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继续观战
    即便达成了合作约定,两个种族的天选者也不可能毫无戒心地混合到一起,白族人在百米之外的山坡上建立了临时营地,但彼此双方并不排斥私人性质的友好交往,很快就有一些性格开朗,很喜欢交朋友的年轻人相当自然地凑到了一起。

     学会了天选通用语,没有了语言障碍,仅仅只是肤色不同根本不是问题,皮肤煞白毫无血色算什么,俺在地球上还有肤如黑炭夜里只能看到一口白牙的好哥们呢。

     这之后,孟哲和白无野悄悄爬上山顶,继续关注祭坛那边的情况。

     一上来便看到,后来的利爪族(不曾交流过,孟哲等人不晓得他们是天蟒人)已经和狂族战士打起来了。

     不晓得利爪族有没有接受传承,不过就算接受过了,也没有时间修炼,战斗力肯定不可能有任何增长,区别仅仅是传承在身,心里有底,就算打输了落荒而逃,那也不是一无所获。

     利爪族具备野兽一般的强横体魄,灵活性更是相当变态,纵横跳跃的速度全然不像人类生物,一双双粗壮利爪足以把人体瞬间撕裂。

     不过,狂族战士也不是白费,敏捷方面虽处劣势,强壮身躯也是后天锻炼而成,但他们全都是身经百战的斗士,只凭战斗经验便可以以弱胜强,再加上武器精良,最为擅长这样的近身厮杀,一时间倒是与利爪族站得旗鼓相当。

     两帮人不存在数量上的悬殊差距,捉对厮杀,场面激烈,却由于个体战力差距细微,短时间内反而没有形成较大伤亡。

     凡事就怕对比,比起狂族和白族的那一场,这反倒成了激情澎湃的拉锯战,一时间胜负难料。

     孟哲转头看向白无野,低声说道:“你们那一场打得太快了。”

     “没办法。”

     白无野低沉摇头:“不那样,我们会输得更惨。”

     他们的种族优势就是无间配合集体作战,若被分割开来,几个呼吸之间就会被狂族战士一扫而光。

     看得出来,狂族和利爪族都是心存顾忌,还没达到热血冲顶的死拼状态,毕竟谁都不傻,他们都能想到,刚刚撤走的白族人,甚至还会有其他种族的天选者藏于暗处,殷切期待着咱们同归于尽呢。

     想是能想到,但也不能不打,因为狂族战士还没有接受传承,不可能放弃祭坛,而利爪族则是铁了心霸占祭坛,不会再允许其他种族跨上顶层半步。

     看了一会儿,白无野说:“狂族还没有接受传承,没有命牌,与利爪族之间的语言障碍也就无法解决,所以不存在和平相处的可能性,早晚而已,肯定会拼成个两败俱伤。”

     意思是,咱们只需在这边耐心等待就行了,万万不可以贸然行动。

     之前,他没能说服自己的族人,现在也担心孟哲这个地球首领贪功冒进。

     “这是当然。”

     孟哲更显得沉稳,平静笑道:“咱们都已是修炼者了,何必着急,现在该做的就是修炼修炼再修炼,养精蓄锐,以逸待劳。”

     可以预料,暂时霸占了祭坛的利爪族,接下来在狂族战士的连续骚扰下,不可能有太多时间入定修炼,因为狂族战士们心中清楚,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这伙未受传承的可怜人越发不利。

     狂族战士早晚会沉不住气,早晚会豁上一切殊死相搏,这一点毫无疑问。

     而咱们地球和白族两帮人马,则可以相对平稳地持续修炼,抓紧时间,尽可能填补种族之间的先天差距。

     待到个体实力相差不大的时候,再凭靠人数优势发起总攻,将祭坛上的那些家伙一举消灭。

     这些环节,孟哲早就考虑清楚了,又怎会急于一时。

     “你是个非常睿智的领导者,而你的队员们也很听话。”白无野表示了赞许和羡慕。

     孟哲则觉得奇怪:“你们白族具备心灵连通的种族特性,这么简单的道理,随便说一下就可以达成共识,他们为什么不听?”

