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山谷
    这一觉睡得相当安稳,并没有任何的突发情况,尽管只睡了四个多小时,醒来后,孟哲还是觉得神清气爽状态极佳。

     毫无疑问,这是气血符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十几斤狼肉这就消化得差不多了,营养成分转化为强盛气血,已经开始滋养全身,尽管它比较缓慢。

     下半夜轮到孟哲带人守夜,韩兵那队人熬到现在确实特别辛苦,刚一坐下,他们就东歪西倒地打起了呼噜。

     庇护所内空间有限,容不得所有人躺着睡觉,再就是土石冰凉,躺着睡也容易生病。

     身体的其他方面虽没有明显改变,孟哲却发现,自己的夜视能力有了显著提升,昨天夜里视觉范围仅仅是一百多米,现在竟可以看清楚山脚下体积较大的东西了。

     野兽一般的夜视能力。

     没过多久,孟哲就看到了,山脚下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些生物,虽不清晰,但也能判断出应该是刺狼狼群,少说也有三十头。

     比昨晚都多!

     孟哲正打算高声示警,最起码要把尖嗓门的小媛媛叫过来,但紧接着就发现,狼群并没有爬山夜袭的迹象,似乎,它们只是在靠近山边的荒野上来回溜达。

     又过了一会儿,便足以确定,狼群肯定闻到了人类的气味,知道咱们就在山坡上,可它们愣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仿佛有一道天然屏障挡住了它们。

     野兽的领地意识!肯定是这个原因。

     孟哲并没有因此而惊喜,因为这意味着,这片山区里肯定生存着比狼群更为强悍更为可怕的生物,才能让几十头刺狼徘徊在界限之外,不敢有丝毫逾越。

     有了小媛的声波异能,狼群已变得不再可怕,反倒是未知的强悍生物更令人担忧,不晓得小媛的尖叫能不能对其奏效。

     孟哲并没把这种猜测告诉别人,甚至连韩兵和夏斐然都没说,这一帮天选者好不容易鼓起了一点士气,再吓唬他们,估计会赖在这里不走了。

     其实说不说都一样,不管前方有何种危险,咱们也只能笔直的一条线往前走,祭坛的方向就在这条线上,但具体位置并不知道,不管是错过了,还是绕过了,若是丧失了获得传承的机会,天赋再好也是死路一条。

     刚才的几小时,吸灵符再次蓄满了灵气,但这是第三次蓄能了,用过之后也就会彻底废掉,孟哲拿出骨片,再次镌刻了一枚吸灵符。

     吸灵符虽好,但一定范围内不可以存在多个吸灵符,那样的话,灵符和灵符之间就会争抢灵气,互相干扰,充能效果比单一灵符强不到哪去。

     一个池子,只能养一条鱼,这是低阶吸灵符的缺点。

     蛮荒大地的黎明寂静得吓人,狼嚎兽吼都停歇了,说真的,寂静得都有些吓人。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突然,孟哲身后砰的一声巨响,骤然打破了这种寂静,还把他吓了一跳。

     这声音像是尺寸不小的气球被扎破了,孟哲猛地转头,便看到某个家伙躺在地上,他倒是睡得四仰八叉,却把身边的几个人震得头晕目眩,即便被惊醒了,一时间都爬不起来。

     “干死你,干死你!”

     那个家伙还在说梦话,含糊不清地叫嚷着:“敢咬我,老子弄不死你!”

     孟哲只愣了几秒,便豁然明了,好嘛,这哥们竟然在噩梦中觉醒了天赋,刚才那一下像是气体爆炸,应该是某种空气异能吧。

     是的,若在地球,打死他们都无法觉醒,可来了蛮荒大地,天地间充沛的灵气,以及无形无影但绝对存在的法则力量,这些上天的宠儿想要觉醒天赋,就是会这般容易。

     对此,孟哲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因为自己所领会的符文知识,远比这些基本常识博大精深得太多太多了。

     “怎么了,怎么了?”

     好多人都被刚才那一声吓醒,孟哲大声说道:“没事,继续睡觉,还有一小时才会天亮。”

     夏斐然也被惊醒了,走过来小声问道:“发生了什么,刚刚我听到好大一声震响,不可能是我的错觉吧?”

     “又有人觉醒了天赋。”

     孟哲朝那边努努嘴:“让他继续睡吧,天亮了再说。”

     接下来又道:“我比较好奇,你的天赋能力是什么,什么时候才可以觉醒?”

     “我也着急呢。”

     夏斐然轻声叹道:“我知道,祭坛之争只能依靠咱们自身的能力,觉醒者当然是越多越好。”

     “着急倒是不必,我相信,你的资质肯定是最好的,你的天赋也肯定是最强的。”

     孟哲缓缓说道:“绝不是安慰你,刨除懒惰、消极、不求上进等心态因素,同等环境同等条件下,越难觉醒的天赋能力,意味着天赋越好。”

     “是这样吗?”

