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初吻被夺的后患
    第十八章

     当单方面的强吻被校长看见后就立马成早恋了。

     一声训斥后,校长大步迈向了两位懵逼的小同学。二话不说抓着隔他近的张小初发生打问并命令道:“你们哪班的?走,带我去你们班主任办公室?”

     没等张小初开口回答,筠连灏便激动的嚷嚷道:“不关她事!”使得本来要说“不关我事”的张小初听了过后竟然说不出口了。

     “我亲眼看见的,你别给我解释!小小年纪公然在学校里面早恋,先不说自身影响不好,还严重破坏了校风校纪!”校长说完,便拽着张小初使劲往前扔推搡出去,张小初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吃屎。

     “你是不是有病?我说了跟她没关系,是我强迫她的!”筠连灏见张小初被这样对待,更是火了,语气也更加不好。

     校长没有在乎他的辱骂,一副睿智的说道:“这位同学,你想英雄救美等到了你班主任办公室再说!”接着对着张小初呵斥道:“还不快走!”

     张小初心里极不痛快、极其郁闷,所以定定的挪不动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被人强吻,还是初吻不说,却被冤枉成早恋,这校长就像抓到自家白菜被猪拱了一样火冒三丈,而且在校长眼里,可能张小初才是那猪,而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筠连灏!说这校长不重男轻女谁信啊?

     校长见张小初没动,又上前两步,“班主任是谁?”

     还是没动,“你们不说是不是?等我自己查到,你们就等着被开除吧!”虽然是说‘你们‘,但却一直对着张小初。

     张小初害怕被开除,开口吐出了老王的名字。接着下一秒就被校长推搡着朝老王的办公室走去。

     筠连灏不得不跟在后面,看着张小初的背影,十分心疼,后悔了自己在那个时候吻她。

     到了办公室,当然又是一番训斥。重男轻女的校长和偏爱筠连灏的老王,‘教育‘的火力自然多集中在了张小初身上。虽然筠连灏极力辩解那是误会,是自己单方面主动,和张小初没关系。但两个自觉‘深明大义‘的教育家却一致认为若不是愿意怎么会约去操场,遂认定了两人早恋,还警告筠连灏别想逞英雄!

     一番教育后,两人被要求请家长。筠连灏一副请家长有什么好怕的无谓样子,并不在乎!张小初却真正激动起来,她不想让奶奶被叫来训斥,他们可以冤枉她早恋、可以打着“教育”的旗号对她不分青红皂白肆意指手画脚,可他们没有权利骂奶奶没把她教好,他们不可以!所以张小初死活不肯请家长。

     筠连灏不知道怎么帮她,只见张小初咬着嘴唇,倔强的低着头,不肯答应请家长。

     僵持许久后,便放了两人走。

     但事情还没完,第二天上午,还上着课,两人就又被叫到了办公室。

     一进门,张小初就收到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显然,那人是筠连灏的妈妈!又是一番教育,接着校长宣布:筠连灏积极接受了教育遂免除了惩罚,张小初执意不肯请家长,态度恶劣,记警告一次,全校批评。

     筠连灏听了当然是跳着喊着一副要造反的样子,但无人理睬,很快就被他妈拉出去了。

     张小初也不知道事情变成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她也不想去想后果,一切都那么突然,那么莫名其妙,那么不可理喻!果然对于倒霉的人来说,天上掉下来的不会是馅饼,只会是冰雹!砸的人措不及防、喘不过气的冰雹!

     如果说张小初面对学校的警告惩罚是淡定的,亦或是迟钝的。那当周叶一浑身散发着杀气的来找她后,张小初算是真实的体会到了这处罚的不良后果!

     马上十一月份了,这是一个周末,县里的高中也放假,周叶一回来了。

     周六那天,刘艳艳一家都在家,天气很好,饭桌上,大家吃着饭在聊刘艳艳升高中的事,刘艳艳这学期学习突然下降了很多,照着之前的学习成绩,进重点高中是根本不用担心的,可这初三上期第一个月的月考就考了个第九名,还是班上的排名,年级上更是被甩到了四十名之外。要知道,刘艳艳以前从来没下过年级前十,还考过年纪第一。所以家里的人为此炸开了锅,一家人差不多都是从事教育工作的,刘艳艳这唯一的孙女与其说被寄予厚望,还不如说是身负重任。本来刘艳艳一直都不会让大家失望,这次考砸让一家人都搞不明白,急着寻找缘由。

     “突然学习就下降了,你是不是耍朋友去了?”刘妈妈质问刘艳艳。

     “没有,我……我……我生理期!”刘艳艳哽哽咽咽的回答。

     “你少给我撒谎,你生理期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何况,你以前生理期你也没考过这么差!这次太不像话了!”刘妈妈教训着。

