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珍奇宝盒
    “老头,出发之前是不是得把我们几个人的毒解了啊!”小雨很少说话,但只要开口就是很关键的问题:“说那么多,该干的正事一件没干。我们毒不解,怎么考那个什么尔学院啊。”

     “是德尔学院。”辛迪提醒道。

     “对,德尔学院。”小雨不屑的说道,似乎只有他对德尔学院不感冒,也难怪他是那种只要听到学字就浑身不自在的人。

     “老师在你们昏迷的时候就给你们解完毒了。”这时格尔手里拿着几个大包袱,走了过来。“这是你们家人让我带给你们的东西。”小雨接过格尔手中的包袱打开来看,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宝盒;盒身整体是用黄金打造,盒盖上有一颗掌心那么大的宝石,宝石中心是一个锁眼,显然是要用钥匙才能打开。

     “喂喂喂,兄弟。这盒子不得了啊!”辛迪两眼已经冒金星了,摩拳擦掌一副要占为己有的样子。

     “滚!你可别想打这盒子的主意,这是我家祖传的宝贝。我以前连看一下父亲都不肯,如今却托人给我,这事有蹊跷。”小雨担心着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格尔,你到底做了什么,这个盒子我父亲不可能交给一个从未谋面的外人。”格尔刚要开口解释,老者打断了他,说道:“皮特·格鲁特,你父亲的名字。格鲁特家族曾是诺斯尔国的王族,你的先祖米尔斯·格鲁特更是如今火枪的发明者。格鲁特族人各个骁勇善战,将火枪的使用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就连家族里一个小小的卫兵放到现在都是一等一的火枪手,其实力足以匹敌一个城邦。我说的对不对?”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小雨,怎么都想不到他居然有着那么厉害的背景,之前没听他说过啊。老者缓缓的站起来向屋内一个破旧的书柜走去,也拿出了一个盒子放到众人的面前,继续说道:“曾经的诺斯尔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人人生活过得富足安康,但也因为这样引来的敌国目光。圣历103年,由德尔带头发起了对诺斯尔的侵略,但由于实力过于悬殊,德尔的攻势仅持续了一周,就被击溃无功而返。虽然战败,但德尔依旧没有放弃对诺斯尔的野心,正面对抗不行,就不断培养高级派间谍悄悄地潜入到王宫内部,企图从内部瓦解诺斯尔的实力。”老者此刻沉默了一下,众人感觉到面具里传来了一丝悲伤,“光芒越是耀眼阴影也就越大,而诺斯尔的阴影就是格鲁特家族和卡米公爵的明争暗斗。圣历110年,米尔斯先生知道德尔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卷土重来,为了保证诺斯尔立于不败之地,就私下建立实验室研发威力强大的武器。大概过了半年之久吧,我们现在所熟悉的火枪问世了,在那个年代火枪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都可以用它射杀一名精通战技的卫兵,其威力可想而知。然后实验室扩建成制造厂,开始大量制造火枪,族人们也在米尔斯先生的带领下开始不断练习如何更好的使用火枪,当年举世闻名的格鲁特神枪队就是这么来的。正当米尔斯先生要把这一好消息及训练好的一直精锐部队秘密地呈献给国王的时候,一名长期潜伏在格鲁特家族的德尔间谍把这一情报透露给了卡米公爵。卡米公爵与你家是死敌,当得知这一情报后终于等到了彻底铲除你家族的机会,便连夜赶往王宫,向国王谎称格鲁特家族不但秘密制造危险武器、训练军队,还偷偷和德尔内应勾结,企图里应外合蓄意谋反。同时,他也将那个泄露情报的德尔间谍押送到国王面前。那间谍是经过常年专业训练的,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开口便对国王说:‘我奉德尔王之命将一封书信悄悄交给米尔斯·格鲁特,看后他自然会明白,并且会奉我为贵宾对我好生招待。’国王听后瞬间大怒,拔出宝剑架到了那间谍的脖子上问道:

     ‘那书信的内容是什么?’

     ‘不知道,我只是负责送信。’

     ‘该死的德狗为什么就是阴魂不散呢!’国王提剑就要斩杀那名间谍,卡米公爵立刻出来劝阻:

     ‘陛下息怒,留着他还有用。当务之急是要趁米尔斯还未和德尔王行动之前,尽快围剿永绝后患。’

     ‘好,我现在就把森林权杖赐予你,立刻率领皇家骑士团前去围剿米尔斯·格鲁特那混蛋。’

     ‘遵命!’”

