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丧家之犬
    “我们这行你也知道,逾期不还会有什么下场,最好都守点规矩。”

     光头似笑非笑的说着,同时从水果盘中拿出一块西瓜咬了一口,然后把沾满西瓜汁的手在女人身上蹭了蹭,这才对身边一个大个点了点头。

     随后大个会意的把我带到另一个包厢,填了一份打印好的协议,然后才通过手机给我转了两万元。

     钱到手的那一刻,我没有想象中的惬意,反而感受到的是巨大的压力,但愿一切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吧,我根本不敢去想象输掉的后果。

     下了楼路过慢摇吧的时候,我还专门扫视了一圈大厅,可惜没能再看到那个女人。

     为了省事,我和李龙直接在棋牌室开了房,而且他也打电话联系了那几个牌友,说明天继续,好在那几个人并没什么犹豫,都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开房的时候李龙专门开了两间,说他女朋友会过来,然后问我需不需要把他女朋友的闺蜜也叫来。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实在是没什么心情,只是想一个人待会。

     他也没再说什么,开了两间房后便各自干自己的事情了,我只是冲了个澡便躺在了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便下楼买了包烟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思绪万千。

     短短的一天,我有一种直接堕入地狱的感觉,周围的一切陌生的可怕。

     事实上我到那个时候也没意识到这从一开始就是个局,但凡我们想通李龙为什么不好好上班,但陪着我打牌就玩了三天,可能就会发现什么,但就是没想到那一点。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来后我看了下时间不到七点,赶紧冲洗了一下便给李龙打了电话过去,毕竟他女朋友可能在那边,我也不好直接过去敲门,打算用电话告诉他帮忙安排下牌局。

     我尽量调整心态,成与败就看今天了。

     接了电话李龙说他刚睡醒,只是劝我别着急,他这就打电话问下。

     我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终于半小时后李龙敲响了我的房门,拉着我到楼下吃了点早餐,上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了那几个“牌友”。

     随便寒暄了几句我们便直奔主题,看着他们一个个把我当傻子一样的眼神,我却浑然不觉,心里暗道今天一定要把输掉的钱赢回来。

     但是,老天就像和我作对一样,每次发的牌极差,偶尔来个不大不小的,总能被人家大过,运气简直比昨天还要差,很快我的两万元又剩下不到三千元。

     这一刻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心态也彻底炸了,越输的多,越想赢回来,最后直接三千元和人家闷了一圈,还是输了。

     我已经忘记了自责,埋怨,满脑子只有一件事情,必须要赢回来,那种状态就像毒瘾发作了一样,已经完全不去计较后果了。

     以抽烟为借口我把李龙又叫了出去,打算让他帮忙再借点钱,我已经完全沦为一名赌徒,始终抱着一丝幻想总能赢回来。

     而且我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李龙了,好在他并没怎么犹豫,只是劝我悠着点,然后给棋牌室的几人交代了几句便跟着我再次找到了光头。

     这次并没见光头本人,还是昨天那个负责借我钱的大个,在把协议的金额改了之后,又给我拿了三万,相当于我已经借了五万的高利贷。

     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三天的时间,我不仅将五万元输的干干净净,而且又借了五万,直到十万元全部输掉之后,终于光头亲自见了我。

     “小子,差不多了,钱我是一分也不会借给你了,不但如此,那十万元你也必须连本带息一个星期还给我。”

     终于他们还是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就连我一直依靠的李龙也劝我最好赶紧张罗着还钱,不然后果相当的严重。

     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离开的,只是李龙一直在我耳边说数额太大了,要不给家里打电话说下吧,让家里想想办法。

     给家里说?说我因为赌博,一个星期的时间输掉了近三十万?

     真要家里知道了我相信绝对能把爸妈气出个好歹来,农村人哪里见过三十万。

     玛德,这一切还不是因为李龙,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越想越气愤,终于脑子一热,一把抓住李龙的衣领怒骂道“特么的还不是你,现在出事了你要告诉家里面?我警告你,钱我会想办法,但你敢把这里的事情传回去,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没想到李龙冷哼了一声,一把打掉我的手,阴阳怪气的说道“行,有本事的话你一个星期把高利贷还了,还有,赌博是你自己贪心,别特么怪老子。”

     就这样他直接走掉了,我也没拦他,心烦意乱的我一个人沿着街边漫无目的的溜达着。

     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在我和李龙分开后半小时,我便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我以为是他们催我回去,可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老爸咆哮的声音“你个混账东西张能耐了,还会赌了啊,知不知道你妈一听到这信就晕了过去,现在还在医院呢,真把你妈气出个好歹来老子扒了你的皮。”

     我大脑嗡的一下,李龙居然真的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家里面。

     “爸,对不起,我......”我鼻子一酸,哽咽着,到现在我除了后悔再无其他。

     “行了,先不和你说了,医生叫我过去呢,反正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三十万家里真的拿不出来,你个混账东西自求多福吧。”说完电话便被匆匆挂断,我明显能听出老爸语气中的无奈,还夹杂着恨铁不成钢的愤怒,这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老爸发这么大脾气。

     我一个人坐在路边长椅上好久,越想越窝火,把所有的屈辱怨恨全都放在了李龙身上,他带自己入坑就不说了,出了事竟然不顾后果的告诉了家里,一想到老妈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下还住了院,我脑子一热,最后直接朝着和李龙刚才分开的地方跑去。

     不过已经过了半小时,我到了地方后李龙早已不知道去了哪,我恍然意识到还不知道他在帝都住在哪,打了他的电话过去被提示已经关机。

     我像一条丧家之犬一样失魂落魄的走着,忽然想到这些天总是和李龙在棋牌室,说不定现在也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没了别的选择,并不仅仅是烦躁李龙告诉家里赌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怎么解决高利贷那边,毕竟那边只给了一个礼拜的期限。

     可是当我到了棋牌室后并没发现李龙,心灰意冷的站在棋牌室楼下,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过自杀,但一想到家里人,我还是压下了这个念头。

     我数了数全身一共只剩下三百多块,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李龙那边一直提示关机状态,我也不敢走远,打算在附近蹲点,我相信李龙还会来这里的。

     事实上我真的猜对了,不过那已经三天之后了,我已经不愿意去回忆那三天的日子,每天晚上睡网吧,白天在棋牌室门口蹲点,终于算是有了收获。

     我看到李龙有说有笑的和一个家伙走进棋牌室,随行的有她女朋友,还有那天晚上陪着我的女孩,这似曾相识的一幕让我恍然明白了什么。

     一气之下我便冲了上去,一脚踢开棋牌室的门,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就连打牌的那几个也和当初和我打牌的人一模一样,我终于明白了,这特么的本身就是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