     “你肯定就是耍朋友了!说!快给我老实交代!”刘妈妈厉声呵斥道。

     刘艳艳确实是谈恋爱了,听起来还有些狗血,她恋爱对象就是学校里的混混头——田毅。田毅和刘艳艳同年级不同班,才初三就有一米七多,长着一张当红小生一般的脸,颜值甚好,又好打扮,在学校里面有很多迷妹,就连隔壁职高的姐姐们都猛递情书。田毅虽然不是好学生,但还不算败絮其中,只是脾气有些暴躁,经常打架斗殴,倒也没像其他混混一样欺负弱小什么的。

     十五六岁的姑娘总是容易被长得好的坏男生吸引,田毅给刘艳艳告白的时候,刘艳艳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运、最幸福的人。两人一拍即合的就在一起了。

     此时此刻,刘艳艳知道,以妈妈对自己的了解,这次肯定糊弄不过去了!情急之下她说:“说了我没有!我又不是张小初,那么早就谈恋爱!”

     这句话一出就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你怎么知道?”一直未开口的周叶一第一个问道。

     “我怎么不知道,整个学校都知道了!她早恋被警告处罚还全校批评,就是上上个周的事儿!”刘艳艳虽觉这样不义,但眼下只能借小初的事来表明自己绝对不会早恋的态度!

     果然,大家开始讨论起小初的品行起来。

     周叶一没再追问,很快便放下碗筷上楼了。

     ……

     周叶一不敢相信张小初和别人谈恋爱了,但又找不到理由为她辩解,毕竟学校都全校通告批评了,他又说服自己这没什么,自己不应该在乎这些。“不要在乎这些!不要在乎这些……”周叶一一遍遍在心里讲。

     晚上,周叶一躺在床上,不管怎么暗示自己,周叶一心里还是如压了石头一般,十分不畅快!鬼使神差的,他掀开被子穿了衣服,跑到了张小初家门口。

     这时已是深夜,月亮静静地躺在天上,凝视着这河山。张家的灯也早已下班。

     院子的门向来是半掩着的,周叶一不知不觉的就推开了门。里面的门关着,他就定定的站在院子里,不能做什么,却也不想回去。

     突然阁楼上的灯亮了,随着便听到脚踩着木楼下楼的声音,听脚步声很急促,很快楼下堂屋便亮了起来,然后大门就开了。

     小初家的厕所是单独修在院子里的,连着猪圈。晚上起夜是张小初最不愿之事,上楼下楼、开门关门的,委实麻烦!今天晚上可能是晚饭时多喝了点儿汤,所以这会儿才会逼不得已从温暖的被窝爬出来!

     张小初开了门,慌慌张张的进了厕所方便了起来。隔壁的猪们正打着呼噜睡得安详,完全没被张小初打扰到。院儿外的周叶一虽仍站着没动,内心却暗潮汹涌。

     张小初很快便出来了,又以急冲冲的步伐朝屋内冲去,一只脚刚跨进屋就觉得不对。

     “那立在院儿中央的人影儿样的是什么啊?是人?这么晚谁那么诡异的站那啊,还一动不动!不是人那就是鬼啦?”想到此,张小初已经是双腿发抖了,“怎么办?哎!装没看到吧!反正那鬼也没动,姑且是在赏月什么的!”这样想着,于是张小初将另一只脚慢慢的抬进门。还没完算进去,身后幽幽想起:

     “张小初。”

     张小初吓得腿一软,瘫坐在地上,隔了几秒,才觉得声音熟悉,慢慢回过头,才看到周叶一。她先捏了一把自己,确定不是做梦后,满心疑问与惊讶的站起来往那人面前走去。

     本来打算今天去查看一下周叶一的情况,没什么正当理由偷看也行,没想到下午帮着奶奶做冬鞋,由于奶奶老花眼,穿不进针,有时候又要找这找那的,所以一直没抽出身,后来就改到明天了。没想到他居然在半夜三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自家院里!

     “你怎么在这?”张小初欣喜地问。

     面前的人没回答,只是一直盯着她。张小初仔细一看,才发现气场不对啊,这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仿佛是被自己婆娘戴了绿帽子一般,使得张小初不敢说话。

     半晌那人才开口,“你谈恋爱了?”周叶一问。

     张小初傻了,这下完了,怎么办,这我怎么解释交代呢?面对自己的暗恋对象逼问自己婚恋情况,张小初一时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没有。”

     “和谁?”周叶一继续问,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些无聊不重要的问题。

     “我真的没有,是筠连灏他,他亲我,所以……”

     “他亲你!”张小初还没讲完,周叶一就重复道,同时上前了一步,双手用力握住了张小初的手臂,眼里尽是自家白菜被猪拱了一般的痛心疾首,杀气又多了几分,整个气场下的空间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

     周叶一死死的盯着张小初,手扯着张小初离自己越来越近,使得张小初心跳快的如卧轨前一刻!除了怕,还有悸动,第一次正面近距离接触心上人的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