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金沙门
        南昌城西门处,一辆马车至城内缓缓驶出。?

         张环轻轻撩开马车帘子,打量着城门口的那些守卫官兵,感觉并无异样,继而又放下了手,对坐于身旁的南宫三途问到,“南宫前辈,为何你会认识那白裘?既然他知道我藏在你的院中,又为何不敢直接来找我呢?”

         南宫三途双眼微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他含糊道,“估计是怕了我了。”

         张环哑然一笑,见其不愿说明便也不再多问,毕竟这人是真的在帮自己的大忙。

         张环又问,“南宫前辈这次送我回龙虎山,不妨事儿吗?”

         南宫三途眼睛已经是完全闭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怎么,声音越来越小,“顺便去讨回我那些银子。”

         张环苦笑一声,不再问,也随之闭目养神起来。

         要说武道一途所说的内力,其便就是养出来的,闭目,凝神,聚气,溶于丹田便是内力,内力比之炼化天地灵力要简单太多,一般人要纳满整个丹田最多也不会过五年时间。

         丰田刚在张环下山时口述了一门内功心法,让张环在闲时修炼。

         在之前的多次尝试,张环已经逐渐掌握了心法运生的奥妙,其成效在于心境,越是能做到心如止水的人,其熔纳内力的度便是越快,反之,天生性格脾气暴躁的人,对内力的容纳效果便是越差,所以需要极力地克制,天道的灵力亦是如此,这也就是为什么真正的高手极其不易动怒的原因。

         张环缓缓睁眼,长长呼出了口气,他的心境就是极差的那一类,特别是一想起三天前在那小巷中所生的事,他整个人都会变得烦躁不堪,对于心法的修炼压根没有丝毫的进展。

         虽说自己早已做好了杀人的准备,可真当杀了人之后,他内心所受到的冲击无意是巨大的,曾有一夜都未曾合眼。

         “这是你第一次杀人?”

         张环一惊,慌忙看向那闭眼说话的南宫三途。

         张环皱眉应道,“嗯。”

         “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是在什么时候?”

         张环还是皱眉,这问题问的,他上哪知道去啊,“前辈请说。”

         南宫三途哈哈一笑,“六岁,我六岁便已提刀杀人。”

         张环眉头皱得更深了,“六岁吗?六岁我还在玩泥巴呢。”

         “哈哈哈,当年秦国从巴蜀调军到夷陵,我爹以为是要打仗,就带着我娘跟我往南边跑,这没想到遇上伙逃军,那个小头头看上了我娘的姿色,结果我爹胆子太小看着我娘被侮辱,我就提着我爹砍柴的那把柴刀,从背后把那一个人给捅死了,后来,我爹被他们打死,我娘抱着我跳崖。”

         忽而南宫三途停下了声音,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张环静静等着,心中有些唏嘘。

         “这天下你要说太平,它确实太平,四国这么多年都不打大仗,那些军队里一年就顶多死个几千人,哪像以前,随便打一场都得死个上万人,可你要说不太平,这确实也是不太平,太平不就应该是让天下百姓过上安稳日子吗?可这些当官的可好,踩在百姓的头上拉屎拉尿,根本就不把百姓当人,就说那白裘这每年去抢黄花闺女都能害死上百人,哎。”

         张环心中凄然,这世道可比自己的那个世界差不上多少。

         “南宫前辈对白家有恩情?”

         “当年白玉章的妹妹被山匪抢上山去,那时他还只是个经商的小商人,根本无能为力,是我出手救了下来,他妹妹懂得报恩,一直惦记着我那份恩情,白玉章也同样很给我面子,毕竟如今他能坐上这个位置都是靠的他的那个妹妹而已。”

         张环眼神变化,“既然白灵还在城中,为何前辈不直接去找她...”张环话音一顿,觉得有些不太合适,继而又道,“是我太麻烦前辈了。”

         南宫三途呵呵一笑,“倒不是这么个问题,主要是白灵那小妮子还在城中倒好说,可毕竟那是她的亲侄子,下不去重手,可等过段时日百灵一走,白裘那家伙儿极其记仇,肯定是还要想方设法地找你们正一观出气,我这次陪着你一起出城去正一观,一是找张道陵讨回那些银子,二是让白裘知道,这正一观我一直看着,让他不敢做事做得太过分。”

         张环笑道,“想必前辈不光是对白家有恩,定然还藏有许多惊人本事才让这白裘不敢如此放肆。”

         南宫三途呵呵一笑,“算你小子有点眼力价。”

         ——

         龙虎山,金沙门。

         龙虎殿中,这里与富丽堂皇的金银殿有着截然相反的两种风格,殿内十分宽广,但光线昏暗,全靠四周共计四十九排的烛光照亮,四座神像分别立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神像的头部尽数末入阴暗之中,无法看清,神秘感十足。

         只见一两鬓白的中年男人缓步走至东面的那座神像面前,抽出三支檀香,接火点燃,恭敬拜了三拜。

         鬓白男子气势雄浑,周身气质俱佳,一看就属人中龙凤,

         一青衫中年人在此时至殿外快步走入,与他身边站定后,恭敬抱拳道,“门主,薛长老带着他的几个徒弟偷偷下山了。”

         这鬓白男人正是金沙门的门主陌千海,昨日还是满面春风,可一夜过后却是白了头。

         他闻言后眼神却无变化,淡淡向着神像的顶部望去,阴暗的大殿顶上,仿若是有一双可怖的眼睛正在看着他一样。

         “让他们走吧。”

         那青衫中年人却是眉头一皱,“可是他们偷偷从库房中拿走了一只玉珠锦环,那可是准备进贡给朝廷的东西。”

         陌千海依旧淡然道,“给他们吧。”

         青衫中年人本欲再说上两句,最终还是罢了。

         “那我先告退了。”

         陌千海轻轻点头,青衫中年人退出殿外,继而陌千海负手转身,准备再去拜剩下三尊神像。

         一月前金沙门尚还有三十六位长老,却是半月之内相继有十位长老带着自己的弟子偷偷离山,再也不归。

         于此同时,殿后有一老者杵着一只拐杖,迈着年老的步伐缓缓走出。

         他对那老人恭敬道,“父亲。”

         老者轻轻叹息,似乎就是连杵着拐杖站在那里都觉得非常吃力,“哎,千海啊,都怪爹啊。”

         陌千海眼神并无异样,淡然道,“父亲,不必再说了。”

         老者却是笑道,“要说才能想出办法啊。”

         接着老者又是一阵叹息,“环儿送走了吗?”

         陌千海终于眼神中有了一些变化,“环儿她不肯走。”

         老者闻言大怒,“她不肯走,绑也要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