     “凡事有利有弊,心灵连通的天赋使得我们都有着比较强大的精神力量,而精神力量太强的话,就会滋生固执己见的一些缺点。”

     白无野低声叹道:“再加上我们白族非常看重人权和话语权,团队里只要有三分之一的反对声音,任何决策那就不可能通过。唉,从小养成这样的习惯,短时间内很难改换。”

     竟然是这个原因导致的……

     孟哲点点头,只能说,一言堂有一言堂的弊端和好处,同样,所谓的公众决议也不可能都是好处没有不足。

     过了一会儿,祭坛那边战斗暂停,利爪族和狂战族都是偃旗息鼓,结果只是一些人受伤,还没有造成一人死亡。

     这只是一次试探,他们确定了双方实力相当,接下来必然会采取其他的战斗方式,比如说刺杀、投毒之类的阴招。

     白无野也是这样认为,他说:“今天夜里不可能平静,狂族的夜袭暗杀让我们吃了大亏,但我感觉,利爪族的体态与敏捷,更符合夜间出没的生物特征。”

     孟哲表示同意,与他退回山坡,都要在天黑之前抓紧修炼。

     谁都不舍得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只能把入定修炼当做主要的休息方式了。

     当天夜里,利爪族出动了一半人实施夜袭,他们弓着身子,如同黑暗中的爬行者,锋利的爪尖能够勾住石缝,在垂直的石壁上快速爬行,不需要走楼梯,就能降落到二层,自上而下,对狂族战士的宿营地发动突袭。

     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利爪族的夜间活动能力相当强悍,并不是凭靠视觉,而是某种温度探测天赋,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第六感,果真像蛇类一般。

     但他们还是扑了个空,狂战营地里竟然只剩了几个身不能动的重伤员,其中一人斜躺在那里,看到自天而降的利爪族,他嘿嘿一笑,含着哨子的厚嘴唇蠕动几下,以狂族的语言表达了蔑视,然后便吹响了穿透力极强并蕴含某种节奏的哨音。

     距离最近的利爪人立即扑过去,一把抓烂了他的头颅,这个狂族战士当即丧命,可他临死前毫无畏惧,反正早已重伤,怎么着也撑不过今夜,早死几小时而已。

     天生的战士,见多了死亡,也就不存在那么多畏惧。

     另一面的登顶台阶上,全员出动的狂族战士早就潜伏在此,就等着这一声哨响,哨声的节奏代表着利爪族出动了一半人,祭坛顶部只剩了另一半。

     冲上去,杀!

     二十多个狂族战士对付十五个利爪人,数量上占据着明显优势,一拥而上,每一击都是全力以赴,势如雷霆,这样的突袭就得玩命,搏命,绝不是白天那种过招一般的试探了。

     只要是两个战士对付一个利爪人,就会有其中一个战士拼着受伤,也要给战友创造一击必杀的机会,唯有如此,此次突袭才可以取得成效,否则,一旦被利爪人游走起来拖延时间,等到另一半利爪返回,又特马变成拉锯战了。

     杀!

     干掉几个算几个。

     等到狂族战士风卷残云一般从祭台这面冲刺到另一面,便有至少十个利爪人躺在了血泊中。

     他们不一定都死了,但最起码也是个重伤,身上的鳞片再怎么坚硬也不是钢铁,况且,狂族战士的武器都是百炼精钢,势大力沉,就算有厚重的金属板甲那也能劈斩开来。

     狂族战士只死了一个,还有一个被抓烂了肩膀算是重伤,另几个则只是轻伤,并不影响继续战斗,但他们并不恋战,领队一声呼和,整队人都从另一面的台阶处快速撤离,绝不给随后返回的利爪人一丁点反击的机会。

     “呜呜呜呜……”

     急速返回的利爪人看到一个个倒于血泊的族人,都是无比悲愤的仰天嘶吼,这一下算是恨透了狂族战士,两个种族之间绝对不存在和解的可能了。

     凄厉的吼叫声传到这边山头,孟哲和白无野默默对视了一眼,便知道,狂族的夜袭让利爪族同样吃了一个大亏,若不是伤亡惨重,不可能发出这等规模的嘶吼。

     “全民皆兵,为战而生的一个种族。”

     孟哲都表示佩服,对白无野说:“他们并不是表面所看到的粗犷野蛮,最起码在战略战术上,一个个那都是经验老道。”

     本以为利爪人长着先天优势,看起来赢面稍大一点,事实却是,身经百战的狂族战士却可以在逆境中扭转局势。

     “是的,我们输得不冤。”

     白无野深沉点头,但还是有一点自豪的:即便如此,崇尚和平的白族人也让他们付出了惨痛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