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模糊的记忆2
    第三章

     1998年,张小初六岁,到了上学的年纪。

     其实早该上学了,小初奶奶从小初五岁就开始和小初那任性父母讲上学的事情,可上学之事就一直拖着。

     爸妈一年就寄一两次钱回来,有时一、两百,有时三、四百,那时上学前班每学期学费九百,加上每月向食堂缴伙食费,由于学校没有公共食堂只有私人小食堂,收费自然比较高,两者加起来那对小初奶奶来说是笔大的钱,一个年过花甲,带着孙女独居的老人,经济来源就只有每年树上的几个果子、圈栏里的两头猪和地里的一亩半庄稼,小初爷爷患癌症的时候积蓄已掏空,所幸的是,爷爷没被病痛折磨多久就走了,走的快家里没有因此欠债,如今小初奶奶总共存款也就三四千元,想着两婆孙还得过活,花钱的地方很多,小初又爱生病,所以小初奶奶打定主意学费这笔钱必须得让那两口子拿。

     拖到了六岁,两口子终于将这事儿定下来了,爸爸包学费,妈妈管伙食费。

     九月一号——小初报名的日子,这天刚好是农历七月十一,是小初奶奶生日,按往年的规矩,乡里乡亲和小初奶奶娘家的人都会来,俗称的吃酒。

     小初奶奶几天前才去中心校教务中心去咨询了小初上学的事情,确定了小初可以去报名上学前班,心里石头总算落下了。之前很担心由于小初还没有上户口报不了名上不了学。

     小初户口的事情也是有趣,刚生下来该上户口了,一直没取好什么名儿,爷爷找算八字的算命,那道士说:这孩子五行缺水,命途多舛,九岁之前要格外小心哪,恐怕不好养活。听到不好养活爷爷就来气儿了,看着白白胖胖,生下来就七斤二两的小初,他认定了道士是胡说,将道士打发了出去。

     爷爷虽然不相信道士的不好养活之说,却信了五行缺水之词。想着给孙女取个带水的名儿,想了想,云字辈儿的,就叫张云淑好了。小初爸爸觉得十分土气,说叫小初比较好,虽然小初现在都不懂自己的名字哪里有比张云淑好,但当时爸爸和爷爷争的可来劲儿,后来爷爷妥协了,可能是觉得当爸的比当爷爷的更有权利决定孩子叫什么吧!

     那时爷爷催着让小初爸爸去上户口,可小初爸爸在跟着师傅学木工活,每天很忙,搁置了,后来就都忘了这档子事儿。所以直到现在小初都到上学年纪了,还没有户口。

     幸亏小镇上的学校没有要求必须带户口本儿才能报名,小初上学的事算是搞定了。

     快过生了,小初奶奶张罗着赶集时买了宴客要用的酒菜,请人把猪杀了一头,差不多准备妥了想起了小初报名的事,赶紧拿出了黄书,坐在门口亮堂的地方,带着老花眼镜开始翻看。

     “哎呀,后天报名,我有客来,这咋个整?“小初奶奶自言自语着。

     想了一会儿,进屋放了黄书,脱下围裙准备出门,对小初说:你就在院里玩会,我出去找你二嫂子。此时小初正蹲在地上用电池上取下的石墨棒专心的画着什么,就应了一声”哦“。

     奶奶说完就拉上院门走了。

     二嫂子的老公一家也姓张,按辈分小初叫那对夫妻二哥二嫂,其实没什么亲缘关系。

     二嫂子是个二十五六的妇女,家住在离小初家不远的鱼塘边上,之前在村上教小学,不过后来村小取消了,就和丈夫在家开了个小卖部,小初喜欢和刘艳艳上他们家玩儿,除了有吃的,还有就是因为二哥是艳艳妈妈的亲弟弟,他们是刘艳艳的亲舅舅、舅妈。他们家还有一个男孩子叫张显鑫,比小初大两个月,在上幼儿园。

