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狼狈
    第五章

     张小初第一天上学就逃学是很严重的。

     第二天小初奶奶带着张小初找班主任周老师,道歉、讲明原因。

     这时临近上课,周老师在讲台上招呼着大家遵守纪律,把书本拿出来。

     这是个个子矮矮,嘴角有点抽筋的中年未婚女人,脾气极差。

     小初奶奶领着张小初走到讲台跟前,脸上堆着笑,或许还有点胆怯,小声的说:“昨天我们家张小初下午没来上学,没领到书。实在是给老师添麻烦了。。。”小初奶奶讲的很详细,前前后后说了好几遍‘不好意思’、‘麻烦老师了’。

     之后周老师用眼镜下的那双小眼睛用力的盯了张小初一眼。然后仍旧一脸十分不满的说:

     ”就该干脆不来了,这种孩子在我班里我得多操好多心!“

     小初奶奶连忙说好话,她怕周老师真的不要他们家小初了。

     最后周老师一脸刻薄的说:“最后面坐着去吧”。听了命令,张小初看了奶奶一眼就去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坐着去了。最后一排也是能接受的,因为小初比一般的六岁的孩子要高些。况且,班里的同学很多都才五岁。张小初差不多算最高的了。

     逃学这事儿解决了,小初奶奶又马不停蹄的去找食堂,一边走一边问,背着20斤米,走的是满头大汗。等周围的六家私人小食堂走遍了,这时已经十点多了。六家中有两家比较好,看着厨房要干净些。其中临街的那家保证每天有汤,隔得比较近,不过开了小卖部;另一家在古镇口的院子里,环境很好,老板是个很和气的中年妇女,大家都叫她王姨。不过这儿远了一点点得多走两分钟。来回思量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在古镇口院儿里的那家。

     交了米和钱,拿了饭票菜票出来已经十一点半了,小初奶奶急忙走到校门口。刚到既就看到学前班的队伍出来了,张小初在第一个队伍里的尾巴上。出了校门,周老师讲了两句注意安全之类的就解散了。

     看到路边的奶奶,张小初像离弦的箭似得射了过去。然后小初奶奶牵着张小初唠叨着往食堂走去。

     食堂院子里,小初奶奶就看着张小初吃完饭,然后送高高兴兴的拿着棒棒糖的张小初进了教室,嘱咐了一声:好好上学,听老师话。就走了。

     这时张小初吃着糖,糖的甜、糖的红封印了离愁别绪。那是王姨买回来挨个儿发的。其实小初奶奶选的真没错,王姨家的小食堂很卫生,厨师是王姨的丈夫老赵,做菜很好吃。而且王姨很喜欢小孩子,对每个人都很照顾,除了可口卫生的饭菜还经常发老家的当季水果,偶尔发糖。这不,因为中午吃的是辣子鸡丁,是有点辣,王姨看着一个个辣的一边吃一边卷着舌头呼气,就去买了棒棒糖。这棒棒糖是比较便宜的一种,一毛钱两个,但很好吃。一根细长细长的绿色的棍儿上顶着个鲜红鲜红的圆球,棍儿中间还有两片绿叶,假的,不能吃。就是这个糖,遇到吃的菜辣,王姨就会发。那时食堂的菜一份一张票,一张票三毛钱,就王姨人好,会舍得发糖。张小初长大后都还记得这糖的味道,填了她刚上学的那份惶恐、无主;甜了她孤独的六岁。

     那时候张小初刚上学,刘艳艳上学第二天就把书退了转到了一年级二班,班主任是刘艳艳的姑姑。班里满了六岁的同学们大多是已经读了一年还没到七岁上不了一年级的老人儿,混的挺熟了。年龄小的通常是家住镇上的,相互认识,老师又比较照顾。所以像张小初这种农村孩子,虽然是大点儿,可刚来上学,老师又不怎么关心,通常就坐在自己位置上默默地听课,很认真。下课了也不离开座位出去玩。显得孤僻。

     张小初没有玩伴,也不敢主动和别人玩。或许是从小由于缺乏父爱母爱而逐渐植根于内心的自卑,抑或是缺乏安全感,总之各种无形而强大的阻力给张小初筑了一道墙,一阻隔张小初勇敢主动向前去交新朋友的墙。

     一个人独闯学前一班的张小初并没有创下什么辉煌战绩。除了期末考试双百分算是荣誉,剩下的几乎是狼狈和尴尬吧!

     比如上学第一周找不到厕所,她就中午在食堂才上厕所,经常上午最后一节课还没开始就想上厕所,所以只有少喝水,少喝水。

     再比如,鼓起勇气去找厕所,却不知道学校里有男女厕所之分,傻傻的跟在一个高年级男孩子后面去了男厕所,被发现后在鄙视中被骂的傻*逼兮兮的。

     还比如,老师安排的美术作业,给一条鱼和一棵树上色。她没有彩色笔,课间跑到一年级二班找刘艳艳没找着只有叫张显鑫借笔。张显鑫拿着笔,脸上笑着说:我来给你涂吧!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太匆忙了,好多颜色跑到了图案外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张显鑫太有创意了,鱼是绿色的,树是黑色的。不过这样‘完美’的美术作业,美术老师好像不是很欣赏的来,看了后冷冷的瞥了张小初一眼,眼里充满了:“真没出息的孩子!”

     这些只是张小初狼狈和尴尬的开始,父母不在身边、口袋没有钱这一强大背景仍会持续给她制造狼狈和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