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司空(上)
    东云县杨家,上下一共三代人,最上头的便是老爷子杨景风,下头一辈一共有四个儿子,长子杨信乃是嫡出,如今一家都随他在金陵为官,膝下有三个儿子。次子杨悠,在军中担任武职,也在金陵,膝下有两子,。

     杨老爷子剩下的两个儿子,杨道,杨德,文不成,武不就,负责打理自家的商行,也就是吴小伟看到的杨必武和杨亭安的父亲。

     杨必武在家里的年轻一辈中虽然排行不高,位列第六,但岁数却是排行老三,他性格有些乖张,讨厌别人叫他老六,或者六哥,所以家里的仆人和杨亭安都暗地里称呼他为三哥,三公子,或者三爷。

     吴小伟此时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杨必武让杨亭安离开避一避,但杨亭安显然没有这个打算,当先朝着前方走去。

     一旁的杨必武还在劝说,杨亭安只是不言不语,吴小伟一旁本能的跟着,心里面也有些忐忑,有心想跟着杨亭安,但杨亭安貌似自己过的也不太好,可如果自己要走的话,这天下虽大,却似乎没有他可以去的地方。

     这话不是无缘无故说的,这是因为吴小伟没有路引,路引是走到哪都需要的,一个没有路引的陌生人进不了任何城镇。

     而进不了城镇,就意味着在这个马匪,官兵,异族频繁交火的时代,你随时都有可能丢了性命。

     这些,吴小伟在跟随杨家商行的时间里,早已经知道。

     三人沿着青石巷道行不多久,便来到了一座府邸的门前。

     这座府邸看上去金碧辉煌,规模颇大,正门宽有两三丈,可供两辆马车同时进出,朱漆楠木,颇具气势,门口两只虎虎生威的石狮逼真异常,看上去还有几分狰狞。

     三人到了的时候,早有看门小厮小跑过来给杨必武牵马。

     “三公子,七公子,老太爷有吩咐,你们回来之后立刻去见他。”一个身传绸布短褐的年轻汉子上前垂手说道。

     杨亭安面无表情,只是点头,然后带着吴小伟一脚跨进了大门,进了门里面,便是另一番风景,经过几道蜿蜒的游廊,走过三两个穿堂,屏风,便有假山池塘,走了再有几步,三人来到一间厅房外的院子里。

     厅房门口有几个小厮和丫鬟,都垂手而立,静静的一动不动。

     四人经过这群人身旁,向前走去,还未走进厅房,从房内迎面走出来一人,那人身着绸缎青衣,脸皮褶邹,面容偏老,看到吴小伟等人大喜。

     “小少爷,吴兄弟!”正是老杨。

     杨亭安见到他,笑了笑,说道:“老杨,你没事就好。”

     吴小伟也开口说道:“杨大哥,我们回来的途中还担心你和赖猴大哥他们的安全呢”

     老杨和杨亭安行礼,然后拍了拍吴小伟的肩膀,说道:“其他话咱们以后再说,小少爷,老爷昨天得到消息,北周军队攻打宜都城,心情很不好,你一会儿可要见机行事。”

     杨亭安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杨必武开口问道:“里面除了老太爷,还有谁在场?”

     老杨抱拳说道:“回三少爷的话,六老爷和六夫人,七老爷和骆姨娘都在。”

     杨必武说道:“那还等什么,正好他们在场,我们现在进去,有他们想必小七顶多被训斥两句。”

     老杨摆手说道:“里面来了位客人。”

     “是谁?”

     老杨脸色透露出怪异,说道:“是马太守身边的一名偏将。”

     杨必武惊疑道:“马太守?往年我们送礼到他门口都避而不见,怎么现在?”

     老杨没说什么,杨亭安却冷笑出声。

     老杨看着杨亭安的表情,脸上表现出叹服,他低声说道:“马太守得知宜都被西周兵马兵临城下,担心被波及,已经紧急布置了天门郡防务,但根据那名偏将所说,城里粮饷和士兵都很短缺,这次前来,是发动城里的商户,大族各出男丁五十人,黄金一百两,支援城建防务,咱们杨家是天门郡第一大族,所以。。。。。。”

     “嘶......”杨必武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抢劫吧。”

     他停了停,问道:“老太爷怎么说?”

