小徒弟都还让人心烦。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王侯对张环的出现似乎有些不乐意了。

         同时,跟着王侯下山的两个弟子,对着张环恭敬地拱手一拜,“见过师叔。”

         张环点了点头,继而拉着王侯直入正题。

         不仅把那山上怪老头说的话再说了一遍,还把刚才丰田刚下山的事儿又说了一遍。

         王侯闻言,脸色刷地一下就白了。

         “这要是真的,这可如何是好啊。师傅又还没回山,二师兄也消失不见了,大师兄还去了山下,这,这七师弟,也不知道现在缓过神来没。这,这要是要打架,我这怎么跟人打啊。”

         张环眉头同样皱起,起先觉得还没什么,这猛的一下惊醒,若是真有人山上要打架,那这谁去还手啊。

         张环小心地问到,“王师兄是练的武道?”

         王侯丧气道,“天道都要靠师傅亲自传授啊,我只能跟着剑诀练武道。”

         张环又问,“那师兄现在什么境界啊?”

         要说张环跟王侯交手的时候还在刚刚接触的时候,不过一个刚入门的小菜鸟,跟王侯过招自然是觉得他是个高手,虽说现在也是,但好歹靠着太极金丹打通了全身经脉窍穴,直接到了六品境界。

         王侯脸上焦急,“这顶多就比你好上一些。”

         张环哑然,这比自己好上一点,那不就也是六品境界吗?

         “那咱们这山上就没有更能打一点的了?”

         王侯一脸丧气道,“哪有啊,就二师兄手下有两个徒弟到了五品境界。大师兄有一个化神境后期徒弟,就再没了。其他的徒弟,好多年纪都太小,还没开始练呢。”

         说着,后边两个年纪看去已有十七八岁的徒弟,见王侯没提起他们,顿时心中感到一阵的失落,但毕竟,自个确确实实是天赋太差,练天道,到现在都还在纳气境。

         张环嘴角抽搐,搞半天自己这师叔当得倒也不是虚的,实力能排这未来的道教祖庭正一观的前十!

         “王师兄,咱们别说这些了,现在赶紧让人去山下看着,这来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咱们先不管,一切做最坏的打算,若是有人要砸咱们这牌坊,那咱们肯定也不能干看着,该拿棍子的拿棍子,该挑板凳的挑板凳,我想大师兄肯定不会下去就是半天不回来,更详细的咱们等大师兄回来再说。”

         王侯连连点头,“小师弟,你说的对,”继而王侯望向身后的两个徒弟,“你们现在就下山去,看看有什么古怪的人,千万要小心啊,要是被人盯上了,赶紧回来。”

         两人闻言,立马就是朝着山下跑去了。

         继而王侯又看向张环,“那小师弟,现在该怎么办啊?”

         张环望向后山竹林的最深处,“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得再去劝劝卫师兄啊,再怎么也得让他先吃下点东西,不然这真要打起来,没力气那怎么能成。”

         王侯连连点头,眼中绽放出了精光,一副小师弟你真英明的模样,“那小师弟你去吧。”

         随后,两人分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