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同桌
    第十七章

     筠连灏喜欢张小初。

     刚去入学那天,他就觉得这个高高瘦瘦的女孩有些与众不同。她表面文文静静的,可他觉得真实的张小初并不是这样的,课间,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张小初发言虽少,但笑的却最是灿烂。有如此明朗笑容的女生怎么可能特别内向文静呢?

     那时候筠连灏坐张小初前面一排,旁边是范大禹。两人在一起简直是天雷勾地火,相当的来劲,课堂上也可以用张狂来形容,他们俩都特别的能扯,两人的斗嘴跟那说相声般精彩,特别影响周围的同学听课。

     在张小初眼里,筠连灏就是典型的恃宠而骄!为什么这么说呢?筠连灏担任数学课代表,一是因为人家脑筋好,成绩特别好,尤其是数学,满分那是经常拿的,还有就是特别讨老王喜欢!老王对筠连灏也算得上专宠了,同样的错误,若是筠连灏犯了,平时火眼金睛般精明的老王也会装糊涂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放了过去,这种程度简直和偏袒亲儿子一般无二了!当然其他人是没有这样的仁慈礼遇的,包括学霸和班长!由此筠连灏倒有了个十分霸气且“应景”的称呼——“筠少爷”。

     张小初不待见这个充满纨绔气质的同学,不止是因为他的嚣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筠连灏爱找茬的性格。

     就交作业这事,就惹得张小初神烦!交作业本是特随意且方便的,直接从后面往前面传到第一排了事,可偏偏张小初前面是那爱管闲事的筠连灏!每次的数学作业有时甚至物理等其他作业,张小初一递到筠连灏处,不到两分钟前面的人必会拿着张小初的作业转过身来。

     “这道题错了!”

     你说要是真有个人每天给你检查作业也好啊,但可恶的是那人说了你错了接着就带着十分狡猾有深意的笑容问:“想我给你讲题吗?”那得意神情使得张小初特别没面子,说成是管闲事张小初都不愿意,这就是明显的找茬嘛!

     虽说张小初觉得筠连灏的行为和性格都十分幼稚,也非常看不惯筠连灏在课堂上和同桌老聊天,破坏课堂纪律,可是她却没办法,还特别不争气的成了他们破坏课堂纪律的帮凶。每当前面两人说相声一样的斗起了嘴,张小初就在后面笑的肩膀抽搐的厉害,也根本停不下来!张小初除了恼火自己不争气外,更是想要远离筠连灏了!

     为了少和筠连灏打交道,张小初选择了自己交作业,筠连灏不答应了,每次张小初跑前面去交完作业回来,他都会追着问:“为什么不从我这传上去?多方便啊!”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张小初自然不会理他,他就伸出腿挡住张小初的去路!更让张小初觉得他是个麻烦的幼稚鬼!

     就是这样一个不受自己待见的人却成了自己的同桌,张小初感到很气愤很绝望也实在搞不懂老王是怎么想的。后经多方探子禀报后得知了原因,张小初解除了疑虑,但并没有将心中的愤怒释怀,且觉和筠连灏这梁子是越结越大了!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筠连灏听说了张小初的同学转学后,心里就打了歪主意!新学期开始就早早的去找老王通了气,说想和张小初做同桌!纵使老王偏爱他,可这种事没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是会被老王冠以早恋倾向并扼杀掉的。且筠连灏的心思目的是真真儿不纯,他为了不让老王看穿可真是豁出去了。说谎都是小意思,他直接出卖了朋友,说范大禹同学上课老是找他讲话使他没办法专心听课,想找个安静内向的人做同桌好好学习,最好英语好的可以互补。

     老王果然中了圈套,十分顺利的想到了以上条件都符合且现在同桌空缺的张小初!

     “筠连灏,你简直是阴魂不散!”——张小初这样欢迎了新同桌!

     都说了张小初是个控制不住自己笑点极低的人,筠连灏时时都惹得张小初又气又笑。比如说他和其他同学聊着某个话题十分热闹突然莫名其妙的转过身对一旁早已被他打扰但强忍着怒气的张小初问说,“你有娘吗?”

     “没有!现在谁还叫娘,都是叫妈!”说这话的张小初口气特别不好,显然很不高兴。除了嫌筠连灏吵外还因为那问题是她的雷区。三岁过后就没见过妈的张小初只在电话里叫过妈妈,妈妈是什么样子她也只是从寄回来的照片上知道,妈妈的声音经过千山从电话那头传来也已变了质。她不喜欢别人提爸爸妈妈,因为那等于是提醒自己十年没父母陪伴的不幸和残缺!

     筠连灏也觉察出了张小初的怒气过剩异于平时,于是连忙脑筋急转弯想逗身旁的人开心。

     “我有!”筠连灏十分正经的说,接着又重复,“我有娘。”

     张小初有了一点好奇心,他家现在还兴叫娘?难道是叫伯母什么的?这种习俗也是有的!琢磨片刻后她又问到,“哪个娘?”

     筠连灏一直一本正经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小初,生怕她不会感兴趣,听到张小初问出口后这心才恢复了先前的活力。他继续一本正经严肃认真的看着张小初,待眼前的人有些许期待后才缓缓开口,“表叔娘!”说完后立刻破口大笑!惹得张小初又气恼自己上当又被戳中笑点仍不住嘴角不听话的大幅度上扬。再如此下去,恐怕面部肌肉会罢工,迟早成面瘫!

     没在一起坐上个几天,张小初就实在觉得心累,萌生了想要申请调换位置的念头。无奈,张小初从小一面对老师就成了一个怂包,要她自己独自找老王去说,那太难了!可换同桌的事,除了自己,就是同桌,别的人哪能插手去申请?

     绞尽脑汁的张小初想到了让筠连灏开口。

     要是筠连灏自己去说张小初不适合想要换座位,老王毫无疑问肯定是要依他的,一向如此嘛!

     可怎么才能让筠连灏去跟老王要求换同桌呢?张小初决定直接去和筠连灏摊个牌,告诉他影响自己学习了,所以不想和他同桌,希望他或是恳请他去和老王讲讲换个高明!

     一切计划完毕后,张小初在一个晚自习的课间将筠连灏叫到了操场。此时接近冬天,风已经冷了,又还有一节课才放学,所以操场上人影子都没有一个。两人一前一后的到了,女生一脸凝重,男生却是一脸虽莫名其妙仍掩藏不住的高兴、雀跃。

     “我不想和你同桌!”本来张小初准备了很多起缓和作用的前言,不想这么直接,不知怎么开口就冒出句话了!

     筠连灏听了突然就收住了那阳光灿烂的笑脸,十分认真的黑了脸。

     张小初平时看惯了筠连灏吊儿郎当的样子,如今突然这样,还真有点儿把她吓着了!

     ‘哎,不管了,早死早超生,接着说吧!‘张小初这样给自己打了打气,准备硬着头皮请筠连灏去向老王申请调位置。

     “你可不可以去跟老王说。。。嗯~”话还刚说了半句就被淹没了。

     筠连灏吻了张小初。

     这下张小初直接傻掉了,这完全意料之外,大脑都觉得棘手不知道该发布什么指令作出什么反应了。直到若干秒后,一中年男人的声音打断了这个事故的继续!

     “你俩干嘛呢!”一声呵斥响过后,张小初眼前的脸才带着他的唇抽离了。

     这个晚自习课间短短十分钟不到,张小初失去了初吻,且被校长当做早恋抓包在场。接二连三的倒霉事儿似乎注定了她接下来即将面对更多不那么愉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