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谈判
    孟哲带队冲上祭坛顶部,并没有遭到狂族战士的拦截攻击,连一根羽箭都没有射下来。

     体内有了真元,现在再爬这一千蹬台阶就变得轻松多了,最起码不是太累。今后以真元滋养肉身或锤炼身体,再学会随便一种轻身功法,便能在这样的台阶上快如奔马的飞驰了。

     这个且不说,上来之后便看到,平台中央只站着一个狂族战士,其他二十多个则站在正对面的登顶台阶那边,随时都可以从那边撤退下去。

     狂族战士拥有超强体魄,他们若是存心逃跑,咱们这些还没有学会轻功的所谓修炼者估计是追不上他们的,这就意味着,他们若是铁了心要跟咱们来来去去地打游击,势必会相当的讨厌相当的麻烦。

     这也是孟哲最觉得头疼的一点,短时间内不可能有什么办法把他们围困一处全都歼灭,除非他们自己丧失了所有希望,形同疯狂地对咱们发起自杀式攻击。

     但现在,看到昂然屹立在平台中央的那个狂族战士,孟哲自然也就有了猜测:他这是,想和咱们谈一谈吗?

     对比而言,他们的处境当确实是恶劣,到现在都没能接受传承,拖得越久,对他们越发不利。

     假如,我是他们的队长或首领,肯定也会尝试着和敌人谈判,尽可能协商解决,总比这样一直僵持下去好得多。

     从古至今,很多战争最终都是在谈判桌上结束的,这倒是不足为奇。

     对此,孟哲自己倒是并不排斥,谁有那么些闲工夫跟他们打生打死,现阶段杀人再多,那也赚不到一个传承点,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用在修炼上。

     不过,还是要尊重白族盟友的感觉,要问一下他们的意思,孟哲便对身边的白无野小声说道:“估计他是想和咱们谈判了,所以我要问一下你,白族的承受底限是怎样的?”

     如果有希望停止争斗化敌为友的话,白族有可能接受吗?

     白无野并没有犹豫不定,立即回道:“前天那一战,白族和他们互有死伤,只为了争夺祭坛,却没有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这种事没有对错,也就不存在解不开的结,若可以停止争端,把所有精力用于修炼,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孟哲点头:“好的,我明白了,也很敬佩你这样的胸怀。”

     他能这样说,孟哲并不会觉得奇怪,说得自私一点,降临蛮荒大地没几天,就算是同一种族的人,彼此之间也没有太深的友情,例如地球的天选者,大家来自于天南地北,非亲非故,谁都不认识谁,你会为了某个交情不深的人痛哭流涕悲伤欲绝吗?

     再说的难听些,就算同一种族,彼此之间同样存在着最为直接的竞争关系,日后说不好还会同台竞技,甚至有可能杀他个你死我活。

     孟哲早就说过,蛮荒大地不是个让你交朋友谈感情的地方,你对别人掏心窝,指不定他会因为几个传承点就在你的身后掏刀子。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么说虽有些冷血,却是无可否定的事实。

     平台中央,狂族的呼雷看到孟哲和白无野在那边低声对话,更加确定了,他们这两个种族确确实实已经克服了语言障碍,而且,他们肯定在商谈如何对待咱们的问题。

     呼雷很沉得住气,站在那里,拄着宽大厚实造型狰狞的血刃,就像那一夫当关蔑视死亡的勇士。

     孟哲与白无野商量完毕,便空着手朝呼雷走去,长矛都不拿,同样展现了超乎寻常的胆量和勇气。

     “怎么称呼?”

     孟哲以天选通用语问了一句,距离他不到两米。

     “我听不懂。”

     呼雷摆摆手,他的话,孟哲同样听不懂,但能猜到大体的意思。

     孟哲便指了指呼雷身旁的一个传承圆台,相当大气地示意他:没关系,可以让你现在就接受传承。

     却只能让他自己接受传承,就算谈判不成,他一个人变成了修炼者,那也掀不起太大风浪,况且孟哲做好了打算,过一会儿真的打了起来,别的狂族战士都可以逃掉,唯独你,绝对不行!说什么也得当场干掉你,根本不给你机会修炼成长。

     看到孟哲的手势,一直都是相当镇定的呼雷愣了愣,然后指指自己,无声询问:我?你允许我接受传承?

     孟哲笑着点头,不这样,咱们没办法交流。

     呼雷似乎明白了,点点头,又送给孟哲蕴含着感谢的眼神,虽说现在还处于敌对关系,但真正伟大的战士从不会吝啬对于敌人表达敬意。

     看到呼雷站到了传承圆台之上,站在另一面的狂族战士都觉得有些意外,难免会窃窃低语:“他竟允许呼雷接受传承?”

     大猩猩战士把巨斧扛上肩头,点头评价:“我阿爸说过,并不强壮的身躯同样可以具备宽广的胸怀,这小子,还不错。”

     祭坛顶部,一百多人不管是怀揣着何种心思,此刻都是安安静静等待着狂族的呼雷传承完毕。

     差不多十分钟,呼雷走下圆台,来到孟哲跟前,学着他的样子召出自己的命牌,相互靠近,然后……

     不需要半分钟,呼雷半眯着眼也就学会了通用语,他尝试着开口说道:“这就可以了吗?”

