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浩劫(六)
        因为只有在每年的祭祀大会时,诸位太王宗的长老和弟子才会一起到这里祭拜。

         立扬天看着灵堂的左侧楞楞出神,似乎谢当还的声音他也没有听见。那里供奉的并不是太王宗的祖师,一共四块灵牌,上面只有名字。

         除了门内的长老,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

         “师尊?”谢当还又喊了一声。

         “出去再说吧。”立扬天转过身来,大步走出了灵堂。

         虽然立扬天没有再说什么,但谢当还清楚地看到了在他眼里的惆怅。

         谢当还深深地看了一眼立扬天先前望着的灵牌,“安颜。”

         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但他也隐隐感觉到这个名字对他师傅的重要。

         “你身子最近感觉如何?”

         听到这句话,谢当还瞬间如同落入了冰窟中一般。这些日子,他可从未感觉好过。

         “哎。”看着谢当还脸上的变化,立阳天叹了口气,缓缓道,“你这些年进步太快,如今总算遇到了瓶颈,出现些问题也是正常的。”

         谢当还的脸上稍微缓和了一些,他抬头看着立阳天,发现他的脸上比前些日子多添了不少沧桑。也不知,他的心里又有了什么烦心事。

         “修道一途最重要的就是心境,以你以前那般亡命地修炼,能有如今的修为已经是不可思议了。”立阳天看着谢当还,眼中满是慈祥之意。

         “弟子只有一事还不明白。”谢当还终于开口。

         “什么事?”

         “毒龙帮的血阵,从何而来。”

         听见血阵两字,立阳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看着谢当还,眼中变得凝重。

         “当年我太王宗的藏书阁内收藏有不少天下的奇书,其中有一本名叫轮回卷的古老卷轴。我门祖师一共十八代,无人能理解那书中的奥妙。但祖师云阳子看出其中隐藏的莫大威能,便命人奖其锁在藏书阁的一间暗格之中。哎。”立阳天仰天叹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一抹悲凉。

         “当年,便是我一时犯错将其偷出。”

         谢当还脸色一变,虽然他并不懂其中的原由,但他从立阳天的眼神中已经看出,那本书已经改变了他和某些人的一生。

         阵阵清风拂过,两人的须发皆随风而动。

         立阳天又接着道,“我天资愚钝,不及众位师兄弟,对那本轮回卷上的记载一窍不通,便将其随手丢在了屋中,不料被前来寻我的乐正,看到了这本书,而那血阵,便是他从那古卷中领悟出来的。”

         谢当还心中大奇,着轮回卷到底记载着什么?

         立阳天深深凝望着灵堂之中,那个阴暗的角落,口中喃喃,“都是我的错,既然了结的时刻已经来,就让我来了结吧。”

         谢当还越听越糊涂,他完全不懂立阳天在说些什么。

         “师尊。”

         “你二十年的心结尚未打开,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一切随缘吧。”立阳天的声音变得虚无缥缈,一眨眼间,立阳天的身影已经不见。

         “心结吗?我怎么能忘得掉?”谢当还痴痴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他怎么能忘掉?曾经最为疼爱自己的人,就那样消失了。

         他怎么能忘掉!

         谢当还猛地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红光,转瞬即逝。

         他惊道,“谁!”

         “嗯?”灵堂之中传出一声奇怪的声音,似乎被谢当还发现,让他吃惊。

         那块写着安颜两字的灵牌前,赫然站着一个黑影。

         谢当还也同样吃惊,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如同升华一般,所有感官变得比以往敏感数倍,而灵堂中的人也是在那一瞬间发现的。

         谢当还大惊,此人不是太王宗的人。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已经潜入了灵堂,而且是在立阳天刚走不久后,如此诡异的身法,当真可怖。

         “你是什么人?”谢当还厉声质问道。

         “我?”黑影缓缓走出灵堂,身影渐渐清晰,一身红白相间的长袍,赫然是那神秘至极的噬生魔!立阳天口中的乐正!

