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公平比拼
    公平决斗?

     孟哲听得出来,狂族战士概念里的决斗并不是非得分出生死,能把对方打败了打服了就行。此刻,面对呼雷的挑战,孟哲问道:“如何决斗,要使用武器吗?”

     “最神圣的比拼不可以使用武器,因为武器上的差别等于破坏了公平。”

     呼雷把指着白无野手中的两根木矛,其中就有孟哲的那根:“我怎么可能要求你,用这种木棍跟我的血刃相拼。”

     话落,他便把硕大的血刃摆放在刚才的传承圆台上,然后又转回来,大声问道:“你,孟哲,接受我的挑战吗?”

     “好,我可以接受。”

     孟哲毫不犹豫地点头,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大首领,而是为了一个男人的尊严。

     当然了,若换做武器比拼,孟哲还真的没有一丁点自信,咱是在地球长大的本分孩子,家里面连一把管制刀具都没有,从小到大从没有练过刀剑,与呼雷这种吃饭睡觉都抱着凶器的家伙进行械斗,基本上等于自杀。

     若只是空手搏斗,那还是可以一试的,就算输了,也不至于当场丧命。

     输就输吧,但不可以连这么点勇气都没有。

     虽说藏于体内的符文力量有一点作弊嫌疑,但符文体系也属于修炼的一种,并不比使用真元下贱龌龊,总不能要求我只凭着地球人的羸弱身体充当他的人肉沙包吧。

     当看到呼雷冲着天空做出了几个相当虔诚的祭拜动作,不远处的大猩猩战士咧开大嘴对同伴说:“看,那小子接受了呼雷的挑战,他要是能赢,我巴赫也会对他心服口服。”

     这是复苏大陆所有部落一致认可的决斗方式,神圣,庄严,以战士的荣耀为证。

     孟哲若可以战胜呼雷,就会获得所有狂族战士最为真挚的尊敬,呼雷若是事后反悔,首先就会被狂族战士们鄙视和唾弃。

     这是信仰,不容亵渎。

     孟哲倒是不需要做那些祭拜动作,只是示意白无野退后一些,让出足够的空间,并给了韩兵和夏斐然一个‘相信我’的安心手势。

     “来吧!”

     孟哲以大声呼喝给自己打气,说实话,不紧张绝对是假的,长这么大都没和几个人打过架,现在所面对的呼雷身高一米九几,雄壮身躯比直立起来的棕熊压迫感都强,能不能打得过他,真的心里没底。

     呼雷不紧不慢地横向移动了几步,歪头一笑,一看孟哲摆出来的动作架势,就知道他的战斗经验几乎为零,比血狼氏族四五岁的小娃娃都不如。那么,他所依仗的就只是刚刚修炼了几天的真元力量吗。

     但最起码勇气可嘉,这是优秀战士在成长伊始必须具备的先天素质。

     呼雷并没有因此而做一些侮辱式的逗弄动作,最为神圣的决斗比拼不允许存在那样的行径,对手再弱,也必须给予尊重。

     “你先来!”

     孟哲再喊一声,因为根本不知该如何下手,还不如根据呼雷的攻击见招拆招。

     毫无战斗经验那又怎样,老子和你拼了!

     “好!”

     呼雷身体微弓,腾腾腾三大步就冲了过来,一记凶猛直拳,虽没有蕴含任何一种内能量,却也是势如奔雷,拳速极快。

     以他的力量,再加上这么快的出拳速度,估摸着一拳就能打死一头牛吧,这样的拳头比很多兵器还要危险。

     孟哲下意识地想要躲闪,但确实因为在地球时不曾接受过任何的格斗训练,只凭最近几天的武技练习,身体反应根本来不及配合思想,慢了半拍的反应速度不管往哪边躲闪,都会被呼雷一拳击飞。

     来不及躲闪,孟哲只能抬起左臂,瞬间激发附着在左腕上的灵盾符。

     砰!

     呼雷的拳头击中孟哲的手臂,在冲撞之处激荡起一个很淡很淡的气劲光环,但就是这个光环,不但把他的拳力抵挡了下来,竟还把他震退了两步。

     “这就是你学的武技?”

     除了惊讶,呼雷的目光也在绽放光彩,因为自己刚才也接受了传承,同样选择了功法和武技,意味着过不了几天,自己也可以掌握如此神奇的力量。

     “其中之一!”

     孟哲也算是实话实说:“我会的东西,比你想象的多一些。”

     “哈哈,好,那就让我试试!”