     “没错,你的这句话,我已经听懂了。”孟哲点头:“比咱们所想的还要简单。”

     “我,呼雷,来自复苏大陆的血狼氏族。”

     呼雷把血刃交于左手,向孟哲伸出了他的右拳。

     这动作应该是一种礼仪,孟哲凭感觉以右拳碰了碰他的拳头,这一对比,他那骨节粗大皮肤粗糙的大拳头几乎是自己的两倍。

     “我叫孟哲,代表地球天选者和白族天选者和你谈判,也有足够的权限做出任何决定。”

     “好,你一定是相当出色的战士。”

     呼雷眼中闪过一丝好战的神采,但现在还不合适发出挑战,他问:“那么,你打算如何解决目前的问题?”

     “我们所有人都已经接受了传承,并且都已经修炼有成,再凭借人数优势,击败你们狂战一族肯定是毫无问题。”

     孟哲语气平缓,但气势不弱,接着又笑了笑:“不清楚你们的具体来历,我们便称呼你们为狂战一族。”

     “狂战一族?”

     呼雷歪头一笑,转头瞅了瞅那边的队友:“我们来自复苏大陆,但不是同一个氏族,并没有统一称呼,这个狂战一族倒是挺不错的,好吧,就这么称呼了。”

     接着他又气势一变:“就算你们占据了优势,我们也可以纠缠到底,让你们不得安宁。看到吗,利爪族的十几具尸体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知道。”

     孟哲平静点头:“你们都是最为优秀的战士,这一点毫无疑问,所以才有可能像现在这样谈判协商,否则,我会考虑把你们全都清除。”

     “哼哼,是这样。”

     呼雷傲然点头,并觉得孟哲这直截了当的讲话方式很容易接受,优秀的战士就应该有啥说啥,别搞那些个拐弯抹角,于是他接着又问:“你已经接纳了白族,还会接受我们吗?”

     他这么问,似乎有点误解孟哲了,好像孟哲极富野心,企图成为所有人的大首领似的。

     孟哲察觉到了他的话中意思,但懒得解释,只是回道:“这祭坛,任何一个天选者都有资格使用,我不认为它必须掌握在某个种族的手里才行。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并不能否认,会有其他人野心勃勃,霸占了一座祭坛都不满足,还会四处侵略,把咱们所有人视作他的奴隶。”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呼雷神色一变,不明白孟哲为什么说起了这种话题。

     “这只是推论,我认为咱们的眼光不可以只盯着当前,必须尽可能放远一些。”

     孟哲提高了嗓门,接下来的这些话不只是说给呼雷听,同样也是说给白无野和其他那些天选者听的:“天选者之间的竞争性也就不需要多说了,现在只是咱们几个种族争夺这座祭坛,我认为不久的将来,竞争与掠夺会继续扩大,实力强横的祭坛拥有者不再局限于自己的地盘,随着修为提升,野心也会随之膨胀,他们会盯上距离较近的其他祭坛,杀过去,征服别人,把失败者视为奴隶,为主人提供源源不断的传承点……你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吗?”

     “嗯……”

     呼雷点头,回答得相当直白:“换成我,也会这样,我们血狼氏族一向如此,永无休止地征讨其他部落,掠夺人口,抓回来当奴隶。”

     “没错,条件允许,我也会这样做。”

     孟哲笑着点头:“但这就意味着,我们这座祭坛的战斗力非常弱小的话,同样也会遭受别人的征讨和掠夺,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处境凄惨,变成奴隶。”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呼雷大手一挥:“你是说,咱们这些人不应该只顾眼前,而应该团结起来,强大自身,避免消耗,咱们只做主人,绝不成为别人的奴隶!”

     “就是这样。”

     孟哲转头,招招手把白无野叫了过来,然后对他和呼雷说:“我认为,咱们三个作为各自种族的队长或头领,必须具备超前的眼光和宽广的胸怀,咱们之间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打生打死真的毫无意义,现在死一个人,将来就会多一分危机。”

     白无野点点头,看着呼雷深沉说道:“你们狂族若可以忘掉前天那场战斗,我们白族也能够做到。“

     “有什么不行!”

     呼雷猛一挥手:“死于战斗,这是神圣且荣耀的,我们永远不会把它转变为个人恩怨,在复苏大陆,伟大的战士私下里都可以坐下来喝酒,就算明天将会在战场上相见。”

     但紧接着,他目光一转,看着孟哲:“但我有两个要求,第一,不可以再接纳利爪族,因为我感觉他们不值得尊敬,无论何时,你都不能把自己的后背交给这样一群家伙。这第一点,你同意吗?”

     “毫无问题。”

     孟哲对利爪族那帮人同样的缺乏好感,并不是以貌取人,而是直觉上认为,他们有可能狡诈阴毒,有着极强的排外心里,除了同族,会把其他人都看作牲口或奴隶……嗯,很可能是这样。

     “第二点!”

     呼雷突然地怒视孟哲,像是要立马翻脸:“我们三族组成同盟,必须有一个令人信服的大首领,其他方面的能力暂且不说,你孟哲,必须以公平决斗的方式击败我,我呼雷就会心服口服,拿出最为真挚的态度拥护你!怎么样,你愿意接受我的挑战吗?或者说,直接让我来做这个大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