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小小的初遇
    八月,天气燥热。

     张小初穿着裤衩背心,背心好像有点缩水,张小初圆滚滚的肚子露出半截,肚脐眼更是大摇大摆的露在外面。

     奶奶在屋里倒腾着在外面摘回来的某种豆子,她就坐在院子里的凉席上玩着手里的蝉。

     一年前,家里的主心骨——脾气古怪但对小小初除了温柔就剩宠溺的爷爷癌症过世了,如此突然,谁都没有想到。

     没多久,少了爷爷的镇压,任性的爸爸妈妈开始肆无忌惮的吵架,很大很大的那种,然后年少无知的爸爸为了逃避各种问题背着个包走了,去山西。接着妈妈也一气之下扔下了小小初走上了北漂的不归路。

     都说小孩是健忘的,三岁的小孩能记得什么,不到半年,生病发烧的小小初就不会叫妈妈了,只会叫奶奶。一年后,在她的小世界里爸爸妈妈已经很模糊了,仿佛被时间封印了,每当周围的人提到爸爸妈妈,张小初也总是想自己的爸爸妈妈,可又想不起什么,像是相片失了焦,很模糊。。。很模糊。。。

     爷爷结婚就从大院子里搬出来自己建了一个小院子,周围人家比较稀疏,同龄的孩子没几个。

     那时,张小初有个铁磁儿刘艳艳,两人就常在门口的草丛里玩儿,两个小人儿往那草丛里一坐,忘了在玩什么,总之能玩儿到吃饭,刘艳艳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大户之家,全家有三个老师,她妈、她爷爷、她小姨,她小姨是幼儿园老师,所以三岁一过,刘艳艳就被逮到了幼儿园,每天上学都被三个老师押着。

     上学第一天,那丫好兴奋的说,经过张小初家门口乐呵呵的和张小初说我要读书去了,眼里尽是洋气。

     不料第二天就打退堂鼓了,看着蹲在院儿里逗小鸭子玩儿的张小初,那依依不舍的小眼神儿简直是太琼瑶了。

     小铁磁儿上学去了,张小初就只有自己带自己飞了,还好有奶奶,总给她弄回来好玩儿的。这蝉就是奶奶夏天必备神奇,每次都能让小小初玩儿半天。

     一开始被线捆住腿的蝉飞的很带劲,张小初就看着她飞,偶尔埋下头来抠抠肚脐眼,过一会儿,那只蝉累了,就趴着不动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张小初抓着蝉往天上扔,很显然那只蝉已经没有力气理她了,直接摔到了凉席上。。。重复了几次后张小初就放弃了。

     院子的外面,桂花正开着,这是一颗挺大的桂花树,树形很好看,一层一层的向上延伸直到最顶端尖尖的,像是一座花塔。

     刚准备起身回屋里找奶奶的张小初看见外面桂花树在动,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顺着树干往上钻,迈着肥嘟嘟的光脚丫来到了树下,就看到周叶一,非常麻利的一步一个树枝很快就到顶了,然后头从树叶堆里冒出来,张小初站在树下,努力仰着头,一脸懵逼。在发愣的期间,那小哥已经摘下最顶端最中央的那枝桂花取得胜利,返回了地面。手里拿着桂花,捡起地上的木剑,看得出来那是一把他自己DIY的木剑,绑了一个类似刀柄的东西,拆下那个可能和木片?木条?没什么区别。

     张小初定定的看着眼前满头大汗,皮肤黝黑的周叶一,心想:这哥哥是不是野人?没有家,住树林里,我也从来没见过他。

     周叶一看到面前一脸懵逼状的张小初,并没有被抓包应有的一丝心虚,或是一丝尴尬,淡定从容地举起了手中的木剑指着张小初,说:”不准说是我摘的!“然后转身扬长而去,留给张小初一个潇洒的背影。看着那拽拽的背影,仰头看看秃了顶的桂花树,张小初心里有些生气,为什么把我们家桂花树折了顶上的那枝,最大最好看的那枝,她想告诉奶奶,把那坏人的屁股打一顿,可是耳边的警告时时萦绕,张小初怂了,没敢说。

     初遇,她四岁,他六岁。

     到后来再看到刘艳艳后面的周叶一,张小初也不能相信他是刘艳艳口中的表哥,她开始觉得他是被刘艳艳家捡回来的。然后就走上了被欺压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