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乾坤鼎救驾
    “哼哼,小子,我不是在这呢吗?”

     一阵突然的冷笑声从楚惊天身后响起,他惊慌的转过身来,只见一个八尺高的挺拔男子正站在自己身后,其肌肤犹如霜雪,双目射出神光,可与日月争辉,眉宇之间风云交汇,只是一眼便可令人感受到他的高贵与威严。

     “你是镇九天?”楚惊天惊疑不定的问道,眼前这男子与之前那副面容模糊,满身透着诡异气味的影子状态实在相差太远了,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丝毫没有可比性。

     “除了我还会有别人吗?”镇九天反问一句,却没有立即发难,而是悠然自得的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半晌后才感慨道,“果然是天赋异禀啊,竟然连识海都弥漫着本源之气。”

     “你说什么?识海,难道这里是我的识海?”楚惊天十分惊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识海,可惜的是,不是他自己要进来的,而是一个外人带自己进来的,就好比一个人回家怎么也不能得门而入,这时却来了一个陌生人,轻而易举便将主人家带了进去,而且还是在主人没有同意的情况下,那种感觉简直遭透了。

     镇九天轻轻一笑,配上他此时的身姿,竟是有些显得神圣不可侵犯,他双手微微托起,一副主人家的姿态,道“不错,这里正是你的识海,这里是每个人的灵魂居住之地,只有在这识海之内,人的灵魂才会显出实体,本来以你的境界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识海,但是有我在那便轻而易举了,只要在这里杀死你,那这里的一切就都属于我了。”镇九天话音一落,身形暴涨,顷刻间就变成一尊百丈高的巨人,伸手超着楚惊天探了过去。

     楚惊天看着那朝自己探来的巨手一阵胆寒,有心想要躲开,可是身体根本就不受控制,轻而易举的便被镇九天攥在手中,然后缓缓举起,朝着口中递了过去,竟是想将他的灵魂直接吃掉。

     眼看着离那血盆巨口越来越近,任凭楚惊天如何挣扎根本就不能撼动那巨手丝豪,“完蛋了”他心里暗暗叫道,就在这时异变突起,本来平静的识海开始海浪翻涌,将那些紫色的氤氲都震散开来,这番动静令镇九天的动作为之一止,“这是怎么回事,凭这小子的境界根本不可能震动识海的呀?”他疑惑的看着宛如发生海啸的识海,疑惑的想到。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等解决了这个小子,再来探查一番。”想到这里,他不再迟疑,一口向楚惊天咬去,可惜天不遂人愿,那翻滚的海面顿时炸开,一尊古朴的大鼎一跃而出,直直的朝着镇九天的头颅打去,速度之快,令他连防御都来不及便被重重打在额头上,“轰隆”一声巨鼎轰鸣之声响起,竟将他那百丈高的身躯打的倒飞出去,而楚惊天也在这时趁机挣脱他的巨手,稳稳的落在巨鼎下方。

     “乾坤鼎!”楚惊天惊呼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前世记忆中最后见到的宝鼎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识海里,“难道我这次重生和乾坤鼎有关系?”他暗暗想到,连远处镇九天的威胁也忘在一旁。

     不过就算他忘记镇九天,镇九天却绝对不会忘记他。远处,镇九天手捂额头晃了晃脑袋,被打懵的意识恢复清醒,怒声喊道,“小鬼,真是小瞧你了,这种时候还有阴谋诡计算计我,不过你觉得就凭这么一尊大鼎,就能对抗我了吗?”

     他的吼声将还陷入沉思的楚惊天拉回现实,看着暴怒的镇九天,他也是一阵发毛,难道要向他解释这只是乾坤鼎自己的行为,和自己完全无关?不过想来就算镇九天愿意听他解释也是不会放过他的。抬头看了看乾坤鼎,他胆气顿时壮了许多,不屑的朝着镇九天说道,“你不是说你是堂堂中古第一人吗,怎么,被我这个毛头小子算计到难道就不觉得丢人吗?还是说你丢人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的?”

     “黄口小儿,你给本座住口。”镇九天羞恼的喝止道,“你现在也不过是在依仗那尊大鼎罢了,等本座在你面前将它打个稀烂,让你亲眼看着希望破灭之后,再好好的品尝你灵魂的味道,想来那副情景一定会很有意思。”身形一动,顿时出现在乾坤鼎面前,口中大喝一声,“破灭吧,破鼎,接本座一击至尊神拳。”随后一拳捣出,其势犹如陨石天降,令身处下方的楚惊天看的心脏都揪了起来,唯恐乾坤鼎真像镇九天说的那样被一拳打个稀烂,到那时自己可就只有乖乖受死的份了。

     “嘭”的一声,那神威无双的一拳重重的轰在鼎身之上,可惜乾坤鼎只是轻轻一震,便不见动静,楚惊天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轻轻舒了口气,便语带嘲讽的对着镇九天道,“看来你这所谓的中古第一人也不过如此吗!难怪会被人算计的连自己的肉身都保不住,还有这什么至尊神拳,你也别这么叫了,以我之见就叫乌龟王八拳,你看怎么样?”

     “你闭嘴,本座刚才只是试试它结不结实,看它够不够资格让本座使出全力罢了。”镇九天掩饰道,即便楚惊天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可他依旧不愿意在这小子面前丢人。

     “切。”楚惊天不屑的对他竖了根中指,便不再说话。

     “哼!”镇九天冷哼一声,转过头来专注地看着乾坤鼎,仔细观察,在这识海中完全没有时间观念,他就这样不知观察了多久,底下的楚惊天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呵欠,见他还是这样一动不动,不禁出声说道,“我说你有完没完,难道你要这样一直看下去不成。”

     这是,镇九天终于有了动静,大震惊得大喊道,“不对,这鼎的气息根本就不是荒古大陆的东西,更不是荒古宇宙的东西,小子,告诉我,这鼎到底是从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