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32
        么他又偷袭自己啊!

         真是可恶!

         陆芊芊又羞又恼,赤脚就追了过去。

         于是,两个人就在这湖畔你来我去的玩上了。

         水花四溅,湖面荡漾。

         就是那月色也被感染了。

         淡淡雅雅的跳跃到了湖面上,荷花上。

         甚至那湖边的玲珑秀亭上,那亭檐的琉璃瓦也在月色中熠熠闪光。

         正玩着,陆芊芊一转身就看不到秦寄南在哪里了?

         咿?

         刚才不还在这里么?

         这家伙哪里去了?

         陆芊芊四下里看看,就在亭边的那假山边上她看到了露出来了蓝色衣衫的一角。

         嘿嘿一乐,这家伙,原来藏到那里去了,当我看不到么?

         她暗暗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憋足了劲儿,一下子就赤脚冲了出去。

         就快到假山边了,她突然感觉撞到了一物上。

         这物件有点高大,带有温度的。

         是什么?

         她不禁抬头看去,这一看,可就傻眼了。

         站在她面前的竟是秦啸天。

         而自己正楞呼呼地撞进了他的怀中。

         他用带有愠怒的眼神看着自己,嘴角的不满显而易见。

         “皇……皇上……”

         陆芊芊刚欲要跪下施礼,可秦啸天落在她肩膀上的那双手死死扣住了她。

         “怎么你把朕的漱玉斋当成了游玩场么?”

         “不,不是的,奴婢……奴婢……”

         陆芊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是赤着脚的,这一窘迫,她的那小脚也就下意识地乱动着……

         秦啸天稍稍低眸,就看到了那双白嫩的小脚……

         糗大了,撞进暴君的怀里!8

         在这浅淡的月光下,那脚莹白如同婉玉般美好,此时几个小脚丫在不安地扭动着,看去很是有意思。

         秦啸天心儿一动,想笑。

         但是他忍住了。

         依然很冷的声音,“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谁准你进漱玉斋胡闹的?”

         “奴婢……奴婢是今天才到这里的女官,被花嬷嬷罚了在这里摘取惨败的荷叶,所以……所以……”

         陆芊芊偷眼看看那假山,秦寄南已经从那里走出来了。

         “皇兄,这般时辰你怎么来了?”

         他大咧咧地就走过来,问。

         “寄南?”

         秦啸天一楞,原来和这小婢子一起玩闹的是自己的九弟?

         “那个什么,月色这样好,从太后那里出来后,我就来这里了,遇到了小婢子,就说了几句话。”

         秦寄南明显是没有说实话,不过他说谎时很坦然,没有一丝的慌乱。

         陆芊芊白了他一眼,心说,都赖你,不然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惊动了暴君么?

         可她嘴上不敢说。

         趁着秦啸天和九九说话的当口,她使劲用力,从秦啸天的双手下挣脱了出来,顺势跪在了地上。

         秦啸天有些不快地看了她一眼。

         “滚回去给朕泡杯茶!”

         他甩下了这句话,转身走了。

         “皇兄走好哦!”

         秦寄南依然是嬉皮笑脸的样子。

         陆芊芊从地上爬起来,很俏皮地瞪了秦寄南一眼,然后匆匆就从他身边经过,一遛小跑就跟在了那些公公奴才们身后。

         秦寄南看着那些人远去的身影,想起了自己今天从太后寝宫里出来,遇到了四哥了。

         “寄南,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四皇子秦不凡很不满地问他。

         呃,是太后派人要我来的。

         在这后宫中,在先皇的那众多儿女中四哥秦不凡和自己都是母亲淑妃生的。

         只是秦不凡的个性很特别,他就是不怎么喜欢与人接近。

         糗大了,撞进暴君的怀里!9

         所以从小秦寄南倒是和五哥,也就是温宁太后所生的秦啸天要好,两个人志趣相同,玩起来又都很疯。

         见了四哥,他总有点不安。

         秦不凡眼神里射出来的光,总是冷冽的。

         “四哥,你这是去哪里?”

         “我能去哪儿?要什么没什么的?还不是出宫去走走,散散心罢了!小九,你要是还记得母亲是怎么死的,你就不该老和她们走得太近,不然母亲在天之灵都会不安的!”

         秦不凡说完了这话,漠漠转身离去。

         在他离开的瞬间,秦寄南在他嘴角看到了鄙夷。

         是他对自己这个不争气弟弟的鄙夷么?

         自己要怎么争气?

         难道见了太后、五皇兄当仇人一样?

         母亲临终的时候嘱咐了弟兄两个了,要听太后的话,要好好和皇兄相处,母亲说是冤冤相报何时了!

         可是四哥就是耿耿于怀!

         听说是四哥这段时间和一个大臣走得很近。

         秦寄南有点担心。

         先皇就有过命令,在皇族的王爷是不准许拉拢大臣,结成帮伙的。

         可……

         秦寄南心情有点落寞。

         他一个人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玉寒轩了。

         想想她微笑时那可爱的样子。

         他兀自笑了,那个傻丫头!

         他走进去,容嬷嬷告诉他说,小婢子还在漱玉斋没回来呢?

         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看看天,这都已经夜了,天上的月儿都到了柳梢后了。

         她还在那里做什么?

         闲着也没事,索性他就来到了漱玉斋了。

         这也就发生了他和小婢子一起疯闹,惊动了皇上的事情。

         皇兄看似对小婢子很凶。

         可他的眼神里,自己总觉得有些别的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

         没有人能告诉秦寄南,就是那漫天的繁星也不能。

         它们能做的。

         只是顽皮地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个有点愣怔的男子罢了。

         糗大了,撞进暴君的怀里!10

         等陆芊芊回到了漱玉斋的时候,花嬷嬷以及众多的女官们都已经在了。

         她们都站在了皇上的御书房外面。

         里面传出来一阵的人声嘈杂。

         像是皇上正在和几位大臣讨论着什么。

         见陆芊芊进来,花嬷嬷瞪了她一眼。

         陆芊芊有点气。

         心说,你不过就是一个嬷嬷,你凶什么?我也没玩,是按照你的吩咐摘残叶去了,你现在弄这表情来干嘛?

         她心里有气。

         也就不再去看那个打扮花花的嬷嬷。

         “为皇上奉茶的时候到了,你们谁去?”

         花嬷嬷在问。

         没人回答。

         “怎么都反了你们么?皇上想喝杯茶,你们都懒得伺候了?”

         花嬷嬷的声音锐利起来,那目光几乎能吃人。

         “嬷嬷,我们都给皇上进过茶了,进茶那一套我们也都很熟悉了,只是新来的小婢子还没做过,倒不如这次让她去好了!”

         连心不怀好意地对花嬷嬷说。

         恩。

         花嬷嬷点了点头,看过陆芊芊,“小婢子,你去吧。”

         陆芊芊刚要说什么,一转头看到了旁边的粉儿了。

         她正暗中给陆芊芊递手势呢。

         陆芊芊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是要自己拒绝花嬷嬷。

         可自己能拒绝么?

         再说了,这奉茶有什么了不起?

         把茶端进去,暴君要喝,就喝。

         不喝就放在一边好了,这有什么难处?

         怎么也不能让那个连心看笑话的。

         她正盼着自己拒绝花嬷嬷,被花嬷嬷训斥呢。

         陆芊芊从连心手里端过了茶盘,茶盘里一杯茶正袅袅娜娜冒着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