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又一个觉醒者
    孟哲认为,每一个地球天选者都应是资质极佳,各自具有超强天赋的……除了自己这个走后门进来的冒牌货。

     很可能,自己的天赋潜能比不上他们这些正牌天选者,但没关系,咱的脑海中存在着一个更为神奇的紫晶石片,刚刚抵达蛮荒大地,它就送给了自己一份大礼:无比玄妙的符文知识。

     符文体系如同宇宙星空一般浩瀚无边,绝不是任何一种特殊能力就可以比拟的,掌握了符文知识,那就有无限可能,金木水火土,时间,空间,风云雷电……任何一种力量都能以符文的力量创造或模拟出来。

     而他们那些所谓的异能,则只是修炼者在某一个层面的天赋资质比较出色而已,修炼到一定高度,异能所产生的作用也就微乎其微了,远远比不上高明的功法和强悍的法术。

     因此,孟哲并不会因为自己没有天赋异能而自卑,脑海中的符文知识就是修炼之路上最为强大最为宝贵的优势,穷其一生,谁也不敢说符文的力量对自己无效了没用了。那不可能!知识没有边界,符文体系的钻研也是不存在终点的。

     再就是,孟哲总觉得脑海中的紫晶石片相当相当的不简单,恐怕不仅仅只教会自己一些符文知识就完了,日后,它还会展现出另外的神奇……

     话回当前,休息之后,众人继续赶路,又走了一小时,韩大夫从后面跑过来,追上孟哲小声说道:“陈先锋发烧得厉害,恐怕是熬不过去了。”

     陈先锋就是昨天下午被刺狼咬断小腿的年轻人,作为最早受伤的不幸者,昨天夜里就开始昏迷不醒,一直躺在地上倒是躲过了狼群夜袭。

     发烧得厉害,说明他的伤口已经严重感染,没有药物的情况下,只凭自身那点抵抗力恐怕是撑不下去的,除非……

     孟哲点点头:“谁都帮不了他,除了他自己。”

     韩大夫无奈摇头,又去后面照顾伤员了。

     又过了一会儿,队伍尾端突然大乱,有人喊道:“天啊,陈先锋着火了,自燃!他竟然自燃了!”

     自燃?

     孟哲急忙朝那边跑去,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天选者的自燃,这也是自我觉醒了吗?

     呼呼呼呼……

     陈先锋的担架早就被人扔到了地上,两米多高的橙色火焰温度惊人,谁都不敢靠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那里熊熊燃烧。

     负责抬担架的一个男青年立即过来对孟哲说:“哲哥,我们啥都没干,没人抽烟,不可能有人点着了他,绝对是他自己烧起来的。”

     孟哲点头:“你觉得,他的着火与刚才的发烧有没有关系?”

     男青年愣了愣:“发烧也能着火,没这么邪门吧?”

     天晓得这是怎么了,孟哲只能对着火势凶猛的陈先锋低沉说道:“陈先锋,大家都在赶路,必须在天黑前抵达山区,我们只能等你十分钟……你要是还活着,那就做一点表示。”

     大家盯着那团火焰,有人情不自禁地喊道:“陈先锋,站起来!俺们几个抬了你几个小时,全都累得不行,别让咱们白费了力气!”

     “陈先锋,站起来!”

     所有人都觉得陈先锋还活着,身为天选者,他不会无缘无故的自燃。

     在这种鼓舞下,熊熊火焰中,陈先锋不负众望,无比艰难地抬起了右手……

     “他还活着,太好了,他还活着!”

     众人不禁欢呼。

     果然不是自燃,而是他觉醒了天赋,毫无疑问,肯定是火系的天赋异能。

     众人的欢呼不只是因为陈先锋的生存,更是进一步证明了孟哲的论点:咱们每个人都是特殊的,都有可能觉醒某一种天赋能力。

     在无比艰难的处境下,这就是唯一的希望了。

     又过了几分钟,陈先锋身上的火焰逐渐减弱,等到他慢腾腾爬了起来,橙色火焰也就完全熄灭了。

     神奇的是,不只是他的肉体,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烧毁,眉毛和头发也都是完好无损。足以证明,他自己制造出来的奇异火焰,对其自身是毫无伤害的。

     “我……”

     陈先锋愣愣地瞅着孟哲,喃喃说道:“我做了一个梦,我死了,被人推进炉子火化,我着火了,可我不想死,就拼命挣扎,拼命喊叫……”

     “是的,你又活过来了。”

     孟哲没兴趣聆听他的觉醒过程,只是低头看了看他的小腿:“你的腿,伤口也像愈合了。”

     “啊?是吗……”

     陈先锋低头一瞧,还真是,右腿上原本那血肉模糊的伤口变成了扭曲缠绕的火焰型纹路,像是一片与生俱来的胎记,虽然有些难看,却意味着……

     他跺跺脚,逐渐用力,然后便一脸惊喜:“好了,伤好了,一点不疼,我真的没事了。”

     “能走了,那就和大家一起赶路,顺便给他们传授一下你的觉醒心得。”

     孟哲再无废话,转身挥手,对大家喊道:“咱们队伍又多了一个觉醒者,这是个好消息,走,继续前进!”