     夏斐然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借你吉言,那我就最后一个觉醒好了。”

     孟哲笑着摇头,心里面自然泛起了一个念头:若不是来到了蛮荒大地,我这样的小人物,根本没机会和你这样的大明星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吧……

     天亮后继续赶路,团队成员士气更旺,因为知道了队伍里又多了一个觉醒者,睡觉时一个屁崩飞了好几个人。

     当然了,天赋觉醒只是最为基本的第一步,如何才能在战斗中更好的利用自身能力,这需要他们每个人自己琢磨,自己去想,队伍里没什么修炼大师,谁都没办法指点他们,孟哲拥有的也只是符文知识,除了各体系之间所共通的基础概念,再多的话也就没法说了,免得不懂装懂误导了他们。

     越过这道山坳,也就正式进入了山区,前方的路,恐怕不只是区区的几座山头而已。

     幸运的是,在第一道山沟之中,孟哲就有了相当不错的发现。

     虽然还没有找到水源,却在山沟两侧看到了很多果树,树枝上硕果累累,黑紫色的果实很像葡萄,但不是成串成串的,而是单独的一颗一颗挂在树枝上。

     能吃吗,会不会有毒?

     面对从未见过的野果,每个人都会有如此疑问,却不晓得如何实验,总不能黑着心肠让伤员试吃吧。

     孟哲再度展示了他的技能,摘下一粒果实,挤出汁液抹在一片刻画着符文的骨片上。

     若是有毒汁液,这枚坚锐符会出现极为明显的反应,制符师随便一看就知道这枚符文毁坏了,废掉了,那便是绝对不可以吃进肚子里的。

     同种符文,以不同汁液来描绘,必然会有各自不同的效果,这其中差异很大,也比较复杂,也就不需要赘述了。

     孟哲又摘了一枚野果,剥皮后送到嘴里,尝了尝,对大家说:“嗯,酸酸甜甜,口感不错。”

     “好啊!”

     众人欢呼,总算找到比没有佐料的烤肉更好吃的东西,而且大家都是挺长时间没喝水了,一听到酸酸甜甜,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哪还能忍耐得住。

     山沟里好多果树,死命吃,使劲摘,咱们这些人那是绝对吃不光的。

     “看好了,只能是这种果子,不要随便尝试其他野果。”

     孟哲还是细心地叮嘱了一声,免得某些家伙乐极生悲。

     别人都去摘果子了,孟哲却在山沟里到处转悠,希望能找到符文知识里有着明确记载的奇花异果,甚至天材地宝。

     若能采到一两株增益药材,不单单可以制符,直接吃进肚子,那也能强身健体,带来明显的良性提升。

     运气不错,转了一圈,还真的发现了一株灵草,长在五米多高的崖壁上,看起来很不起眼,很容易被人忽视过去,孟哲却认为,它应该叫七叶青灵草,可用来炼制疗伤药物。

     现阶段,孟哲虽不懂炼药,却能用青灵草的叶片制作符文,哪里受伤了,把疗伤符文贴靠伤处激发,便可以起到治疗效果了。

     这种用法虽有些浪费,而且单一药材治疗效果更是存在局限,但在缺医少药的处境下,那也是相当相当的不错了。

     就是有点高啊,自己可没有攀岩的技巧,孟哲便喊了声:“谁会攀岩?”

     “我!我!”

     一个身材不高的小伙子跑过来,很乐意在孟哲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这样的话,说不定在队伍里还能得到他更多的照顾。

     他叫刘广义,孟哲问过他的名字,便让他爬上去帮自己采摘灵草,当然也嘱咐了注意事项,免得采摘不当暴殄天物。

     小伙子身手灵活,没几下就爬上去了,就是下来时稍有难度,脚下一滑差点摔下来,显然并不是真正的攀岩高手。

     七叶青灵草,顾名思义,它有七片叶子,以孟哲制作低阶符文的成功率,估计能制成四片疗伤符文。

     先收好,有时间再做。

     孟哲并没有催促大家继续赶路,因为食物的收集非常重要,很难说再往前走会不会找到类似的果树了,多摘一些,只要装得下背得动,那就没什么坏处。

     “啊!蛇!蛇!有蛇!”

     不远处突然响起女生的惊叫,女人怕蛇,并不奇怪。

     也有不怕蛇的男孩子,拎着木矛想要打死那条从石缝里窜出来的小蛇,却被孟哲很大声的制止了。

     “别,别打它,让我来!”

     孟哲眼睛都眯了起来,神情稍显激动,没看错的话,这条蛇应该是符文知识里明确记载的一种灵物。若真是这东西,活捉了它,再利用得当,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好处,尤其在修炼伊始的羸弱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