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温馨夜
    楚惊天快速的走到卢玉凤身前,轻轻地将内丹给她服下,随后身形快速缩小,恢复正常体型后,一个摇晃便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卢玉凤身边,四周又恢复到那渗人的寂静中去。天色渐渐暗淡,森林中传来一阵阵兽鸣,偶尔伴随着一些野兽的哀嚎,那是它们生命中最后的绝响,黑暗中的盛宴开始拉开它的序幕。一袭清风吹过,将卢玉凤那有些凌乱的发丝扬起,这时,那猼訑的内丹终于开始发挥它的效用,她那苍白的毫无血色的俊俏脸蛋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并渐渐扩大,一丝银色的闪电自她体内闪烁而出,并蔓延至她的全身,将她托向空中,那华贵的光芒映衬的她宛如一尊神祗,然后逐渐收缩,在她眉心部位形成一道闪电印记。

     卢玉凤的手指动了动,随后终于清醒过来,在空中一个转身,宛若凌波仙子,姿态婀娜,轻轻地落在地上,第一眼便看见了还在地上昏迷的楚惊天,神情立时大变,惊慌的将他抱了起来,探了探鼻息,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呼吸平缓,没有大碍。”看着楚惊天那周身狼狈的样子,以及疲惫的表情,她是说不出的心疼,轻轻地在他的额头吻了下,温柔的道,“惊天,是你救了姐姐吧,谢谢你,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以后姐姐这条命便是你的了,小坏蛋。”说完已是羞涩不堪,满面通红。不过还好,她还没有忘记办正事,抬头看了看四周,见天色以晚,便抱着楚惊天快速的掠入山洞,小心的将山洞探索了一遍,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便将楚惊天放在地上,然后又出去了一会儿,再次回来时,她手里提着一只山鸡,接着又收集了一些柴禾,不多时便将火堆升起,做了一个简易的架子将山鸡烤着,自己又小心地将楚惊天抱在怀里,生怕他丢了一般。

     不多时,楚惊天醒了过来,脑袋还有些迷糊,身体也有些脱力,挣扎着从卢玉凤的怀里坐了起来,“惊天,你终于醒了,这山鸡正好也熟了,你醒的挺准时的。”卢玉凤调笑道,同时心里有一股淡淡的失落,其实她挺喜欢楚惊天就这样躺在她怀里的。

     楚惊天轻轻一笑,感慨道,“活着真好。”摸了摸胸口,伤口早已痊愈,练功服也丝毫无损的样子,看来是有自我修复功能的,一条信息在脑中流转——混沌真身。这混沌真身正是楚惊天在生死一线间觉醒的天赋神通,这本来应该在达到神通境才有的能力,由于提前觉醒太过耗费体力,持续时间太短,而且还会让他脱力昏迷,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万分开心了,终于有一件大杀器了。

     “那,惊天,趁热吃。”卢玉凤递过来一只鸡腿,楚惊天笑着接过,道“玉凤姐,别光顾着我,你自己也吃啊。”说着拽下另一只鸡腿递到她的面前,卢玉凤甜甜一笑,“嗯”了声,就接过鸡腿开心的吃了起来,张开樱桃般的小口,轻轻地咬在鸡腿上,动作优雅大方,美感十足,看的楚惊天内心一阵躁动。前世的时候楚惊天钟情与山水,对于异性的示爱都是委婉拒绝,直到临死前还是处男一枚,像现在这样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还是超级大美女,免不了一阵心动,可惜,虽然在心理上他已经熟透了,但生理上他却还差得远,只好低头去和鸡腿奋斗,一口一口将鸡腿狠狠的咽下,直令一边的卢玉凤好笑不已,“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刚说完,楚惊天便是一个梗,真的给噎住了,急的他在胸口猛捶,卢玉凤忙递给他一个水壶,楚惊天接过,一顿牛饮,然后长长的舒了口气,“啊~终于得救了。”

     卢玉凤一阵埋怨,“都说了让你慢点吃。”说着伸手将楚惊天嘴角的油渍抹去,那温润的触感好似一抹电流,让他一阵酥麻,整个人都愣住了一会,半晌后才回过神来,然后继续和鸡腿奋斗。吃过饭后,卢玉凤扔给楚惊天一件东西,“惊天,这个给你。”

     楚惊天接过一看,“归元草!玉凤姐,你不是还需要这个吗?”他疑惑的问道。

     “现在不用了。”卢玉凤道,说着气息一鼓,顿时便超越了练气的境界,但却还没有达到先天,同时一股银色闪电在她周围闪烁。楚惊天立马惊呼道,“猼訑!这是猼訑的力量,难道是那颗内丹?”

     卢玉凤一听,疑惑的问道,“内丹?这是什么东西?”接着,楚惊天便将自己与猼訑艰苦奋战,最后将其杀死的过程告诉了卢玉凤,她顿时恍然大悟,“难怪没有关于异兽内丹记载,这种东西也太珍贵了,完全不是我们这种平民武者可以接触到的。”

     “玉凤姐,你现在是什么境界了?”楚惊天疑惑的问道。卢玉凤自信一笑,“姐姐现在处于练气境与先天境之间,可以说是半步先天,不过这个境界可有可无,有些人练气圆满便会进阶先天,而有些人为了变得更强大,便会在练气圆满的时候开辟自身穴窍,姐姐借助那颗内丹的力量已经连续打通十二大穴窍,一般先天也不是姐姐的对手。”

     楚惊天恍然大悟,看来师傅让自己历练自身的目的也是打通穴窍,便对卢玉凤道,“既然姐姐用不到归元草,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卢玉凤欣慰的一笑,“那姐姐给你护法,你便放心冲关吧。”楚惊天拿着归元草盘膝而坐,接着犹如牛嚼牡丹一般将归元草吞咽下去,默默运功炼化,顿时磅礴的力量自丹田涌出,奔涌而上,行至天灵,顿时遇到了一处关隘,楚惊天便知道这就是一处穴窍,顿时催动内力冲击过去,“荡”的一声犹如晨钟暮鼓响起,轻而易举便冲破了关隘,待楚惊天再想冲破一层穴窍时却发现药力早已过去,后力无济更本就不够自己继续冲关,只好耐下心来稳定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