     天选者的觉醒心得,自己恐怕是用不到的……

     孟哲来到夏斐然身边小声说道:“你去跟陈先锋聊几句,鼓励他用心琢磨天赋能力的运用,最起码搞个小火球什么的,别只是用来烧他自己。”

     “明白。”

     夏斐然抿嘴一笑,点头答应。

     咱们的大明星,让她来鼓舞士气,自然是最合适不过了。

     接下来的行程中,很多队员都在表情丰富地尝试着各种办法,试图觉醒自己的天赋能力,在他们心目中,队伍里已经有三个天赋觉醒者了:孟哲、小媛和陈先锋。

     他们不晓得什么符文知识,只把孟哲一系列的神奇表现当成了他的天赋能力。

     孟哲懒得解释,也乐意接受他们的这种误解。

     目前来说,尽管还没有人明显表态,但大多数队员在潜意识里,已经把孟哲视为团队的临时队长了。

     将来的实力谁强谁弱那不知道,最起码现阶段,孟哲表现出来的各方面能力最为突出,杀狼最多,预测准确,似乎在修炼方面也有着凌驾于众人之上的理论知识。

     即便有谁心里不服,现在也只能依赖他,带领大家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五个小时,差不多走了一半路程,预测,天黑前肯定能走进山区。到这时,孟哲挂在胸前的吸灵符已经蓄能完毕,可以给其他的符文充能了。

     吸灵符也分品阶,最低阶的吸灵符可以循环使用三次,三次充能之后,符文骨片差不多就会化为灰烬。

     孟哲用吸灵符先给一枚气血符充能,把变成空白的吸灵符挂回胸前,让它继续吸收天地灵气。

     天地灵气如此浓郁,也就让制作符文变得容易了许多。

     下午的路程中再度遭遇了刺狼,还是被小媛的声波异能吓跑了,烤肉还有挺多的,没必要为了猎食它们而冒险。

     这就是明显的进步,昨天还被它们吓得尿裤子,今天就把它们视为猎物了。

     按照昨天的日落规律来判断,现在约莫是下午四点左右,离天黑还有三个小时,地球天选者们总算抵达山区,来到了大山脚下。

     “今天就进山吗?”夏斐然过来问。

     “时间上来不及了。”

     孟哲摇头:“大山里情况不明,明天一早再进去比较稳妥。今晚上,只在山坡上寻找合适的位置,建立简易的庇护所。”

     “好。”

     夏斐然作为后勤部长,立即把这一指示传递了下去。

     所谓的庇护所,并不是修工事盖房子,仅仅是能够让自己安度夜晚的容身之处,它可以非常简陋,哪怕只是树枝搭建的小窝棚,最起码可以保温取暖,抵御风雨,不至于在睡觉时着凉生病。

     荒野之中最怕的就是受伤和生病,这一点尤其重要。

     半小时后,孟哲带着几个人在山坡上找到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地方,天然凹陷进去的崖壁,如同张开的大嘴,能把咱们所有人包含进去。

     这样的话,夜里燃起几座篝火,只需要防守正面就行了,两侧和背后都有坚硬的岩石保护,安全性大幅提升。

     必须睡觉了,否则,明天山路难行,谁都会撑不住。

     当然要有人轮班值岗以防不测,韩兵带人守上半夜,孟哲带人守下半夜。

     睡觉之前,孟哲把充能完毕的气血符贴靠在肚皮上激发了它,符文效果直接作用于肠胃,立马便拥有了超级强悍的消化能力,睡觉前像野人一样吃下了十几斤生肉,烤都没烤,直接生吃。

     生食效果最好,常规的烹饪方式,多多少少都会破坏食物的营养成分。

     “我的天呐!”

     夏斐然美目瞪圆,看到孟哲的进食状态比刺狼都要凶残,不禁问道:“这样生吃,不怕有寄生虫吗?”

     “我这肠胃……”

     孟哲拍了拍臌胀的肚皮:“树皮棉衣都可以消化,寄生虫在我的肚子里根本不可能存活。”

     “怪人!”

     夏斐然摇摇头惊叹不已:睡觉前还能吃下这么多肉,也不怕吃坏肚子……

     当然只是小小的惊奇而已,这两天见识了太多的不可思议,怎还会因为这点事大惊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