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美酒何人共执杯
        第五章

         应天府城郊,廖府。

         宋逸风正和廖金文在书房讨论着如何营救出方家众人,至于找回《玄妙真经》只能宋逸风师兄弟俩暗地进行,毕竟那本书牵扯的恩怨太多了,他不想更过的人卷入其中,白白丢了性命。这时,楚乔儿跑了进来,焦急道:“风哥,你说师兄去了王府,都已经三个时辰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宋逸风也觉得奇怪,按理说来回路程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时辰,道:“你先别急,这样吧,我去王府看看,你在这儿呆着,哪儿也别去。”

         楚乔儿娇俏的点点头,道:“路上注意安全。”

         应天府城西的竹林里,一个叫花子背着一个年轻人正慢慢的走,那年轻人昏迷着,嘴角还溢着血,但腰间别着一个酒葫芦。那叫花子把他背到一个松树下,坐在他面前,拿出在集市买的叫花鸡,一边吃一边喃喃道:“虽然你小子跟那个人有些关系,我要的东西也在你身上,不过看你伤的不轻,我也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人。”原来这老叫花子就是当日在集市上要拿夜明珠跟他换酒葫芦的人,那年轻人赫然正是悦清,只见这老叫花子拿起悦清的酒葫芦,打开往自己嘴里灌了几口,骂道:“嘿,这臭小子,九宫山上的桂花酿也不给我留一点,尽是应天的杂酒。”

         说罢拿着酒葫芦往悦清嘴里倒了一些,狠狠掐了一下人中,悦清的身体颤动了一下,突然睁开眼,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叫花子,刚想起身,便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右手一紧,看见那一只玲珑白玉耳坠还在,心里一松,老叫花子道:“臭小子,我劝你还是别动啊,中了那老小子的大力金刚掌居然还活着,你已经算命大啦。”

         悦清这才知道是这老叫花子救了他,但是仔细一看,才知道他是谁,问道:“你是金不换前辈?”说罢看了看自己的腰间。

         老叫花子道:“不该问的就别问。别找啦!”说罢将酒葫芦丢给了悦清。

         悦清接过酒葫芦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我知道前辈需要这酒葫芦,我可以给你,只求前辈将夜明珠还给筱筱公主。”

         老叫花子觉得不可思议,道:“你当真要跟我换?”

         悦清心想这前辈没有落井下石,反而还救了他,就知道他不是坏人,道:“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这葫芦有什么特别,但是如果它能换上百条人命,我也觉得值了。”

         老叫花子一想,自己是在这臭小子清醒的情况下跟他交换的,就不算趁人之危了吧,忙道:“行,给你。”说罢将夜明珠从怀里掏出来,丢给了悦清。

         悦清将酒葫芦递给了老叫花子,老叫花子欢喜的接过酒葫芦,小心翼翼的别在腰间,道:“好啦,臭小子,救你一命就当是酒葫芦寄存在你这儿的利息啦。”说完又继续吃着叫花鸡,还扯下一个鸡腿递给悦清。

         悦清接过,咬了一口,问道:“前辈你可知道筱筱公主的师父是何人?”

         老叫花子正高兴着呢,道:“咳,那老小子啊是道……”话没说完,就听到一阵悦耳的箫声,曲回宛转,宁静悠远,余音袅袅。

         老叫花子突然不说话,朝悦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迅速跑到悦清身旁坐着,只自顾吃着叫花鸡,一声不吭。悦清暗自奇怪,这前辈说话说到一半听到箫声如何就不说了,却已经远远的听到了马蹄声。没过多久,一行人徐徐进入了悦清的视线,为首的是一群俊男靓女,中间是两个女子,红衫女子手执马鞭,白衣女子则持一支玉箫,两侧则是两个年轻男子,一人背着一个包袱,另一人手持一柄黑扇。

         老叫花子喃喃道:“这些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她的玉箫?”