         他一双沧桑的眼睛,在谢当还身上深深地看了一眼,道,“我只不过是这天地间的一只孤魂野鬼罢了。”

         谢当还毫不知情,他警惕着眼前之人,腰间的镇世仙剑已经发出阵阵蓝光。

         噬生魔发出一声惊叹,看着谢当还腰间的镇世仙剑,道“没想到,立阳天这么快就将镇世传于了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

         谢当还自然不会信他的孤魂野鬼之说。

         “哈哈哈。”伴随一声诡异的狂笑,噬生魔的身体开始变得模糊,竟是化作了一团黑气,向空中飘散而去。

         谢当还心中震撼不已,这是到了什么样的道行才能将身体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哈哈哈。”噬生魔的笑声在空中持续不止,忽然,他那古怪的声音又再次在谢当还的耳边回荡。

         “烟华现世,九幽重生。”

         “烟华现世,九幽重生。”

         “烟华现世,九幽重生。”

         这八个字,不断地在谢当还的耳边回荡,如同钟锣密鼓,一直震荡着他的心神!

         “啊!!!!!”一声猛烈地咆哮,丛林中惊鸟四起。

         谢当还无力地跪在了地上,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

         “这八个字,到底什么意思?”

         没有人告诉他,可能也只有噬生魔才知道这八个字的意义。

         他缓缓站了起来,走进灵堂,看着桌上供奉的列位祖师,他心中翻涌不止。

         “云阳子,青云子...”其无是威震天下的大能者。

         他眼中透出迷茫,“我到底该怎么做?”

         “你此时心中想的是什么?”

         “我想的什么?我不知道。谁?你又是谁?”

         忽闻灵堂之外又传来一声陌生的声音,谢当还却在半响之后才反应过来。

         他慌乱地回头,只见来人身着一件黑色镶金边的长袍,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觉。

         “我是万花谷段梦秋。”

         一听断梦秋三字,荣铁全身一震,惊道,“你是万花谷谷主段梦秋?”

         “不错,”段梦秋道,“此刻天下即将大难,我万花谷亦有不可推卸的义务,我是来助你太王宗的。”

         断梦秋全身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给谢当还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那你为何会在这里。”谢当还现在只感觉身心疲惫不堪。

         看着谢当还的变化,段梦秋眉头微皱,缓缓才道,“我万花谷在西北面,来你太王宗自然要经过你们的后山,方才我感觉到此处有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所有我才过来看看。”

         “确实有一神秘人来过。”谢当还不用想也知道段梦秋察觉到的人是谁。

         “但我现在只看到了你。”

         “他已经走了。”

         “你心中心结不解,只怕你的修为遍也会止步于此。”

         “我知道。”谢当还双眼便地黯淡,他又何尝不知道呢。可这到底要怎么才能解?

         “你可有心爱的人?”

         谢当还全身又是一震,他下意识地摸了怀中那只被包裹起来的发簪。

         “没有。”

         看着谢当还的动作,段梦秋的眉头又皱了一下。

         “你可曾担心过,你挚爱的人会有一天离你而去?”

         谢当还低着头,久久没有回答。

         段梦秋的眉头越皱越深,直至谢当还的都突然抬起,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可怖的双眼!

         “你!你这根本就不是心结!”段梦秋直指谢当还,话中已带了一丝怒气。

         “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竟能将阴煞之气困于你的内心!”

         忽然间,谢当还又感全身重负在顷刻间消失不见,他缓缓站了起来,加之听到向前段梦秋的话。他此时更加疑惑震惊,“那是什么?”

         段梦秋看着又发生转变的谢当还,他放下指着谢当还的手,眉头皱得更深了。

         “阴煞之气乃是存在天地间的...”

         “我听过。”谢当还突然的打断让段梦秋一愣,看着如同迷途的小孩一般的谢当还,片刻后才叹息道,“若是一般人长期处在阴煞之气密集的地方,他的身体和身心会一点点被其吞噬化为妖物。但你这种至幼在太王宗长大的人,体内竟然会有这至邪之气。”

         听着段梦秋的话,谢当还使劲地回忆。

         “为什么?为什么它会在我体内?难道是!”忽然,谢当还猛地抬头,他终于想起,那双眼睛,单余伯那双血红的眼睛!

