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宣舟
        崔元士听闻那香儿所说的话,略感诧异,他行走江湖数十年都花了几月的时间这才弄明白为何这云瑶身体为何如此薄弱,而这看似年纪轻轻的姑娘却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阴寒之体这在这百姓之中并不少见,算是一种疾病,极难根除,但少有云瑶这般严重的,身体体温比之一般人都要低上不少,一吹风就是要倒的模样。

         而崔元士之所以一直求着云瑶学习他的独门功法,正是因为他所练的这门功法就是需要这样的阴寒体质,越是严重这就越是练得厉害,而且对这阴寒之体有着很好的抑制效果。

         如今师门被灭,陪着自己的师妹也离开了人士,他也只是想要将这套功法传下去而已。

         但奈何这云瑶无论如何就是不肯学。

         张环并不不知道这事儿,一直就以为是这云瑶身子骨太薄弱,衣服穿少了。

         此时那赵宣闻言楞了一愣,“携阳珠?”

         香儿点了点头,忽而望向他腰间所挂的那一颗不过拇指大小的橙色珠子。

         只见其上有着非常明显的鎏光洋溢表面,十分显眼。

         赵宣皱起眉头,“这携阳珠是我及冠母后送的宝贝,但咱这话既然都说出去了,这也不能不给啊。”

         香儿也跟着皱起眉头,她自小就作为一个替赵宣去死的死士与赵宣一起培养长大,对他的性子自然是了解得透彻,只要是他说出去的话那就没有收回来的时候。

         只见那赵宣,直接取下那腰间的珠子,就一把朝着那云瑶扔了过去,笑道,“接着,这东西可是个宝贝。”

         张环楞了一下,就看着那一颗拴着红线的珠子落在了云瑶的手中,此时云瑶面色惨白,显然是刚才惊吓过度到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

         却是见她接住了珠子又立马狠狠地扔了回去,表情坚决,“不要!”

         虽说用了力,但这力道也确实小得可以,只见得那珠子就这样落在了地上。

         一直在坐在远处闭目念经的两个和尚此时终于是睁开了眼睛,盯住那颗珠子眼睛里是直冒金光,他们此行最大的目的不是那金刚经,而正是这颗珠子,携阳珠具有自动吸纳天地灵气的奇特功效,而且对人的心神有着莫大的辅助作用,都说那修为达到了一定层次之后,这就需要心境的提升,而心境一说,无论是哪个层次,都必须是要剔除杂念才可大成,而这珠子便是有着剔除杂念的逆天功效,修习者若是佩戴此珠那成效是不可计量地倍增。

         浮屠寺主持早已停滞在龙象境后期快有十年时间,一直都没能够有机会突破至天人境,而这携阳珠无疑是对他们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这也就导致一向小心行事的浮屠寺,这次宁可担着风险也要派出两大高手来一趟。

         如此宝贝,却是被那女子一把就给扔了回去。

         而这时,那携阳珠的主人赵宣这是彻底地愣住了,他这一辈子除了那杨文妃可还没第二个人敢这么拒绝他的。

         那香儿脸上一冷,一柄雪白的剑刃缓缓从她的袖口中露了出来,张环察觉到了杀气,身子猛地踏前一步,护在云瑶身前紧握住腰间斩仙刀的刀鞘。

         这一动作崔元士清楚地看在眼里。

         赵宣连忙拦住了香儿,“诶诶,你干嘛?”

         赵宣瞪着这即做死士也是丫鬟的香儿,脸上责怪之意那是明显。

         很快,赵宣又回过脸来,将那地上的携阳珠捡起,对着张环笑道,“啊,哈哈,别误会,我这丫鬟生性如此,一点风吹草动她都要拔刀拔剑的。啧,”继而他看了看手中的携阳珠,有些可惜道,“这可真是宝贝啊,瞧见那边那两和尚没有?他俩不惜冒着死在我手里的危险都要来抢,你们确定不要?”

         云瑶的脸色依然是惨白,但却是坚定无比地说到,“不要!”

         崔元士道士神色有些动容,这云瑶不知道那是什么宝贝,他可是清楚地很,而在同时,他也对这公子哥的身份开始有了猜测,身边有如此多的高手护驾,还将这宝贝随意送人,那这身份肯定不一般。

         张环脑子也不笨,光是看那珠子表面上的那一圈圈如同活物的鎏光,他就知道那不是一般的宝贝。

         本着这不要白不要的准则,张环很快就抽回了握刀的右手,厚着脸皮抱拳道,“啊,我这朋友估计是刚才给那场面给吓傻了,既然公子如此慷慨,那我这若是不收下实在有些太不给面子了。啊,你说是吧。”

         赵宣哑然失笑,起先见这张环处事波澜不惊,见到杀人那都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模样,在这种年纪那是自然是极为罕见,而后来不管怎样他都是不说一句话,这还让赵宣对其产生了一些好感,觉得这人不简单,以后肯定不是一般人,还想着与其交个朋友,这没想到就拿出一件宝贝,这家伙儿立马就露相了。

         赵宣随手一抛,那珠子便是落到了张环的手里,继而他又指着那两和尚笑道,“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两和尚你可得小心点,浮屠寺的,厉害着呢。”

         张环随之望去,皱了皱眉。

         赵宣又问,“你们应该也是往北边走吧,”

         张环点了点头,“往北,出东岳山。”

         赵宣也点了点头,“顺路,若是你们不急着赶路,可以跟着我们一起先去趟浮屠寺,之后再走,这一路上可以少些不必要的麻烦。”

         张环又皱起眉头,回头望向崔元士。

         只见崔元士很随意地撇了一眼那眯眼睡觉的黑衫老者,轻轻点了点头。

         张环这才回道,“反正顺路,若是能少些不必要的麻烦,这当是愿意与这位公子一路。”

         赵宣笑了笑,“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张环抱拳道,“张环。”

         如今张环已不再用张书诚的名字,既然带着张春秋儿子的身份走入江湖,那这就必须得换一个名字,名正言顺地用起了自己的真名。

         赵宣道,“若是张兄弟不嫌弃,我愿意与你交个朋友,啊,鄙人姓宣单名一个舟字。”

         宣舟,用了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