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初次战斗
    “又来了两头?”

     听到别人的惊呼,小厨师李晨浩握着菜刀傻傻地看着堆在脚边的十几根黑竹,小声嘟囔着:“这怎么办,咱们的木矛还没做好呢。”

     孟哲一拍他的肩膀:“没事,我帮你们争取时间,赶紧的。”

     然后便递给韩兵一个眼色,无声询问:怎么样,有胆子跟我过去吗?

     “哈哈!”

     韩兵仰天一笑,手中木矛呼呼舞了个花,表达着自己的豪情万丈……在夏斐然面前,不敢也得敢,身为男人,就必须英勇无畏。

     两个人拎着木矛朝那边走去,其他人急忙让路,毕竟只有他俩持有武器。

     夏斐然胆量不小,竟然也跟了过去,脑科医生‘韩树杰’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刚才没怎么开口讲话,这时候便是小声提醒:“斐然,别过去,危险。”

     夏斐然脚下不停,神态平静,但目光傲然:“我也是天选者。”

     同为天选者,别人敢,我为什么不敢!

     韩树杰摇了摇头,只能跟了上去,也算是勇气可嘉;而那位公子哥赵俊义早已经缩到了人群之中,躲躲闪闪的想要以别人的身体当做掩护:狼来了,别吃我,要吃就吃那两个拎着棍子的蠢货……

     孟哲和韩兵走到了队伍的最前端,各自持矛,正面迎对那两头踱步而来刺狼。

     “狼崽子,来吧,爷爷刺你个对穿!”

     韩兵微微弓背,两米多长的木矛直冲前方,尽管一脸凶悍,还是看得出来他相当紧张。

     孟哲也很紧张,但表面上要比韩兵沉稳一些,是因为思想上存在着一种自信,也可以理解为迷信:脑袋里的紫晶石片不会让我就这么死掉吧,最起码不至于葬身狼吻。

     谁知道呢,反正是一种心理支撑。

     “别怕,就只有两头狼而已,咱们却有一百个人!”

     夏斐然站在最前排给众人打气,作为未曾修炼的女人,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最起码她有勇气直接面对。

     “可它们并不是狼啊。”

     还是有胆小如鼠的女孩子畏缩在人群中小声嘀咕:“一看就知道,它们比地球上的野狼凶猛多了。”

     唉!

     夏斐然心中叹息:真不明白,你们这样的为什么也能被选为天选者,随便一个特种兵都比你们强了百倍千倍吧。

     奇怪的是,来自地球的一百个天选者,看起来都是些最最普通的人,几乎没什么战斗力可言,除了孟哲和韩兵,其他人似乎都没有与刺狼正面搏斗的勇气。

     “啊!”

     好吧,还是有人爆发了勇气,扯开嗓门开始大吼大叫,企图以喊叫声把刺狼吓跑。

     “啊!啊!”

     “滚尼妈的,滚开!”

     很多人害怕到一定程度,顺其自然地加入到喊叫的队伍,这属于生物的本能,面对危险时,以大喊大叫吓唬敌人,同时给自己壮胆。

     还是有点效果的,几十人聚合而起的巨大声浪,使得两头刺狼稍稍停顿了脚步,但也仅仅是一两秒,紧接着,它们又缓缓地逼近过来,只是稍显得有点谨慎了而已。

     对于孟哲和韩兵手里的木矛,它们表现出了明显的警惕,说明削尖的木头还是有可能对它们构成伤害的。

     两个畜生有些灵智,竟晓得围着众人缓缓绕圈,试图找到防御上最为薄弱的位置。

     当然了,它们压根不打算突破进来,只是想随便拖走两个猎物,毕竟这不是闯阵游戏,在它们眼里,这些猎物吃起来应该是毫无区别,随便捞一个就行。

     野兽的本能,最喜欢老弱病残,直接物色最容易猎杀的食物。

     比起它们,孟哲和韩兵的灵活性肯定是远远不如,只凭两根木矛,不可能保护好近百位同伴,况且孟哲根本没想过保护谁,自己的生存才是第一位的。最起码已经做到了,让那两头刺狼知道了:离我远点,我是所有猎物中最不好惹的。

     两头刺狼一左一右的寻找机会,韩兵也不傻,不可能被它们分开,而是很小声对孟哲说:“咱俩对付一头,另一头不管了。”

     孟哲回给他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另一头爱咬谁咬谁去吧,咱们能力有限,合力对付一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都是天选者,又不是他们花钱聘请的保镖……

     “啊!”

     几秒后便响起了惊呼声,绕到另一面的刺狼已经发起了攻击,不晓得咬到了谁,紧接着就是无比凄厉的惨叫。

     这边的刺狼左绕右绕,总是被两根木矛抵挡在外,它看过来的眼神凶狠冷酷,同时还透着一点点人性化的光彩,像是挺不乐意:干什么老防着我,为什么不管另一边的那头?

