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噬玉灵蛇
    没错!孟哲跑到近前仔细一瞧,更加确定了,这条体长不到一米的小蛇就是符文知识里明确记载的金纹噬玉灵蛇。

     这家伙特征明显,从头到尾分布着一条条一道道细小复杂的奇异金纹,蛇头呈纤细的棱形,前端尖锐如同尖角,尾巴末端像是镶嵌着一粒粒细小的玉石。

     金纹加玉石,一条小长虫竟长得如何华丽。

     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毒蛇,而是品级很高极其罕见的灵蛇,不过,看它这不到一米的长度,还处于刚刚诞生的幼年期,估摸着也就蜕皮了一次而已。

     幸亏如此,若是长到一米半,那就不是孟哲这样的普通人能够对付得了了,招惹了它必死无疑。

     即便这样,那也是极其危险,能称作灵兽的蛇类,毒性肯定超级恐怖,被它咬一口,会在几秒内立即毙命,根本来不及救治。

     而且,它脑袋前端的锐利尖角更为可怕,蛇体盘起再猛地弹飞出去,一定距离内能像弩箭一样把脆弱的人体穿个通透。

     这尖角能把坚硬的玉石戳碎,你说它该有多硬。

     孟哲刚刚喊了声‘别打它,让我来’,其实并不是为了救蛇,而是为了救人,就凭咱们这些不曾修炼的普通人,惹怒了它,那真是来多少死多少,谁都别想活。

     开玩笑呢,用木棍子就想敲死它,这真是无知害死人啊。

     说真的,孟哲万万没有想到,生存在这座山谷里划定地盘,让外面的刺狼狼群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强悍生灵,竟是这么一个小东西。

     不过也对,若不知道制服它的正确方法,别说几十头刺狼,来多少那都白费,不是被它毒死,就是被它穿脑而亡。

     “闪开,都闪开,这条蛇极其危险!”

     孟哲压低嗓门,连连挥手让大家散开,声音还不敢太大,免得惊扰了它,激怒了它。

     好在这家伙只是蜕皮一次的幼年期,见识不多,脾气不大,看那不紧不慢缓缓游走的样子,显然对咱们这些两条腿走路的生物也是相当好奇,还没有升起明确的敌意。

     孟哲不敢靠近,而是对不远处的队员们说:“谁身上有玉石,玉佩,随便什么玉饰,玉质好一点的就行。”

     “有,有,我有。”

     几个女生和两个男生急忙从脖子上解下各自的玉饰,男戴观音女带佛,还有一个圆形的玉钱。

     咱们这批天选者,不少人在地球时都是非富即贵的公子哥大小姐,身上佩戴的首饰当然不是骗人的假货,应该说,送到孟哲手里的几件玉饰,玉质都是相当不错的。

     以前不懂得辨玉,自打领会了符文知识,孟哲对于玉质的辨识绝对称得上专家了,毕竟高阶以上的符文,符箓,甚至灵符,很多都是以玉石为基炼制而成的。

     夏斐然也送过来一个玉石挂件,小声问道:“我这个行不行?”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枚玉饰对她来说不只是一件首饰,一定还有着某种特殊意义,她虽然贡献了出来,眼神里还是萦绕着一丝不舍。

     孟哲没有伸手,只看了一眼便道:“你这个太好了,暂时用不到。快收起来,别让那小蛇感应到。”

     幸亏那金纹噬玉灵蛇年龄太小,感知范围还不大,否则,早就弹飞过来把夏斐然弄死了抢夺她的玉饰。

     名为噬玉,也即是说,这种灵蛇最喜欢吞噬玉石,看它尾巴上那些星星点点的玉质结晶就知道了。

     孟哲下定决心要活捉这条灵蛇,因为这东西会让自己获益良多,大大增强自己的生存能力,而且是成长型伴随型的,并不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虽然这非常危险,但既然遇到了,那就不可能错过,况且,只要方法正确,懂得运用窍门,抓捕它的难度与自己的实力高低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稳妥起见,孟哲还是退后了一些,然后就把手里面品质最差的一块玉石扔了过去,不可能砸中它,落到范围几米之内,能让它感知到就行。

     果然,玉饰刚刚落地,小家伙就冲了过去,尾巴一卷,如同灵活至极的小手,便把那枚玉饰抢了过去。

     其实,并不是卷住了玉饰,它的尾巴具备某种特殊磁性,能够牢牢地吸住玉石,理论上来讲,它能吸住并拖动几十倍于自身体重的玉石。所以就算把手里的几枚玉饰都扔过去,它也能席卷一空,一个不落。

     先给它一点甜头,为的是降低它的警惕,暂时留住它,免得它对咱们失去好奇,钻回石缝,甚至地底深处的巢穴里,那就不晓得何时才会出来了。

     这之后,孟哲对其他人说:“不需要围在这里,你们继续摘果子去吧,我这边需要挺长时间,昨晚上没睡好的也可以再眯一会儿。”

