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末日生还
    模糊的视野尽头,是一望无垠燃烧的庞大废墟,天空被燎原之火勾勒成灰色与橘色的扭曲形状。

     从废墟中醒来,四周几乎不存在任何有生命特征的物体,感觉到心跳还在持续,秦风用力地深吸一口气,随即被呛得涕泪横流。

     辐射,还有爆破,将生物赖以生存的空气毁灭成剧毒气体。

     自己还活着……

     秦风捂着口鼻,极目眺望这座已经成为过去的城市。

     3100年1月2日,世界和平日,这时候的世界没用国家之分,只有一个世界联邦政府,全世界的人民都在为庆祝节日的来临。而就在同一天的晚上,一颗巨大的陨石打破了所有的欢声笑语。

     陨石所带来的剧烈冲击波,使无数人无数国家成为牺牲品,即便是像罗浮区下属的S市这样的边缘地区也无法幸免。

     周遭找不到一件认得出形状的物体,包括秦风自己也已经烧伤严重,但却仅仅停留在表层,未知的原因保护了他的内脏,没有被冲击波毁灭。

     “这是……”秦风看着自己明显粗壮了许多的四肢,脑海之中忽然亮起来一片氤氲的白色光芒。

     陨石落地之后,似乎有不为人知的东西在觉醒。

     秦风沿着一个坡道,离开了最大的废墟堆,视野变得开阔起来。

     曾经十分繁华的大都市,已经被夷为平地,看环境的变化程度,好似已经过了挺长的时间。在一架坠毁的战斗机上,秦风找到了一个还在运转的军用电子表,日期指向四月八日。

     S市被冲击波冲击的时候,应该还是1月份,这么说来,秦风已经在废墟里昏迷了三个月,却没有因为缺水而死。

     “现在应该是早上,可是天色却暗得像日暮!”秦风心悸,陨石带来的后续伤害才是最可怕的,尘埃笼罩了一大片区域,至少在半年时间内这里将不见天日,到处都是燃烧的残骸,让这片土地完全报废。

     这些无疑都是常识性的东西,而秦风活着的这个事实本身,却不是常识能够解释的。

     这时,混乱的风声里传来一阵像是狼啸一样的声音,视线之中出现了一群正在发狂般逃跑的人。

     “还有其他人活着!”秦风没有选择立即出去,而是躲到了一处凹陷里。

     这群人从面前十米外跑了过去,其中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带有伤势,一地的鲜血腾起白烟。

     而那狼啸声越来越近,忽然,几道黑光一闪而过,刚刚跑过的数人被几个巨大的身影按倒在地。

     “不要啊……我还不想死!”

     头颅破裂的声音,让秦风的瞳孔一下子缩成一点。

     狼,准确来说是具有狼一样身材和爆发力的生物,双腿直立,将残存的几个人撕裂,开始享用美餐。

     秦风忍不住想要呕吐,但他很清楚,如果这么做了绝对会被发现!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抓住了他。

     秦风大惊,几乎要大打出手,对方却身手敏捷地捂住了他的嘴。

     “别叫,是我。”声音被压的很低,对方戴着一个防毒面具,但秦风还是认了出来,此人是自己邻居那个小明星,名字叫做张妍。

     张妍还活着,把他拖回了原来的地方,轻手轻脚地打开了一个地道,声音还是那么小心翼翼:“下去。”

     这般末日景象,张妍可能是秦风唯一能相信的人了。

     “不敢相信,为什么你会一个人跑出来啊!不过最不可思议的还是你正面被冲击波波及,居然只是受了外伤!”

     一进地道,张妍就恢复了喋喋不休的性子。

     原来陨石撞击后,跟S市一样被夷为平地的城市,已经有上百座,毁灭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冲击波从陨石四周扩散的时候,秦风就在家中,尽管有掩体保护,依然受了重伤,当场就昏迷了。张妍当时看见看见天空中陨石落地前的昼光,提前躲进了地下室,等她出来搜救,只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秦风。

     地下室里有一些食物,但只是方便面跟一些几乎咬不动的干粮,水更是少得可怜。

     张妍摘下防毒面具,露出清秀的脸庞,在核战发生的时候能看见这么干净的一张脸实属难得。

     秦风放松下来之后,才意识到浑身疼痛难忍,龇牙咧嘴地叫了起来。

     “你昏迷了两个月,刚才你还躺在这儿,一眨眼人就不见了!”张妍气不打一处来:“你真不记得了?”

     秦风摇摇头,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随后他从张妍口中了解到,这次陨石突然撞击地球,联邦太空局没有收到任何预警。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好像这块陨石是突然出现的。

     这块陨石好像还携带了某种未知的能量,有很多生物发生了变异,不仅如此,甚至有人发现了一些从地底浮出的远古遗迹,里面走出来穿着数百年前古老服饰的人类,一拳一脚就能将变异生物打趴下。

     而与此同时,受到冲击波伤害未死的部分人脑海里出现了光球,并且拥有了超过常人的力量。

     “这些都跟你无关。”张妍忽然正经起来,认真地说:“秦风,你现在是一个病人,病人就好好待着,不要乱跑,外面那些东西对你对我,都是致命的!”

     秦风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张妍,这真的是之前那个傲气的小公主?

     张妍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起身:“我去翻翻看还有什么东西吃,饿死了!”

     秦风幽幽地问道:“我们还有多少食物?”

     张妍的动作僵住,扳着指头数了数。

     “如果不出去外面找的话,大概一周。”

     也就是说,坚持了两个月时间的食物,马上就要弹尽粮绝。

     说是一周时间,实际上秦风苏醒之后,这些食物根本连基本的温饱都难以满足。

     时间过去五天,秦风的身体恢复了大半,而食物也只剩下了最后一包干粮。

     “没办法了!”张妍戴上防毒面具,说:“你乖乖在这里待着我出去找食物!”

     说着便要爬上竖梯,但却被秦风拉住了。

     “让我去!”秦风抢过面具,在张妍诧异的目光中,以惊人的速度爬出了地下室。

     张妍瞪大了眼睛:“这个家伙就是这样跑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