     “昏君,活该他的国家被灭亡。”小雨此时愤怒不已,原来自己的家族有着这么一段悲惨的历史。

     “那后来呢,小雨家那么强,那个混蛋公爵是不是被打个稀巴烂。”本也握紧了拳头,恨不得能替自己的兄弟出一口恶气。

     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米尔斯先生见卡米公爵手持森林权杖并率领皇家骑士团前来抓捕自己,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陷害了,就命令全族人放弃抵抗,要求去国王面前解释清楚。”

     “米尔斯先生也是傻,早点跟国王交待不就没那么多麻烦了么!”话音刚落,就感觉有双眼睛在恶狠狠的看着自己,辛迪自知说错了话立马做出了一个缝上自己嘴的动作。

     “米尔斯先生之所以一直隐瞒,是因为他知道城内处处都是敌人的眼线,怕万一大张旗鼓的研发,不但被敌人偷了去,搞不好敌人先自己一步开发出更厉害的武器,到时诺斯尔就真的陷入危机了。”

     “那后来呢?等于我们现在生活的国家原来是小雨的仇人。该死!”本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

     “事情也已经过去几百年了,仇不仇人就淡去吧!战争,本来就没有对错之分。谁最终获得胜利,谁就可以定义孰是孰非!后来的事情现在还不能对你们说,时机成熟自然会告诉你们。”

     “我不懂什么孰是孰非,我只知道谁让我兄弟受到了伤害,我就把谁打个稀巴烂。”本就是这样,不管对错就一心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直到永远!

     老者拍了拍本的肩膀,说道:“你像极了我的一位好友。我相信未来你们一定可以主导这个世界的!”这时,老者打开了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做工十分精美的钥匙,然后交到了小雨手中,“这是打开宝盒的钥匙,你最好什么都不要问,我说那么多只是想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德尔学院。相信我不会害你们更不会害你们的家人,而且我也是在变相保护你们。”

     小雨接过钥匙,刚想说什么却又憋回去了。现在大家也许最期待的就是这个宝盒里面到底是什么奇珍异宝。小雨带着大家的期待,慢慢的打开了宝盒,果然老者交给小雨的就是打开宝盒的钥匙,当宝盒开启的一瞬间,一屋子的人都傻掉了。宝盒里面放着一把破旧的不能再破旧的老式火枪,小雨把火枪拿起来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都是一把又老又旧的火枪,拿在手里都怕会散架的那种。

     “不是吧,这火枪恐怕还没这盒子值钱了。”最失望的就是辛迪,这个财迷刚还在幻想盒子打开后会不会金光四射,结果居然是一把破火枪。

     “老头,这火枪有什么故事么?还是说需要什么魔法才能让他产生变化呢!”小雨还是觉得自己家的宝贝不会那么逊。

     “这个我也不清楚啊,我只是受人之托世代守护这把钥匙,并将它交给一个被选定的格鲁特后人。但宝盒里是什么,我却一概不知啊。”

     “哇哦,被选定的格鲁特后人,小雨超赞的耶!”特西在旁边怪声怪气的拍着马屁,声音让人作呕。

     “等等,你们看这宝盒里面有一排字,像是古代文字。”辛迪就是不死心,在一旁拿起宝盒翻来覆去的看,终于找到点线索。

     “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老者接过宝盒仔细的看了看,并没有找到辛迪说的那一排字。

     “真瞎,这不就在这盒子底部嘛。”辛迪不耐烦的指给他。

     “我还是什么都没看见啊,难道是我老眼昏花啦?”

     “拿过来我看看。”小雨一把抢过来,然后顺着辛迪指的方向看去,也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有啊,你是不是耍我。”说着举起拳头假装要揍辛格,其实也就是吓唬吓唬他。

     “算了算了,我把我看到的给你们写出来吧!”辛迪无奈的耸了耸肩,心里咒骂这俩人:自己瞎还怪我。

     辛迪将盒子里看到的字一笔一画的抄写到纸上后交给老者。老者接过来看了一眼后,立马吓得脸色苍白,一屁股摔坐在地上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