     队员们一哄而散,虽不晓得孟哲要干嘛,只看他那郑重其事地态度就知道,这条表皮华丽的小蛇对他来说相当重要,不惜为此而耽搁赶路的时间。

     趁着金纹噬玉灵蛇正在那里玩耍和吞噬刚刚到手的玉饰,孟哲抓紧时间,拿出一块骨片开始尝试着镌刻稍稍复杂的一种符文。

     这种符文本应该直接镌刻在玉石上,蓄能激活后当成诱饵喂给灵蛇,但由于玉石太硬,手头上没有真正的刻刀,就只能采用转印方式,先以骨片为底制成符文,再以符文自有的奇妙力量转印到玉石上。

     “小家伙,别跑啊,马上就有好东西给你吃了。”

     现在,孟哲只能祈祷小家伙的好奇心和玩耍心更强一些,千万不要失去兴趣钻回老窝,若是那样,自己制成的诱饵符文能不能再把它引出来,那可就不好说了。

     好在,诱饵符文只比气血符稍稍复杂一点,孟哲镌刻符文的手感也不是很差了,这一枚符文竟然一次成功了。

     而且诱饵符文的蓄能不需要太多,吸灵符所蓄积的灵力应该是勉强够用了。

     蓄能,激活,骨片符文成功转印到品质较好的玉饰之上,虽然是第一次尝试,但转印手法相当简单,双手和心态稍稳一点,基本上不会失败。

     接下来还要在诱饵符文上滴入自己的鲜血,孟哲以石头刻刀割破手指,滴血的同时也是暗暗庆幸:幸好昨晚上就使用了气血符,现在气血强盛,只需要原先三分之一的血液也就够了,否则,那得要满满的一个啤酒杯的量才行。

     不过,即便这样也不晓得能不能成功,噬玉灵蛇吞噬了诱饵玉符,有百分之几的几率对自己产生深度好感,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为浅层好感,更有百分之七十多的几率毫无效果,还有百分之一的几率对自己无比厌恶,甚至发起攻击。

     别的都好说,最后的百分之一也就是收服它的危险性了,若是倒霉到那种程度,估计逃都逃不掉的。

     “不可能那么倒霉吧?”

     诱饵玉符制作成功了,孟哲反而有点迟疑不定了,万一就是这么倒霉呢,那不就死定了。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就百分之一的死亡概率嘛,赌了,拼了!”

     孟哲暗暗咬牙,将要把诱饵符文扔出去的时候,突然地灵光一闪,又把玉符收回来,贴近额头,以心念对脑海中的紫晶石片说:“这件事值不值得你帮我一把,最起码要保证,别让我因为贪念而亡啊。”

     只是试一试,没想到真的灵验了!

     紫晶石片存在于孟哲的脑海中,似乎可以接收到他最为直接的念头,对于这一请求,它的反应是闪烁微光,然后便没有了其他动作。

     这就足够了,孟哲可是知道,紫晶石片从不会毫无缘由的绽放光华,说明它已经对诱饵玉符动过了手脚,让它具备了某种特殊效能。

     如此一来,孟哲充满了自信,跨前几步,把诱饵玉符扔给了噬玉灵蛇,对它说道:“小家伙,过来啊,叔叔给你糖吃。”

     此话纯属多余,玉符落地,噬玉灵蛇以更为迅疾的速度扑过去,但没有像刚才那样用尾巴吸住玉符,而是喷吐蛇信,小心翼翼地非常仔细地感知着它,审视着它。

     嗯?咋地,味道不好?

     孟哲含住左手食指,尝了尝自己的血液,有点咸,但并不臭啊。

     正在担心它不肯上钩呢,接下来便看到,噬玉灵蛇竟把诱饵玉符一口吞下,体积不大表面光滑的玉符毫无阻碍地滑进了蛇腹。

     由此可见,诱饵玉符对它来说还是有很大诱惑的,根本不用尾巴,直接吞食了。

     接下来会怎样?

     孟哲心中泛起了诸多猜测,猜到了它有可能继续在这里游玩,有可能爬过来找自己,也有可能毫无效果,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掉头钻回到巢穴里……

     但就是没有想到,短短一分钟过后,噬玉灵蛇竟然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孟哲不敢靠前,又等几分钟,它还是纹丝未动。

     孟哲跺了跺脚,让地面产生震动,可它还是一动不动。

     又扔过去一块普通玉饰,还是不动。

     “啥?不会是死了吧?”

     孟哲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把长矛探过去,前前后后试探了几下,它还是毫无反应,最后干脆用矛尖把它整个的挑了起来……好嘛,它软塌塌地挂在矛尖上,果真像死了一样。

     “不可能吧?这要是死了,那就毫无用处了,我又不会炼丹,要它的尸体有何作用?”

     孟哲以心念询问脑中的紫晶石片:“你的用意莫不是,为了不让我死,便把它直接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