     老杨抬头看了杨必武一眼,说道:“老太爷答应了,而且准备出男丁五百人,黄金五百两。”

     杨必武愕然,问道:“咱们杨家哪里有这么多人?”

     老杨开口说道:“老太爷准备出钱招募。”

     杨必武苦笑:“呵呵,两位叔叔在金陵做官,上下盘点,一大家子的花销都从我们这里出去,这会儿老太爷又这么豪爽,不把钱当一回事,却真的是不当家不知油米贵。”

     老杨闭口不言。

     “我们进去吧。”这时候,杨亭安突然开口,并当先走了进去。

     后面老杨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跟着走了进去,吴小伟跟在老杨身后,一行四人此刻都进了厅房。

     吴小伟抬头看了看,大厅里此刻坐着六个人,身处主位的是一个须发皆白,颇有威严的老者。

     老者的对面坐着一名身穿轻甲,腰挎横刀的中年男子。

     吴小伟猜测这两个人想必就是杨老太爷和老杨口中所说的那位偏将,老者左手边坐着四人,两男两女。

     看到吴小伟等四人进来,杨老太爷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注意力又放到那位偏将身上,倒是他下手的四个中年男女都面露喜色。

     杨亭安和杨必武站到了那中年男女的身后,老杨站到了杨老太爷的身旁,吴小伟一时间不知道站那里,便跟着杨亭安站到了她的身旁。

     大厅里人虽多,但却丝毫不喧哗,说话的只有老太爷和那偏将两人,吴小伟感受到这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压抑,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但耳朵里却把那老太爷和那偏将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过了没多久,那个偏将站了起来,拱手说道:“杨老爷子不愧是我们天门郡的顶梁,您老的一片赤胆忠心和为国为民的行为我一定会如数告知给太守大人,在下还有要务,这就先告辞了。”

     那老者起身相迎,把此人一直送到了厅房之外的回廊里才又走了回来。

     他回来之后,端坐主位,这时候老杨使了个颜色,杨亭安来到大厅中央,行礼说道:“不肖子孙杨亭安,丢了杨家货物,请祖父责罚。”

     那老者喝了口水,然后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之上,发出“砰”的声音。

     这一声响,吴小伟瞬间感觉房间里的压抑气氛变得浓重了。

     吴小伟感觉浑身不自在,左右看了看,然后便觉得有些愕然。

     他身旁的一个中年女子,也不知道是杨亭安的哪位长辈,在那老太爷动怒之后,这女子就一直发出轻微的颤抖。

     大厅里暂时没有了声音,只有浓重的呼吸声,吴小伟又看到了杨必武,发现他虽然在外面颇有怨言,但这会儿却站在那一动都不敢动。

     吴小伟不禁抬头看向那老者,那老者似乎感应到了吴小伟的目光,也抬起了头看了吴小伟一眼。

     只那一眼,吴小伟已经感觉到心脏猛的一抽,赶紧把目光移向别处。

     “罚你禁足一个月,鞭四十,可有怨言?”那老者不再看吴小伟,对着杨亭安说道。

     吴小伟愕然,诧异的看向杨亭安,只见他双拳紧握,但最终却只是摇头。

     这时候,吴小伟身旁的一位男子开口说道:“父亲,小七遭遇劫匪和北周蛮子,能全身而退已实属不易,还请......”

     他话还没说完,老爷子开口说道:“鞭八十。”

     那男子便闭口不言,看了看杨亭安,又看了看自己下手边的男子,说道:“四弟,你向父亲求求情。”

     那男子脸色讪讪,不敢看老太爷,只是说道:“逆子犯了大错,受罚理所应当。”

     一旁的两位中年女子也是看了看杨亭安,听到这男子的话,便闭口不敢再言。

     老太爷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有异议,便开口说道:“执行家法。”

     原本垂手而立在门口的四五个小厮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还拿着皮鞭,吴小伟看的头皮发麻,慌忙上前说道:“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