     哧哧……

     它呲着匕首一般的獠牙,以最为凶残的姿态威胁孟哲二人,却没有任何效果;

     而另一边,惨叫声越来越远,明显有一个不幸的天选者已经被刺狼拖走了。

     同伴已经得手了,这头刺狼难免会有些焦急,这才知道,猎物并不是原本所想的那么容易对付。

     “杀了它!”

     孟哲低声对韩兵说:“决不能让它全身而退,否则会招来更多。”

     野兽一样懂得谨慎,懂得退缩,若是被它们认定了猎物的软弱,那就会变本加厉,成群结队的前来猎食,必须干掉一个,让它们晓得害怕。

     韩兵无声点头,紧握木矛也是下定了杀心。

     呼!

     刺狼再一次试探着绕过韩兵,试图扑击人群外围的某个目标,惊呼四起,手无寸铁的他们只知道躲闪,即便有人扔出了石块,对于刺狼那也构不成任何威胁。

     但这一次,韩兵的反应故意慢了半拍,露出空档,让刺狼靠近了人群。这家伙下口极快,咔哧一口,便咬住了眼前到处乱晃的一条人腿,乱糟糟的,也不晓得到底是谁的腿。

     惨叫声中,韩兵冲前几步,朝刺狼的肚子捅了过去。

     刺狼松开人腿,灵活闪避,顺势又把另一个可怜人扑倒在地,咔哧一口咬住他的脑袋,这一次连惨叫声都没有,恐怖无匹的咬合力直接就把人类的脑壳咬碎开来。

     血花飞溅之中,它却没有看到,刚刚还在外围晃悠的孟哲竟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扑哧一下,媲美钢铁的长矛刺入它的脊背。

     它太贪了,低估了猎物的反抗能力,更没想到,荒原上随处可见的黑竹竟可以穿透自己的身体,坚韧的表皮和肌肉并没有形成该有的阻挡。

     它不懂,孟哲手里的长矛已经不是木头了,穿刺力等同于钢铁之矛。

     刺狼嗷呜一声就要逃窜,因为孟哲的长矛还没把它完全穿透,全力挣脱之下,还是有可能逃掉的,却不想,当过兵的韩兵最擅长与战友配合,抓住机会,一矛捅过来,木头矛尖穿透力纵然有限,却把它的挣脱动作抵消掉了。

     它没能逃脱,便被孟哲使足力气,把它身体穿透,扑哧一下,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呜呜呜呜……

     在它的嚎叫中,韩兵又是一矛,相当准确地捅进它的嘴巴,大吼一声,猛地发力,大半截木矛刺进它的喉咙,深深透入肚腹之中。

     贯穿身体的十字型穿透,两根长矛足以了结它的性命,挣扎了几下,也就没有了动静。

     搞定了!

     孟哲心脏狂跳,短短几秒钟就是额头冒汗,全力搏杀所造成的体能消耗,那可比搬一车砖严重多了。

     关键是毫无经验,第一次与野兽拼命,不紧张才怪呢。

     “哈哈哈……”

     两位持矛勇士相互对视,然后便是骤然放松下来无法控制的大笑。

     从未经历过这种危险的人,永远体会不到这是怎样的一种情绪,怎样的一种血液沸腾。

     他俩在笑,却有人抱着小腿嗷嗷惨叫,刚才被刺狼咬住小腿,可怕至极的咬合力不仅仅了撕裂肌肉,腿骨也被咬断了。

     还有一个脑袋碎裂,当场毙命的,另有一个被刺狼拖走,早就不见了踪影的可怜鬼。

     两死一伤,这才干掉了一头刺狼。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有人无法接受这种现实,失控喊叫:“我们不都是天选者嘛,上天选中的幸运儿,为什么刚到这里,就有好几个人死掉了?”

     生活在都市里的普通人,杀猪宰牛都没有见过几次,这样的死亡场景并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

     孟哲顾不上搭理他们,更没有那份闲情逸致安抚他们,赶紧对韩兵说:“刀子,刀子,赶紧的剥皮割肉,接下来这就是咱们食物了。”

     其实,这才是孟哲下定决心干掉刺狼的真正用意,荒野求生,食物和饮水才是最关键的。人是铁饭是钢,饿极了渴极了虚弱到一定程度,就算手里有一把突击步枪你都端不起来。

     这已经不是地球了,并不是让你来度假休闲的旅游胜地,更不可能打个电话叫来外卖,没人会屁颠屁颠地把食物送到眼前。

     地球,回不去了,接下来的每一天都要像原始人那样获取食物,才能有足够的体力生存下去。

     作为一个生存狂人,孟哲的危机意识比谁都强,更何况今天上午十点多才起床,早饭午饭都没吃,只啃了半截黄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