     隔了个把钟,奶奶回来了,脸上带着轻松地笑,好像小初报名的事情解决了。

     到了小初报名这天了,一大早奶奶就叫小初起床了,穿好衣服让小初快去洗漱吃饭,饭盛好忙里忙外的张罗着宴客的事情,周围几个和奶奶年龄相仿的老伙伴也早早的来帮忙择菜、洗完、刨蒜、切肉什么的,一切看似杂乱却又仅仅有条。

     小初吃完饭就想跑出去玩,正出门就被奶奶叫住了。

     ”不要乱走,一会儿你二嫂子就来领着你去报名!“

     刚说着,二嫂子就拉着他们家张显鑫从院门外进来:”七婆,我来接小初去报名!“七婆是叫小初奶奶。

     小初奶奶回答说:”她二嫂,麻烦你了“,接着又转身对小初说:”快跟着二嫂子去报名,听二嫂子话哈!“

     小初应了一声就乖乖的跟着走了。

     来到刘艳艳家,刘艳艳也在门口,背着个小书包等着,还有一旁的周叶一,二嫂子看到两人招了招手,两人就过来了。

     就这样,二嫂子带了四个小孩去报名。三个学前班,一个二年级。

     其他三个都上过学,张小初没有。

     周叶一已经二年级了,去年过来就是为了到镇上上小学,因为大部分地区村小取消了,周叶一老家也是。

     一个年轻妈妈领着四个孩子上学,一路上非常欢乐。二嫂子两手牵着张显鑫和刘艳艳,一路上唱着儿歌。周叶一在一边,安静的走着。

     张小初走在刘艳艳旁边,稍稍落后一点,她很想和刘艳艳她们一起唱歌,可一首不会,下一首还是不会。。。

     终于,她们开始唱小星星,那是刘艳艳教过张小初的,这个她会,张小初如愿以偿的一起唱起了歌。

     唱的差不多了,二嫂子说,”来,我们来比赛数数,看谁先数到100!“

     ”我不参加!“周叶一傲娇的说。

     张小初也想不参加,因为她知道自己数不到一百,感觉是从来没接触到的大数字,可是她羞于启齿,觉得因为不会不参加比参加了数不到100更丢脸。

     ”好,1、2、3,开始“

     ”1、2、3、4、5、6、7、8、9、10、10、10、10。。。。“没错,张小初数到10就不会了,她想跟着刘艳艳数,可那两人数的太快了,两个声音夹在一起,像飞似得,听都听不清,张小初只得在旁边尴尬尴尬的走着,头微微的低下,像是在看路。

     走几步,张小初转头看着刘艳艳张显鑫胸有成竹的数得飞快的样子,突然看到周叶一在看自己,张小初飞快的又低回了头,脸上有些烫。

     ”56、57、58。。。98、99、100“两人终于数完了。

     ”艳艳和显鑫都赢啦,太棒啦!待会我买绿豆冰棍给你们吃。“

     三人欢呼着,剩下低头走路偶尔偷偷转头瞥一眼的张小初和一直作事不关己状的周叶一,有点格格不入。

     很快来到了学校,二嫂子警告大家:”都跟着我,别走丢了。“说完拉着张显鑫和刘艳艳网周叶一的班级走去。张小初紧紧的跟在后面。

     给周叶一报完名后,他们班主任还要收暑假作业,想着周叶一平时上学也自己回去,二嫂子就交代了一声儿领着其他仨儿去学前班报名了。

     学前班的小孩很多,家长更多,有的是爷爷奶奶领着排队报名,有的是爸爸妈妈,总之一长队人挤满了报名的班级门口。

     张小初一直紧盯着二嫂子的花格子衬衣,心里害怕跟丢了。

     终于报完名了,张小初小小的身子一边在人群中穿梭,一遍盯着走在前面的穿花格子衬衣的二嫂子,隔着三四米的距离。

     走到人群稀疏的地方,张小初马上跟上前去。

     到跟前后张小初就懵了,这个穿花格子衬衣的女人不是二嫂子,女人两边牵着的也不是刘艳艳和张显鑫。

     她,跟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