         背着包袱的棕衣男子道:“雨鸢、叶姑娘,你们看,那儿有两个人。”

         执黑扇的白衣男子道:“我去看看。”说罢扬马快步向前到俩人面前,也不下马,右手持鞭指着二人,问道:“喂,此去应天府城还有多远?”

         悦清已有四分不快,正欲发作,老叫花子把他拉住,自己起身躬身道:“哎呀,原来是大官人啊。”又向前绕着这匹骏马走了几步,心叹:真是一匹好马啊。于是道:“大官人,应天府就在前面不远啊。”说完笑着指了指北面。

         白衣男子得意的笑了笑,这时后面的大队人也到了俩人眼前,悦清这才看清,那红衫女子长得甚是俊俏,唇红齿白,身材丰满,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能迅速把人烧得干干净净。那白衣女子却是清秀容颜,偏瘦的身形,却让人觉得袅娜多姿,仿佛天上飘过的白云,洁净舒心。

         红衫女子狠狠瞪了悦清一眼,不满道:“喂,小叫花子你看什么呢?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眼珠子!”

         白衣男子笑道:“表姐,你何必跟这种人过意不去呢。”转身对二人道:“还不快滚!”

         而那白衣女子听了这话觉得甚是反感,正欲说些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

         老叫花子应道:“诶诶,我们这就走。”说罢扶起悦清,朝南离去。

         白衣男子一看这俩人还挺识趣,笑了笑道:“若然,表姐,应天府就在前面不远了。”

         “嗯。”红衣女子应道,笑望着白衣女子,说道:“若然妹妹,我们走吧。”

         应天府,燕亲王府。

         朱筱筱的师父眼看着悦清脚步稳健的一步一步走出王府,心里一惊,这年轻人分明已被我重创,怎么会没事呢?殊不知悦清为了接他那一记五成功力的大力金刚掌,早就耗尽内力,他是为了不想在这中年人面前示弱,这才咬牙勉强挺住没有倒下去,艰难地走出王府后,终于撑不住了才晕倒在一条小巷中。或许他苦苦支持还有另一个原因,但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朱筱筱也是看着这个一招击败她的年轻人缓慢地离开王府,顿时她觉得这个年轻人给了她一种亲近的感觉。

         中年人问道:“筱筱,你可知道他到底什么来路?”

         朱筱筱摇摇头,将之前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中年人惊问道:“什么!你是说他是为了救方家才来找你的?”

         朱筱筱道:“是啊,师父,有什么问题吗?”

         中年人道:“那他可能与方家余孽有莫大的关联啊,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朱筱筱问道:“方家之人都是必杀之人吗?”

         中年人叹了一口气道:“筱筱啊,这是你父王的命令。”

         于是又道:“来人。赶紧跟着刚才那个年轻人。”

         朱筱筱顿时觉得反倒是自己害了悦清,心里觉得一阵不安。

         过了不到一刻钟,下人回禀道:“刘大人,那人不见了。”

         朱筱筱一听觉得一阵轻松,而朱筱筱的师父正是锦衣卫指挥使刘纲。

         刘纲觉得奇怪,问道:“仔细看了吗,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的?”

         下人道:“属下搜遍了周围十几条街,都没有发现那个人。不过在离王府不远的一条巷子里发现有血迹。”

         刘纲摆了摆手,示意下人下去,他心想,他到底还是受了重伤,但是谁救了他呢?看来还得仔细查查这个人。

         这几日应天府风起云涌,少林、武当、崆峒三大派有不少人在城中打探消息,其他小帮派更是数不过来,城中客栈客满为患,连城郊的客栈都难找到一个空闲的房间。

         宋逸风刚从廖府出去没走多久,就被人偷袭了,但是偷袭之人并没有攻其要害,宋逸风轻松躲过,一路尾随偷袭者,却在城西竹林入口发现了悦清,宋逸风这才发现悦清受了重伤,忙一路扶着回廖府疗伤。

         “乔儿,我们回来啦。”宋逸风喊道。

         楚乔儿和方添香一听赶忙迎出来,只见宋逸风背着悦清走进门。

         楚乔儿焦急问道:“风哥,师兄他怎么了?”

