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异能觉醒
    冲进人群的尖刺饿狼眨眼间造成了十多人死伤,孟哲的处境也不好过,接下来即将被一头刺狼扑倒在地,这一瞬间所能希望的就是手中石斧可以准确砍中它的脑袋,先给它来上一下,倒地后尽可能不被它咬到喉咙……

     再然后,是生是死也就不知道了。

     扑哧!

     却有一道身影急窜过来,手中长矛狠狠刺入这头刺狼的肚腹,刺狼嗷呜一声,还没落地便拼命拧动身体,把矛尖挣脱出来,却随着惯性翻滚在地,掀起了一片尘土。

     韩兵!

     幸亏之前给他强化了长矛,否则这一下也救不了孟哲。

     孟哲顾不上看他,立即扑过去,趁着刺狼还没有爬起来,无比沉重的一斧子劈中它的脑袋。

     噗通!

     刺狼趴到地上失去了反抗,孟哲手里的石斧却是立即解体,仅凭布条捆扎的石块不晓得飞去了哪里。

     粗糙的石斧,未经符文强化,就是这般不堪,孟哲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但胜在,怎么着都比自己的拳头强得多。

     “兄弟,咱们完蛋了。”

     韩兵刚才的强力刺杀有如神助,可说是无比精准,但还是一脸的哭丧,因为明摆着必死之局,区别只是早几秒晚几秒而已。

     孟哲无话可说,转身从另一头狼尸里抽出自己的长矛,只能怪,咱们这些地球天选者实在太弱,简直不堪一击。

     为什么会这样?

     孟哲想不明白,自己只是个有点野外生存经验的大学生,竟然能成为地球天选者中的最强者。

     若能选择,宁可让自己成为最弱的,夹在一群来自地球的特种战士之中,好歹的,最起码能熬过降临蛮荒的起始阶段,不至于第一天晚上便丧身狼口……

     想这些都没用,正准备继续血拼,却不想,陆续冲来的刺狼突然间产生了混乱,它们骤然地改变方向,没头没脑毫无规律地开始了到处乱窜,像是一只只无头苍蝇。

     它们到处乱跑,就算撞倒了某个人,那也顾不上撕咬,一掉头,又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似乎完全丧失了方向感。

     发生了什么?

     包括孟哲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除了已经受伤的人还在地上嗷嗷惨叫,身体完好的天选者全都是目瞪口呆,全然不晓得这是何种原因。

     短短几秒,这些刺狼便四散开来,没头没脑地窜入了黑暗,像是看到了最为可怕的东西,必须第一时间夹着尾巴狂奔逃命。

     到底发生了何种奇迹?

     孟哲本以为是脑中的紫晶石片再一次展示了它的神奇,在最为危机的关头拯救了自己,可细细感觉,它在脑海中全无反应,毫无动静,不像是做过了任何事情。

     “啊……啊……啊……”

     渐渐的,幸存的天选者们也就猜到了原因,这时候,除了伤员的惨呼,其他人都已经停止了喊叫,只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抱着脑袋蹲在地上,还在啊啊啊啊拖着长音拼命尖叫。

     很显然,她已经吓破了胆,甚至都吓得小便失禁了,除了尖叫,完全丧失了其他意识。

     问题恰恰就出在她的尖叫声中,孟哲等人越发觉得尖叫声极其刺耳,耳膜开始了微微刺痛,明摆着,她的尖叫声很不正常。

     孟哲立即想到了,曾经看过一个电影,主人公面临杀人恶犬的袭击,却因为麦克风贴近音箱所产生的刺耳啸叫,让那头恶犬无法忍受,顿时间掉头逃窜。

     动物的听觉系统与人类区别很大,人类可以承受的一些噪音,对于听觉灵敏的兽类来说,很可能属于完全无法承受的超强刺激,刚才那些刺狼,肯定是因为这个女生的尖叫,导致了意识混乱,最终选择了四处逃窜。

     而这时,她的尖叫声越演愈烈,使得孟哲等人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夏斐然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冲过去把她扑倒在地,用力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又是连续呼唤她的名字,这才把众人的耳膜拯救了下来。

     毫无疑问,这不是正常的尖叫,应该是她的特异功能吗?

     孟哲走过去,蹲下来与夏斐然四目对视,不需要言语,也就明白,两个人想到一起了:这个胆小如鼠的女生,竟然被吓得觉醒了某种声波异能。

     肯定是这样,唯有这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懂了,每一个天选者都不是废物,在各自的星球上都应是最为特殊的,只不过我们自己并不知道。”

     夏斐然神情激动地挥舞着小手,对大家喊道:“几十亿地球人,为什么偏偏选中了咱们?只能说,咱们都是最特殊的人,天生具备某种潜能,只不过都没有激发出来!我们并不弱,我们只是还没有学会如何变强!”

     “或许不只是这样……”

     孟哲站起来,拎着长矛走到韩兵身边,对他说:“给根烟吧,我想抽几口。”

     韩兵苦笑:“最后一根,天黑前抽完了。”

     “你是有特异功能的人,赶紧觉醒,给哥们变出来两条大中华!”

