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初遇千术
    出来后我并没看到阿斌,但我不信他会离开,毕竟他本身就是来监视我的,果不其然,下了楼后我就看到他正坐在车里吸着烟。

     看到我后警惕的问我干吗,我晃了晃手里的钞票说里面的一个朋友让买烟。

     说实在的我心里也没底,毕竟这件事怎么看都像是我在多管闲事,万一阿斌要追究到底的话,很可能会发现我的意图,但于我而言,这个电话必须打。

     阿斌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旋即才点了点头,并没有要跟上来的意思。

     我松了口气,进了超市故作挑选的样子先看了看阿斌的位置,确定他没看我这边后,才赶紧绕到里面的位置,对着一个长相清秀的收银员说道“打个长途电话。”

     小姑娘一怔,显然没想到现在这么发达的社会还有人居然用座机打电话,我没理会她的反应,迅速拨通老爸的手机号。

     电话响了两声便接通了,那边传来老爸略显疲惫的声音“喂,你找......”

     “爸,是我”听到老爸的声音后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涌上心头,我鼻子一酸很想流泪。

     “东子,你......还好吧,他们没把你咋样吧,虽然阿龙说你没事,但我还是不放心,要不是家里走不开我都亲自去找你了。”老爸的情绪很激动,连说话都比平时多了起来。

     “没......没事,我现在挺好,只是暂时不想回去......对不起,爸”我一下没控制好情绪哽咽起来,之前想说的千言万语在这一刻居然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来。

     “人只要好好的就行,你就好好在外面拼吧,别再沾染那东西了,我和你妈也......挺好的,挺好的......”

     听得出老爸的语气中更多的是无奈,电话这头的我只能任由眼泪划过,重重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肩膀被人狠狠的拍了一下,随后一双大手便按在了电话的挂断键上,话筒里传来了忙音。

     我这才看清不知道后阿斌跟了过来,显然我被他抓了现行。

     “斌哥,那个......”我心虚的开口道,甚至连话筒都忘了放回去。

     阿斌阴沉着脸一句话没说,从我手中夺过话筒放好后便朝着前台走去,我一脸懵逼赶紧跟上,一出来就看到李龙的两个伙计正在挑选饮料什么的,看到我后冷哼了一声,还问我干嘛来了。

     我还没说话,阿斌竟然开口道“我的人想干嘛是不是还要告诉你们一声?”

     那俩人脸色很难看的笑了笑,然后麻溜的拿好饮料结完账便离开了,我错愕的看着阿斌,很明显他在帮我,不然让李龙知道了我偷偷打电话一定会传到光头耳朵里,那样情况会很遭。

     一直结完账出来后,阿斌依旧很冷漠的径直走向车跟前,我还准备说点什么,阿斌摇了摇手说让我先去忙,差不多了就下来,他会一直在这。

     我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一路上都在分析这件事情,看来光头的内部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和谐,虽然不知道阿斌为什么要帮我,但无疑想把我拉拢为自己人。

     重新回到包房内,我顺手把烟递给了胖子,他笑容满面的看来赢了不少钱,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观看的一个留着七分头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家伙开口道“看得我手痒痒的,要不我也来玩两把?”

     说话的同时,牌桌上的一个人就赶紧让座,我一看就知道俩人是一伙的,很明显原本打牌的那个家伙输的比较严重,才换七分头上去,也叫作换手气,毕竟不同的人接的牌可能就不一样。

     当然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嗤之以鼻,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人点背的时候怎么也赢不了。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产生了动摇,或许真和人品有关,从七分头接手后,连续赢了五把,也连做了五轮庄。

     我刚开始以为是凑巧这个家伙运气好罢了,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一直在赢,好像每把的牌都好的不可思议。

     原本我只是来调查看看又没有适合下手的目标,但现在却真的对这家伙的赌术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我一直站在七分头的对面,没怎么看清楚他接的牌,于是便饶了一下,愣是挤到了那家伙的身边,打算一看究竟。

     又重新一盘开始了,我仔细的看着七分头,他一直有说有笑的码着牌,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就在我纳闷的时候,七分头的一个动作让我看出了端倪。

     一开始我也纳闷,好端端的自动麻将桌不用非要人工码牌,这样不很麻烦吗,可看到七分头的样子后好像明白了一些。

     同样是码牌,七分头的手一直没离开桌面,尽管表面上也像其他人一样,但是我总感觉他手底下始终压着其他牌,可惜动作太快,至于是不是如自己想的那样就不得而知了。

     接着又是两小时过去了,我终于确定了七分头是在搞鬼,更有一把过分到了抓起牌起手就是天胡的程度,可有趣的是好像在场的人都没发现这个现象。

     我虽然并没见识过真正的千术,但我相信七分头今天这绝对算是其中一种,一直到了下午我才和阿斌一起返回住的地方,脑海里始终琢磨着七分头到底怎么做到的。

     接下来的几天,光头并没催我赶紧拉人,我也落得轻松,每天以找目标为由泡在棋牌室,而所研究的对象正是七分头俩人。

     这俩人好像专门吃这碗饭的,听口音是东北的,每天特别准时的来报到,一直玩了三天,可能不满足于每次的筹码,说到底下面楼层的大多数司机,和上面的一些老板自然没得比。

     第四天的时候,俩人终于把目标放在了上面楼层,我犹豫了片刻也跟了上去。

     说实在的这两天我确实也琢磨出了一些门道,但并不是为了赌博赢钱,而是想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失身搞掉光头,毕竟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办法,当然再次之前我还要做的一个准备工作就是找个新的东家。

     这个棋牌室的老板便是我的目标,可惜的是几天来旁敲侧击并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说不定可以在上面房间打听到一些消息。

     综合考虑了下,我还是上了楼,这栋楼有多大我没细数,只知道光司机或者一些普通玩家都在下面五层,上面的全是有身份的人,可是上来后我才知道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因为在第六层的入口处专门有人在查询身份,必须出示一张银色锻造的卡片,我自然没有这玩意。

     和保安随便聊了几句我才知道这卡片是棋牌室发的,赌资必须够二十万才能拿到这卡片,我恍然明白那俩家伙这几天在下面很可能是在筹备赌资,真正的目标是这些有钱人,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陷进去。

     又待了一会,尽管我好话说尽,保安死活不放我进去,大有我再闹就赶人的趋势,没办法我只能不甘心的离开。

     可刚转过身,就听到有人喊道“那个帅哥等一下,我们老板请你过去一趟!”

     我停下脚步,看到迎面走来一位身穿OL制服的女人,长相很秀丽,一双笔挺的双腿特别引人注目,应该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我还以为她在叫别人,可是左右看了看再无其他人,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美女,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谁知道她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说找的就是我,说完便带头前面引路。

     我纳闷的跟了上去,心里犯着嘀咕,虽然我很想接触到棋牌室老板,但很明显那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还不可能,可为毛偏偏人家还自己找上门来了。

     一直到了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口,那位美女停下脚步,然后指了指房间说“进去吧,老板就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