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火云掌成
    “惊天,等下你修炼之时不要光走套路了,为师等会儿给你找一个陪练,现在你先好好调息一下。“周大力对楚惊天道。然后便一个人朝着远处瀑布下的水潭走去,不到一会儿的工夫便拖着一只三米长的黑色猛兽回来了,那只猛兽没有反抗,看样子是被打晕了。楚惊天一看便想到,这所谓的陪练应该就是这只黑色猛兽了。

     果然不出所料,楚惊天刚一想完,就听见周大力道,“惊天,等会儿你便和这只黑魔虎练吧,虽然只有二阶初期妖兽的实力,但也勉强够用了。”说完还嫌弃的踢了踢地上的黑魔虎。楚惊天瞬间惊愕的道,“师傅,不用这么狠吧,我现在灵活的活动都做不到,您老人家忍心让我去对付一只二阶妖兽吗?”说完便可怜兮兮的盯着周大力看,话说楚惊天现在这副表情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毕竟他还是一个粉嫩的小正太吗。周大力被楚惊天看得直不好意思,心想:总不能告诉惊天我没有找到一阶的妖兽,所以随便抓了一只二阶的妖兽来凑数吧。干咳两声道,“乖徒儿,为师相信这点困难对你来说小意思的啦,放心吧,有师傅在一旁盯着保证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说完便将不情不愿的楚惊天用力推向还在昏迷的黑魔虎。

     楚惊天还没准备好,便被周大力推的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随即便有些疑惑:这触感不对啊。低头一看,我的妈呀,坐在黑魔虎头上了,而黑魔虎也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正瞪着两只凶残的大眼直直的盯着楚惊天。楚惊天一阵心惊,双手立马往黑魔虎头上一按,将它那刚想抬起的脑袋按进泥土里,而自己则借力迅速后退,然后摆开架势凝重的注视着黑魔虎。“嗷~~”黑魔虎起身先是愤怒的一吼,然后想都没想四肢爪子用力在地上一蹬便向楚惊天冲去,速度快得惊人,眼看着就要和楚惊天近身向搏,可是虎目一扫,看见了旁边的周大力,立马就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经历,瞬间刹车,趴在地上两只前爪抱住脑袋一动不动,显然是惧怕周大力那恐怖的实力。

     楚惊天一阵泄气,好不容易摆足架势,谁想着黑魔虎经闹出这么一场乌龙,顿时对它无限鄙视。周大力也是满脸黑线,想了想在旁边说道,“起来吧黑魔虎,今天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做我们今天的晚餐;第二条打败我徒弟我可以放你走,不过输了依旧要做我们的晚餐。”说完便静静的看着,他相信这只黑魔虎懂得怎么选择,毕竟能成为妖兽的智力方面都不会太差。果然,黑魔虎迅速的站了起来,重新恢复了它凶残的一面。一个猛冲瞬间便到了楚惊天身前,速度却丝毫不减,一脑袋直接朝着他撞了过去,楚惊天轻笑,“还好,速度完全跟得上。”左手握拳,右手按着火云掌的架势迎向黑魔虎,可是他立马便从黑魔虎的瞳孔中发觉了那么一丝狡诈,楚惊天暗道:不好。却来不及换招,只见黑魔虎突然一个转身,一条粗大的虎尾扫在了楚惊天的腰间,将他扫的横飞出去,不过幸好,楚惊天速度速度虽然受到练功服限制,但防御却依旧强大,刚才的攻击只是让他有点疼痛而已。接着黑魔虎迅速追击,不带楚惊天稳住身体,又是一记虎爪将楚惊天拍倒在地,张口便向他脖颈间咬去。虽然楚惊天防御强大,但被这一下咬实估计不死也得丢半条命。正所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敢于面对也许便有大收获。那一刻,他完全忘记了一旁的周大力,忘记了这只是一场历练,他将这当做真正的生死之战,身心完全放空,一切都遵循本能而动,他将左胳臂迎向虎口,争取那一丝的机会,右手再度运起火云掌朝着虎头拍去,只见一道火光划过眼前,“噗”的一声,手掌在黑魔虎的脑袋上印下一个一厘米厚的掌印,那只黑魔虎瞬间不再动弹,扑倒在楚惊天的身上,同时一个焦味传来。楚惊天满意的轻笑,他知道自己成功了,终于学会了火云掌,同时有一股劫后余生的喜悦感伴随着他,让他久久不愿动弹。一旁的周大力也轻轻的舒了口气,不知何时举起的手也偷偷放在背后。

     “惊天,干得不错,进步比为师想象的还要快。”周大力赞许道。楚惊天费力地将黑魔虎的尸体搬到一旁,大口的吸了几下新鲜空气,已平复那剧烈的心跳,“不,还不够,区区一只二阶妖兽便让我如此狼狈,我想我还需要更严格的训练。”周大力咧了咧嘴,显然对楚惊天的回答很满意,笑道,“这个先不急,在这之前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口。”说着指了指楚惊天那不知何时被黑魔虎抓伤的脸庞,同时扔给他一个玉瓶,道,“玉肌散,可以瞬间愈合伤口的美颜圣品。”楚惊天顿时无语,不过还是猴急的将玉肌散抹在伤口,看来他对自己的小脸也是很看重的吗。

     时间悄然流逝,不知何时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天空,映照的整个山谷也显得圣洁许多。周大力和楚惊天师徒二人正在月下烧烤着黑魔虎,吃的不易乐乎。“师傅,今天已经这么晚了我们还不回去吗?”吃过晚餐后,楚惊天问道。“怎么?想月儿那丫头了?”周大力坏坏的道。“没有。”楚惊天淡淡的道。“那就好,这次我们出来的特训目标什么时候完成就什么时候回去。”周大力接道。楚惊天脸上闪过一丝惆怅,一天没见其实他还是挺想周晓月那丫头的,同时暗暗打气,一定要尽快完成训练目标。周大力一眼便看出楚惊天言不由衷,不过他没有点明,其实他也觉得月儿那丫头和自己的徒弟挺配的,两人将来要是能走到一起,也是一件喜事,可惜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