     劫后余生,孟哲也不晓得这个玩笑好不好笑。

     不管好不好笑,环顾四周,却是谁都笑不出来,前前后后也就一分钟,这就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处屠宰场。

     一眼望去,至少十个人惨死当场,还有几个开膛破肚,肠子流淌一地,现在还没死,那也是明显的活不成了。

     “救我,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他们只能瘫倒在地,伸着手求助他人。

     孟哲走过去,俯视着他们,大声吼道:“这不是地球,没有医院,没有救护车,现在谁都救不了你们,只能是你们自己拯救自己!你们都是天选者,每个人都有着上天赋予的特殊潜能,想活,就要像她那样,立即把你们的特殊能力激发出来,要知道,你们都是天选者,都应该成就非凡,都应该踏上修炼之路,不该被几头狼崽子就这么……你们……”

     孟哲实在是说不下去了,自己同样也是个普通人,自己同样没有经历过多少血腥,看着他们血肉模糊的样子,不只是想要呕吐,心里面也是又气又痛,一时间难以呼吸。

     人非草木,所谓的铁石心肠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亲眼目睹自己的同胞如此凄惨,任何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你们都是天选者,争气一些好不好,不应该如此可悲的死去……

     可他们,还是一个个咽了气,即便脑科医生韩树杰竭力抢救,也没能救活他们,几个重伤的,都没能撑到天亮,竟没有一人能够及时觉醒他们的特殊能力。

     天亮后清点人数,原本的一百人,完好无伤的还剩下七十多,还有几个不同程度的伤员。在这蛮荒之地,没有任何药物,只说伤口感染,他们的死亡也都是为期不远。

     刺狼很可能是食腐动物,它们的牙齿虽没有剧毒,那也是满嘴细菌,不可能干净。

     再看其他位置的传送点,纳罕一族的十个巨人却都是干干净净完好无损,他们这一夜过得相当平静,躺在地上摆出各种姿势呼呼大睡,尖刺饿狼之类的低等野兽根本不敢来袭击他们的营地。

     镜头继续拉远,摩扎营地的摩克刹,更是一个人悠闲至极,几十头刺狼或近或近的围聚周遭,摩克刹背着手慢悠悠到处散步,走到哪头刺狼的跟前,它就会趴到地上,呜呜呜呜地表示着乖巧与臣服。

     还有一些个体实力相当强悍的种族选手,他们的营地就算遭受了野兽袭击,那也是毫发未伤,反倒像狩猎归来,守着一具具猎物的尸体嬉笑欢闹地上演着一幕幕篝火宴会。

     当然了,像地球阵营这般凄惨的也不是一家,有一处营地更为不堪,昨天有几百号人被传送过来,人数越多,证明他们的个体实力越发羸弱,一夜过后,人数损失了一大半,那真是遍地血肉,惨不忍睹。

     但不管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每个种族的天选者都是原地未动,并没有远离最初的传送地点,即便还没有得到明确答案,他们也都有或明或暗的直觉:要在原地耐心等待,不可以到处乱走。

     是的,天选者都是外来者,对这片蛮荒大地毫无了解,所有人都不晓得,接下来该往哪走,更不晓得怎样踏上所谓的修炼之路。

     现在能做的,只能是耐心等待……

     一直等到,天边的三个太阳懒洋洋地从各自位置冒出头来,骤然间,一股无形波动从大陆深处席卷各地,所有的还活着的天选者,都被这股无形波动冲击得愣在当场。

     无形波动来得快,去得更快,几秒后,所有人的脑海中都多出了一些信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句是:寻找祭坛,接受传承。

     “寻找祭坛,接受传承!”

     地球传送点,夏斐然第一个开口,问大家:“你们接收到了吗?”

     孟哲点头,抬手一指:“往那边走,对吗?”

     “对!”

     很多人一起点头,刚刚接收的信息显然是完全相同的。

     “可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座祭坛,你们知道吗?”

     韩大夫则道:“到底是每个种族各有一座传承祭坛,还是说,祭坛只有一座,我们必须与其他种族惨烈争夺,才有资格登上祭坛接受传承?”

     大家一起摇头,显然都不知道确切的答案。

     “你说的这两种可能,有可能都不对。”

     孟哲语气凝重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认为,不可能每个种族都有祭坛,也不可能只有一座。祭坛的数量一定不少,分布于蛮荒大地的各个位置,而我们,则要与其他一个,甚至几个种族争夺其中一座祭坛的控制权,竞争与厮杀在所难免。”

     “什么呀,还得厮杀?”

     一个柔弱妹子还未从昨夜的惊吓中恢复过来,一听到厮杀二字,又成了娇躯乱颤面无血色。

     孟哲不希望吓到她,摊手耸肩:“我也不希望是这样,但愿是我猜错了。”

     某个线条粗大的家伙却不晓得体贴妹子,立即追问:“那如果,我们遭遇了某个强力种族,会不会被他们消灭得一个不剩?”

     废话,要是运气不好,当然会是这样!

     孟哲心里是这么想的,但面对这种问题,只能由夏斐然这位精神女神来鼓舞士气了。

     两人目光一对,夏斐然心领神会,立即对大家说:“我说过,咱们并不弱,只是还没有觉醒自己的力量,接下来,在寻找祭坛的路途中,咱们必须想方设法地强大自己。我相信,咱们地球天选者一定会是最优秀最出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