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31
        下朝了以后,皇上在御书房里批阅奏章,或是看书写字,那也是女官们伺候着奉茶,研磨的。

         也就是说,皇上的饮食起居是由这些女官们伺候的。

         所以选拔女官要求也严格,必须要粗通文墨,相貌优雅,就是身量那也得看上去款款婷婷的,不然影响了皇上的心情谁能担待?

         到了快傍晚的时候,陆芊芊才在前边院子里见到了花嬷嬷。

         她叫做花嬷嬷还真是名副其实。

         一身带有大朵花儿的衣衫穿在她身上,那花说不出是什么名字,只是大朵的红,或者大朵的紫,咋一看去,就如那个抽象画家掀倒了颜料涂抹到了她的衣裳上去一样。

         她那头上更是插了几朵花儿。

         花儿的颜色倒是不俗,只是太多了,看去怎么也不顺眼。

         陆芊芊差点就笑出来,怎么会有人穿衣好这一口?

         但她强忍住了,因为那个花嬷嬷看过来的眼色并不友好。

         “小婢子,你果然架子很大啊,来这漱玉斋里还要嬷嬷我找来见你,这也算是来这里的女官中第一份了!”

         她声音冷冷的。

         “嬷嬷,小婢子一直找您的,可是没找到,就帮着粉儿姐姐做了点事情,所以……”

         陆芊芊实话实说。

         不过她忽略了一点,其实深宫的形势和现代的职场差不多的。

         上司如果成心挑你的刺儿,那你就是找出千条万条理由,她也是不屑的。

         糗大了,撞进暴君的怀里!4

         “哼,你觉得粉儿可以做你的嬷嬷了?那以后你凡事找粉儿去吧!”

         “嬷嬷,小婢子才来,不懂规矩,您就原谅了她吧?”

         粉儿在一边陪着笑,求情。

         “哼,这里什么时候临到你个贱婢说话了?怎么你也不把嬷嬷我放在眼里了?”

         花嬷嬷登时羞恼。

         “不,嬷嬷,这不关粉儿的事,都是小婢子不好,小婢子错了,求您原谅!”

         眼看着花嬷嬷的怒气就要殃及到了粉儿。

         陆芊芊赶紧把话接过来。

         她心中有如烟的例子在前,她可不想因自己再牵累她人。

         “哼!算你心儿活泛,小嘴肯认错,不然……”

         花嬷嬷的脸色稍稍晴了些。

         “不过,这受罚是一定的,今天晚上你就留在这里把无染湖中的惨败荷叶都给清理出来,一片残叶也不能留,明天一早我来检查,知道么?”

         “是,小婢子记住了。”

         花嬷嬷走了。

         粉儿用很是同情的语气说,“小婢子,要不我帮你吧,那么大的一片湖,湖中的残叶又很多,你什么时候能清理完啊?恐怕这一夜都要不能睡了,花嬷嬷今天怎么这样的狠啊!”

         “谢谢你,粉儿,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行的。”

         陆芊芊对着她微笑。

         她知道,若是粉儿留下来帮自己。

         那在花嬷嬷而言,就又有了说辞了!

         粉儿无奈地走了。

         陆芊芊深呼吸一下。

         自己对自己说,芊芊,这没什么的,不就是一晚上不睡么?你能做到的!

         她举步到后面的小院子里去取工具。

         走到了那棵柳树下。

         隐约听见在前面的假山后,有人在说话。

         “嬷嬷,你这样做就对了,先给她个下马威,再让她拽?你不知道她因被皇上宠着,有多拽?你现在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啊,恐怕日后,她要站在你头上拉屎了!”

         一个尖刻的女声。

         好像有点熟悉?

         糗大了,撞进暴君的怀里!5

         “哼,谅她不敢,我花嬷嬷是那么好欺负的么?在这宫里,我见过的事情比她吃过的米粒都多,她算哪根葱?不过,连心,幸亏你提醒了我,也不知道那个李总管他又与她什么关系,怎么就会极力举荐这样一个小婢子来做女官?”

         显然是花嬷嬷。

         “嬷嬷,不知道那个小婢子妖的很,没准李总管也被她迷惑了呢?”