         宋逸风摇摇头,回道:“具体我也不知道,先扶他去休息吧,有什么事等他好了再说。”

         楚乔儿忙道:“嗯嗯,那块去吧。”

         方添香忙引着宋逸风到厢房。宋逸风三人在山上倒也跟天玄真人学过一些医术,但那只是治些小病,像这么重的内伤还真是无能为力。宋逸风花了大半天和整整一晚上的时间,耗尽自己的内力,总算稳住了悦清的伤势。

         次日凌晨,宋逸风查看了一下悦清的伤势,没有恶化,但是悦清的情况得吃药才能康复,于是准备出去看看,刚走出房门,就看见两女已经在屋外。

         楚乔儿道:“风哥,他情况怎么样?”

         宋逸风皱眉道:“内伤很重,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护住了师兄的心脉,没有性命之忧。”

         方添香忙道:“我知道这应天府内有一个名医,听说是楚姑娘令尊的高徒,叫姚郎,应天府的大户人家都找他看病,效果也很好,我去把他请来吧。”

         宋逸风一听,觉得找个大夫总比自己半吊子医术好,忙道:“那就有劳方姑娘跑一趟了。”

         楚乔儿担心她一个姑娘家,不懂武,又没有认识的人,万一在城里又碰到坏人,那可怎么办,于是道:“方姑娘,我跟你一块儿吧。”

         宋逸风忙道:“乔儿,你留下来照顾师兄,我要去王府找公主,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乔儿急道:“师兄去一趟伤成这样,你比师兄还能打是吗?”

         宋逸风温柔的看着楚乔儿,道:“乔儿你放心,我自由分寸。我还可以送方姑娘一程。你要照顾好师兄。”

         楚乔儿两眼水汪汪的看着宋逸风,道:“那好吧,你千万要小心。”

         宋逸风轻轻的抚着楚乔儿的鹅蛋脸,道:“等我回来。”说罢,就和方添香一起出门了。

         应天府,揽月楼。

         这几日吃饭住店的人实在太多,店小二都忙不过来,只听又有一桌客人在发脾气了,“小二!你个狗日的,老子都喊你半天喽,菜咋个还没上啊!”一个彪形大汉正拍桌子,大声喊道。他的嗓子太大了,以至于全场的人都停止了喧哗,店小二也是手足无措,这时,掌柜的忙笑迎过去,道:“大爷,您先消消气,您也知道这几天不知道怎么的,店里就来了这么多客人,招待不周您请多担待。这样吧,小店奉上两坛绍兴花雕,当做赔罪了。”说罢唤过小二,喝道:“还不快去给这位爷上菜!”小二唯唯诺诺往厨房跑去。

         这大汉一看这掌柜的没有动怒,反而好言相劝,又拿出好酒赔罪,让他赚足了面子,感觉非常满意,笑道:“好好好,那你就快点嘞。”掌柜的忙躬身道谢,四下又热闹起来。

         相隔两桌的地方,有一桌上的客人一看就不乐意了,也是大喊道:“掌柜的,你过来。我们这桌为什么也这么慢啊,我们有的是钱,也不用你赔礼。爷今天高兴,这桌菜的价格爷付你两倍的,你快点儿上菜来,饿死爷了。”

         这时,喧哗再次停止。偏远的地方却有两个人在低声说话,一个说:“哎,你看,这人好像不服那个壮汉啊。”

         另一人忙道:“你小点儿声,你看那壮汉来的时候,一整个车队,车上还插着旗子,上面写着“唐”字,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唐门的人,押镖经过此处。”

         那人道:“那个看上去很舍得花钱的人呢?”