     呼雷再度冲了过来,这一次采取熊抱的方式,配合精妙的摔跤技巧,要尝试着把孟哲放倒,应该可以克制他刚才的力量反弹之武技。

     但这一次,孟哲提前做好了移动闪避的思想准备,凝聚双脚的真元骤然发力,尽可能发挥‘气冲八荒’里所记载的武技运用方式,唰的一下绕到呼雷右侧,运掌为刀,朝他的肋下捅去。

     这么大的体格,他的肌肉看起来铜浇铁铸一般,抗击打能力一定会相当变态,拳法和掌法即便有真元之力,估计也不可能三两下将其击倒,必须针对身体的脆弱部位,以点破面,才能算得上重击痛击。

     真元在身,孟哲的攻击速度比他自己所想的都要快一些,这一下,呼雷却成了来不及闪避,只能凭借超强的战斗意识,扭转身体,避开肋下要害,以背部肌肉硬抗孟哲的掌刀。

     实际上,他完全来得及挥舞右臂进行格挡,但他想硬挨这一下,扑中孟哲,将其扑倒后死死压制。

     这种以攻代守确实有效,孟哲还真的不敢与之交换,戳中一下不一定能搞定他,但若被他扑倒在地,以那些锁拿手法锁住自己的关节甚至脖颈,那可就彻底没戏了。

     反正不能被这种人形野兽挨着自己,必须尽可能保持距离。

     孟哲的右脚刚一着地,便猛地爆发真元,如同强力弹簧,把整个人向后弹了出去。这一招急进急退这几天倒是有过反复练习,属于气冲八荒里的真元利用技巧之一。

     大猩猩巴赫在那边品头论足:“灵活性还算不错,但一看就知道,刚刚练习了没几天,身体僵硬,姿势别扭,我敢打赌,来这里之前他肯定没参加过任何一场战争。”

     其他的狂族战士也都是这么看的,他们身经百战,一眼就能瞧出来某个人是不是从未上过战场的菜鸟。

     呼雷的强壮身躯同样不失灵活,扭转身体的同时脚下发力,雄狮一般紧追着孟哲扑了过来,他舒展左臂,右臂稍稍收紧暗暗蓄力,这动作既可以抱住对方,也可以猛地出拳,会根据情况灵活应变。

     但他错估了孟哲的胆量和狠劲,本以为他还会左闪右避,却不想,孟哲刚刚弹出去,又像是撞到了弹力十足的气墙,猛地弹飞回来,借助这股子冲力,又悍然出拳,甭管姿态多么的别扭难看,但绝对保证了速度以及出其不意。

     砰!

     孟哲一拳击中呼雷的侧脸,右手强击符瞬间激发,双倍杀伤力爆发出去,而且是蕴含真元的双倍爆发。

     本打算打他的下巴,因为击中下巴很容易致人晕厥,但还是由于手生,准确不足,落拳位置出现偏差,击中了面部相对坚硬的颧骨。

     腾腾腾腾,呼雷身子后仰,暴退了几大步才没有摔倒,他猛地甩头把头晕目眩的晕厥感驱散,瞬间暴怒,又朝着孟哲扑来。

     这一下,他真的怒了,若能把孟哲抓在手里,根本不会管什么联盟不联盟,而是会咔哧咔哧几下把他撕碎。

     这不是仇恨,而只是一个战士的血气冲顶,战斗时很容易晋入这样的疯狂状态。

     看起来太吓人了,孟哲打架经验实在太少,胆子再大,心理素质也没有经受过千锤百炼,瞬间就有点后悔:是不是不该打人家的脸……

     “来啊!”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孟哲喊叫着也要让自己无所畏惧,但也不会傻乎乎和呼雷迎面冲撞,该闪还得闪,必须避其锋芒,寻找弱点。

     呼!

     呼雷的一记摆拳,带起的气流擦着孟哲后脑勺就过去了,这一下若被击中,脑瓜子能都炸开,要知道脑袋上并没有安装防御灵符。

     “我草!”

     大猩猩巴赫在那边情绪激动,同样的对空挥拳,为呼雷的一击落空感到可惜,同时也在惊叹:这小子有些本事啊,为什么呼雷的攻击速度总可以击中我呢?

     呼!

     呼雷紧接着一拳朝孟哲的腰杆砸落下来,沉重的力道绝对能把孟哲的脊椎砸断,经脉里少得可怜的真元护体绝对扛不住这样的重击。

     砰!

     孟哲挥舞左臂,再一次激发灵盾符,挡住了呼雷的拳头,并趁着他被灵盾的反弹力导致动作走形的这一空档,一拳击中他的肋骨,强击符双倍杀伤……

     不对,不是他的肋骨,这家伙反应太快,手臂瞬间收回,只是击中了他那肌肉暴突的左臂。

     去尼玛的,想要击中他的要害怎就这么难?

     孟哲心生恼怒,殊不知,呼雷更是火冒三丈,别说击中孟哲的要害,目前为止还没有碰到他一下呢,自己先挨了两拳。

     该死的,我要把你砸成肉泥!

     呼雷的动作骤然转变为大开大合,不再使用那些个灵活机巧,接下来即便拼着要害中招也要给孟哲狠狠地来上一下。

     他看出来了,孟哲的抗击打能力很弱很弱非常弱,除了左手的能量抵挡,身体的其他部位随便挨上一下,这次决斗就可以划上句号,自己便是胜利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