         “天下只有一人曾经能够驾驭这种东西。”

         “白牢。但我并没有见过他。”恍然醒悟的谢当还却没有失去理智,他清晰地明白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个东西有多么大的威胁。

         他问道,“有办法将它弄出来吗?”

         段梦秋沉默,摇了摇头。

         “那我会怎样?”

         “若是它侵入你的内心,我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

         “呵呵。”一声悲凉的笑声,“你万花谷不是精通天下奇门妙法吗?既然你能看出所有人都看不出的东西,为何却没有一点办法。”

         段梦秋深深地看着谢当还,他脸上的冰冷让他全身感觉不适。

         “你也不必这样,待这次大战之后,我会帮你的。”

         “帮?怎么帮?”

         “化生寺有佛教至宝甘霖仙露,用它定能将其稳住,只要稍待时日,我定能有办法..”

         “够了。”

         段梦秋又是一愣,谢当还性情的变化着实他吃了一惊。

         “你...”

         “我会找到方法的。”说完,谢当还夺门而出,也不顾这天下赫赫有名的万花谷谷主。

         “哎,可惜,可惜,可惜。”看着逐渐远去的谢当还,段梦秋连说了三声可惜。

         太王宗宗王殿

         此时的太王宗可谓是这几十年来最热闹的一天。

         仅一天之间,已有八大门派的门主带着弟子登门拜访。一时间,太王宗的弟子也忙碌了起来。

         而到访的原因,便是那南方发生的巨变。

         此时一名太王宗的弟子快速跑进宗王殿。

         “禀报掌门,杨柳门门主暮瑾琦到了。”

         殿中的客椅上已经坐满了八大门派的门主,其中万花谷谷主段梦秋,天机阁阁主歆霖都已在座上。

         现在再来一个杨柳门,已是有九大门派来访。

         “快快迎进来,陈明你快通知几个弟子再去拿几张大椅过来。”

         “是。”立阳天吩咐过后,那叫陈明的弟子跟着向前那名弟子一齐快步跑了出去。

         “立掌门,现在也该说说正事了吧。”此时一个样貌颇为瘦弱的老头开口了。

         “不必着急,还有一人,很快就到了。”

         众人不解,显然他们并不知道立阳天所说的人到底是谁。

         但段梦秋和歆霖相视一笑,似乎已经猜到是谁。

         “禀报掌门,天相城于浩然到了。”

         “快快有请。”立阳天一直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下。等的人终于到了。

         “不必请了,老夫已经到了。”忽然大殿之外传来一声豪迈的声音。

         只见于浩然微胖的身影已经站在了大殿之外,而在他身后,还有几位女子,正是杨柳门的一干人等。

         于浩然大步走进大殿,在大殿中环顾一圈,心中也是吃了一惊,道,“南海出事之后,老夫立马就赶来太王宗,没想到竟然还比诸位慢了一步,真的是老了啊。”

         “哈哈,于将军说笑了,快快请坐。”立阳天哈哈一笑,此时门外弟子正好将大椅抬了进来。

         “还坐什么坐!”却不料于浩然脸上的表情忽变,语气更重,怒眉一横,竟是丝毫不给在座的众位掌门面子。

         但此时在坐的八人都是大眼瞪小眼,却没有一人敢作声。就连段梦秋和歆霖都是微皱眉头看着他。

         “咳咳,于将军的脾气各位也都知道,也不要见怪。”立阳天并没有发怒,反而安抚到在座的人,给足了这于浩然面子。

         “哼,如今这天下大难,哪还有时间说这客套之话!”于浩然并不领情,“那些行尸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大大超过他们生前身体里的潜力。真不知等他们到了这太王宗,你们可还有抵挡的余力!”

         于浩然大步上前,走在众人的面前。怒气横冲地抬起手,道,“那可是二十万啊!二十万南海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