         另一人回道:“那一桌的四个人也不简单呐,你看他们的佩刀上刻着“乌”字,而且那人说话有明显的西南口音,应该是乌蒙山的人。”

         那人道:“唐门我知道是一个大门派,可是这乌蒙山,好像没什么名气啊。”

         另一人回道:“乌蒙山是这近五年才兴起的,相传以前乌蒙山上有一座乌蒙山庄,那个老庄主关断天善使一把四尺精钢九环刀,传闻连崆峒掌门九铃子看过他的刀法都久久不能忘怀,称赞不绝。”

         这边在悄悄细谈,而那边却早已如待燃的干柴烈火,就差一丝火星。

         那唐门的大汉听了乌蒙山之人的一番话,顿时火冒三丈,一拍桌子,抽出雁翅刀,砍向那人,大汉觉得那家伙身材瘦削,这一刀下来,他不死也要半残。却不料那瘦子也是忙抽出一把唐刀,身子微倾,将刀劲卸向酒桌,霎时那雁翅刀就将那酒桌劈成两半,正面坐着的那人慌忙向旁边躲避。瘦子一看自己的人没事,右手一回转,便抬刀自下而上削那大汉的雁翅刀,然而那大汉手劲极大,那瘦子也无法将雁翅刀削飞,那大汉一看这瘦子力量不如自己,但身法极好,决不能让他再躲过,便右手举刀与他相持,左手却一拳轰向瘦子的胸口,瘦子慌忙躲闪,一个后仰,右手却发现无力与大汉相持了,大汉趁机施力横削,刀刃就快砍到脸上了,突然那瘦子的帮手一刀挡住了横削,大汉这边一桌的三人也迅速操起兵刃,准备向前,而那瘦子却把刀一收,低声吼道:“哼,我们走!”四人便离开了揽月楼。

         宋逸风、方添香二人刚进城,就发现有官差在四处张贴布告。

         “你看啊,本月二十五日要处斩的人的名单。”

         “啊,那不就是大后日,每次新皇登基都会有一大批人要遭殃,这次不知道有哪些人。”

         “我听说方孝孺要被灭十族啊。”路人议论着。

         方添香听着路人所说,她心里觉得十分难受,却无能为力,一路上低着头也不言语。宋逸风看她的表情,想到她一家还被关在大牢,对她的行为也理解,开解道:“添香姑娘,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救出你的家人的。”

         方添香点点头,宋逸风只觉得这姑娘本是大家闺秀,却落到如此地步,心生怜惜,看着她皱眉忧愁的样子,却又是另一番少女风情。

         方添香道:“宋大哥,姚大夫的医阁到了。我去请姚大夫,你去王府回来之后我们在揽月楼会合吧。”

         宋逸风道:“那好,你身上银两够不够,我这儿还有五十两,你一并带着吧。”

         方添香本不想接,但一想名医的诊费都比较贵,万一自己带的不够怎么办,便微微接过,道:“宋大哥你千万要小心啊。”

         宋逸风笑道:“嗯,若是酉时我还没去揽月楼,你就自己先回去吧。”

         方添香一听,凝视着宋逸风,道:“宋大哥,你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应天府,亲军都尉府。

         一个小校匆匆跑进去,“启禀大人,姚氏医馆旁发现方家余党。”

         刘纲听到这个消息,觉得十分兴奋,这是一条十分有用的消息,忙道:“派人继续盯住,不要动手,我到要看看他们还能躲到哪儿。”

         刘纲上次派去捉拿方中愈一家的王千户,回来第二天就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他派人找了很久都没有消息,他觉得此事也一定与那方家的余孽有关。后来他的族兄刘厉向他悄悄透露,都督府的人包庇朝廷钦犯,并将宋逸风救人一事全都说了一遍,刘纲带人到都督府兴师问罪,逼得余威不得不将崔士朋革职查办。

         这时,有一个小校跑了进来,“启禀大人,四公主有请。”

         刘纲摆摆手,道:“知道啦,下去吧。”

         燕王虽然早已登基,但是朱筱筱并未随他入住应天府皇城,刘纲径直来到王府。

         刚到门口,就看见一个步履飘逸的俊朗少年从王府走了出来,刘纲心想,或许是筱筱认识的江湖朋友吧。

         “师父,你来啦。”朱筱筱高兴的迎过去。

         刘纲笑道:“筱筱,今天没有偷懒吧。”

         朱筱筱不悦道:“师父,在您眼里徒儿就是这样的人嘛?”