         这个说话尖刻的女子竟是连心,怪不得自己觉得她的声音有些熟悉。

         原来她选秀不成,也到了漱玉斋了。

         现下一听她说李总管也对自己有意,陆芊芊就心头怒起,心说,好你个连心,你这不是乱嚼舌头根子么?那总管是个太监,他和我怎么会有什么关系?

         一气之下,陆芊芊刚要冲过去和连心计较,就听那花嬷嬷说,“连心,你不要乱说,李总管可是好人,你再这般乱说,嬷嬷我可是不爱听的!”

         “是,是,是连心的口误,连心也是为这漱玉斋的大环境好啊,本来我们都是相处好好的,彼此也很公道,只怕来了那小婢子,这里就不会那么平静了!”

         “哼,她敢!”

         花嬷嬷发狠。

         “是,花嬷嬷是怎么英明,怎么和善的一个好嬷嬷啊,我们都可敬佩您呢,您……”

         陆芊芊听到这里,平定下了怒气。

         像连心这样到处搬弄是非的小人,自己和她较真不是失了身份?

         罢了!

         她没了取工具的心,返身去了无染湖边。

         此时夜色已渐渐暮近。

         周遭的景物开始朦胧起来。

         只是眼前这一片湖水表面漾着一团银色的微澜,有风拂过,那波澜就优雅地缓缓而行。

         湖面上的荷花正盛开的好时候,一朵朵的都似仙子般娉婷。

         那种傲然而舞的姿态,真的美极了!

         荷叶大朵是覆在了湖面上的,时不时有一只青蛙跃起,跳入水中,激起水花飞溅,打破了这一湖的微微沉静。

         糗大了,撞进暴君的怀里!6

         月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笼了过来。

         这一湖的荷花在月色中更是袅娜婀娜,风韵多姿了。

         陆芊芊脱了鞋袜。

         然后走进了那湖里。

         其实残叶也多是在湖畔。

         花嬷嬷这番用意也不过是小小的惩戒。

         湖畔的水并不是很深。

         水温也是凉凉的。

         踏脚进去,立时就传来一种舒爽的感觉。

         把手儿放进水中。

         很轻快地拍了拍,那水花美得冰洁晶莹,煞是好看。

         陆芊芊的心情一下子就大好。

         这算是什么?

         因祸得福哦。

         这样的夏夜能有如此清凉的水来嬉戏,真的是太好玩了!

         “这样好玩的事情为什么不带我啊?你真自私!”

         突然身后一个人笑嘻嘻地说。

         呃?

         陆芊芊转身就看到了一张面带了笑意的脸,是秦寄南。

         九九?你怎么来了?

         陆芊芊惊喜,这样的月色下,有人来陪着自己,这算不算是花前月下啊?

         这一想,她的脸就红了。

         “还说呢,不是都说好了,晚上回来要你等我去找你么?”

         陆芊芊一下就想起了早上秦寄南走时说的话了,自己忙乎了一天,又被花嬷嬷罚了,就把这事给忘了。

         “我……我这不是有事情做,没……没及时赶回去么?”

         她窘。

         “哼,还狡辩,不就是忘记了么?真是的,没想到,像小婢子这样善良的女子也会说谎啊,真是世风日下啊!”

         秦寄南摇头晃脑,很失望的样子。

         “对不起,我真的忘记了。”

         一紧张陆芊芊就说了实话了。

         哈哈!

         秦寄南大笑,“就知道你傻乎乎的,怎么那么好哄啊?记得啊,说谎了就说谎了,不能承认的,那样一来人家就会更不信你了,说你是口无遮拦,知道么?”

         啊?

         那你也不信我了?

         他这一说,陆芊芊就有点急了。

         糗大了,撞进暴君的怀里!7

         “瞧你傻的,我会不信你么?这个世界上九九可以不信任何人的,也信小婢子的话,小婢子啊,是九九心中最真挚的那个傻丫头呢!”

         秦寄南被她那憨憨的样子逗开心了,说话间就在她的脸颊上浅吻了一下。

         然后飞快地跑进了湖水中,叫嚣着,“你来捉我啊!快点来啊!”

         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