         刘纲笑道:“那我检查一下,看你练得怎么样。”

         朱筱筱忙道:“师父,徒儿请您过来可不是因为这个。”

         刘纲觉得奇怪,问道:“哦?那是因为什么事啊?”

         朱筱筱得意地拿出星月夜明珠,在刘刚面前晃了晃,道:“师父,你瞧,我找回来啦。”原来当初朱筱筱夜明珠被盗,又不敢告诉父王,便悄悄拜托刘纲派人帮他找。

         刘纲笑道:“找到了啊,那不是很好吗。对了,你是怎么找回来的?”

         朱筱筱天真地笑道:“刚才来的那个家伙给我找回来的,可不是昨天被你打跑的那个哦。”

         刘纲问道:“哦,他怎么找回来的?”

         朱筱筱道:“我不知道,不过他说希望我履行昨日的承诺。”

         刘纲暗想,这难道是同一个人?不可能啊,昨日那人明明受了重伤,怎么可能今日全然无事的样子,况且走路的身形和步伐都不一样。

         刘纲又问道:“这人你以前见过?”

         朱筱筱道:“前几日也见过,哦,对了就是他和两位总兵在太湖把我救回来的。我还听说他之前在市集上为了救一个女子得罪了什么侍郎的公子。”

         刘纲这才知道,这人就是刘厉所说那日救走方家余孽的人,忙道:“来人,跟上刚才出去那个年轻人。”

         朱筱筱不解道:“师父你派人跟着他干什么啊,夜明珠都找回来了。”

         刘纲笑道:“筱筱,我跟那个年轻人有些缘分。你好好练功,师父改日再来看你。”

         方添香去姚氏医馆找姚大夫,却被告知姚大夫正在接见贵客,所以一时难以见面。方添香焦急对店内药童道:“可是我真的有要紧的事要找姚大夫。”

         小药童摇摇头道:“师父说过,今日闭门不做生意。”

         方添香轻柔道:“小兄弟,反正你跑一趟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当帮姐姐一个忙。姐姐告诉你,我认识许多应天府城内漂亮的小姑娘哦,如果你帮我这次的话,我就叫她们以后都来找你玩儿,你看怎么样?”

         方添香本就生得美丽动人,小药童听了小脸羞红,支支吾吾道:“那好吧,不过你要说话算数哦。”

         方添香笑道:“当然了,姐姐下次来就带上她们,怎么样?”

         小药童笑道:“那好,姐姐你在这儿等一会儿。”

         没过多久,就看见两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年纪相仿,但一个步履沉稳,身材魁梧,浓眉大眼,而另一个则相对矮一些,相貌平庸,却蓄长髯,身形微胖。方添香看着那个高个子的男子觉得有些朦胧的印象,但是却想不起来了。

         只见那矮个男子道:“可是姑娘找我问诊?”

         方添香忙道:“阁下可是姚神医,我有一个朋友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我想请您去看看。”

         姚郎轻抚长髯笑道:“神医不敢当。”说罢转过头向高个男子道:“许兄医术高明,不如咱们一同前去看看?”

         那许兄微微一笑,道:“姚兄过奖了。治病救人是医者的本分,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方添香又道:“可是我约了一个朋友在揽月楼碰面,我们先去揽月楼,然后去看病。”

         姚郎笑道:“也好也好,好久没去揽月楼喝花雕了,今日有许兄作陪,是最好不过的了。”

         许兄笑着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