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33
        。

         她前脚走进了御书房,后面的连心就得意地笑了。

         对身边的女官们炫耀说,你们知道那茶是什么茶么?

         能有什么茶?还不是皇上最喜欢喝的观音醉么?

         切!才不是呢?那里啊泡的不过是平常的绿茶罢了!

         连心笑。

         你也算皇上,连门外语都没修?1

         “连心,你怎么这样啊?你这就是害小婢子啊?皇上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旦发现了那茶不是他喝惯的,那小婢子这顿责罚能逃得了么?你可真是的!”

         一边的粉儿不满地指责连心,心中同时为小婢子担心。

         连心不屑,“你那么心疼她,怎么刚才不替她进去?你不也是知道,这时皇上在生气,谁进去奉茶都得挨训么?这谁不明白么?还好意思跑来数落我?”

         你!

         粉儿登时没话。

         连心说的没错,皇上每次震怒,谁进去奉茶,那都是自己找别扭,自己刚才给小婢子手势要她拒绝也就是因为这原因。

         只可惜小婢子没领悟透。

         唉!

         她暗暗祈祷,老天啊,可要保佑小婢子啊!

         御书房里面,陆芊芊端着那杯茶走了进来。

         里面果然人不少。

         有皇上,还有四五个老臣模样的人。

         秦啸天转头对一个男人说,“宋爱卿,这太阳国前后几次来信挑衅,他们太阳国国力和我们不相伯仲,为什么我们就要看着他们在我们的国土上横行霸道呢?这样下去,这大燕国还是大燕国么?”

         “皇上,那太阳国人彪勇凶悍,这要是我们真的贸然对抗他们了,那后果会不堪设想的!”

         那个宋大人拱手施礼回答。

         他姓宋?

         看他穿着的官府与那几个人是不同的。

         而且那几个人貌似官都没有他大。

         陆芊芊脑子寻思,难不成这个男人就是宰相宋烩,也就是萍贵妃的父亲?

         偷眼看过去,只一眼,就不喜欢他了。

         他看起来怎么贼眉鼠眼的?

         秦啸天朝那几个人看看。

         冷声问了一句,“王译官呢?让他来,来读读这封信,朕倒要看看这太阳国人嚣张成什么样了?”

         “回皇上的话,王译官他父亲殁了,回乡了!”

         宋烩说。

         “难道说朕的大燕国里就一个人认识这太阳国文?”

         你也算皇上,连门外语都没修?2

         秦啸天震怒了,他拿起了那桌子上的信纸就摔了出去。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被他骂得那几个大臣都低垂了头,大气不敢喘。

         那信纸忽忽悠悠地就落到了陆芊芊的脚下。

         她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原来所谓的太阳国文,不过就是某种外语罢了。

         自己在现代大学里,学修过太阳文,那成绩可一直都是优异的。

         她粗略地看了几眼。

         那信纸上的内容无非是写他们太阳国国家国势怎么怎么强悍。

         要大燕国向他们俯首称臣。

         每年都要进贡给他们丝绸、茶叶、金银珠宝罢了!

         看过了这些陆芊芊的脸上就流露出了不屑的笑。

         心想,那些太阳人可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原来在很久的古代他们就妄想称霸世界了。

         可殊不知他们不过是一群纸老虎。

         光会吆喝,真正打斗起来,他们能打过谁?

         秦啸天瞥眼看到了陆芊芊,“小婢子,你傻站在那里干嘛?端着茶当木偶啊?”

         他的不满和怒气让他的脸色都阴暗了下来。

         你又没说要喝?

         我若是贸然端过去了,你又要说我的不是了?

         真的是暴君难伺候,这样不行,那样也不可!

         陆芊芊面色也是不快,把茶端了过去。

         放在了秦啸天面前的桌子上。

         转身就要走。

         “你站住!”

         秦啸天厉声喊。

         “皇上还要干嘛?是茶太热了?要奴婢给您吹吹么?”

         陆芊芊以很轻蔑的口气,她想说,就你也算是个当皇上的,连门外语都没修?

         还好意思指责我?

         “你觉得朕很无能么?那好你本事,你厉害,你把这信纸上的文字都给朕读出来!”

         很明显,秦啸天听出来了陆芊芊话里的讥讽。

         切!

         这有何难?

         陆芊芊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秦啸天。

         然后她捡拾起了那张信纸。

         你也算皇上,连门外语都没修?3

         接着就朗朗地解读了那信上的内容。

         她的声音清脆而甜美。

         一丝一毫的紧张都没有。

         嘴角隐约带着平常的淡笑。

         信,读完了。

         屋子里一下子就静谧下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

         他们在纳闷,还没听说这漱玉斋里哪一个女官懂得外域人的语言啊?

         这个女子倒是奇异的紧。

         秦啸天看着眼前的小婢子。

         她款款而立。

         一身素雅的衣裳。

         她此刻没有任何动作。

         表情,却无形中给人以韵致的美丽和温婉的动人。

         “你是怎么学会外域话的?”

         秦啸天不能隐瞒自己的心,他对她是有些惊奇了。

         好像是每次见到她,她带给自己的都是惊奇。

         在这些惊奇里,无一不显示了她的睿智与魅力。

         她是怎么样一个女子?

         之前自己怎么没注意到她?

         恍惚间,内心里积郁的,对她的厌恶竟减少了很多。

         “那个……那个什么,奴婢是在北凡国时就学会了的!”

         说出这话,她脸有点微微的红。

         心里一下子就想起了秦寄南了,那小子说谎的时候连底稿都不要,真的很坏哦!

         “会读,那一定是会写了?”

         秦啸天问。

         陆芊芊点点头。

         “那好,你现在就手书一封信给那些太阳国人,你想必也听清楚了,朕和几位大臣在为太阳国人的嚣张而争论,你就把你自己的观点写出来,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皇上,这是国家大事,怎么能交由一个女官来评断呢?这是不是有点太荒谬了?”

         那宋烩赶紧进言劝阻。

         “哼!荒谬?但以朕来看,我们大燕国除了王译官再没人识得这太阳文,那才是荒谬的!不用耽搁,小婢子,你就写来朕看看!”

         他看过来,那目光里充盈着鼓励与难得的喜悦。

         “恩。”

         你也算皇上,连门外语都没修?4

         陆芊芊被他那不同以往的眼神鼓舞了,执笔她开始在宣纸上书写。

         一连串严整的太阳文字就那么流畅地从她的笔端划出。

         甚至那些大臣们也都震惊了。

         此奇女子一个!

         然后在秦啸天注视的目光下,陆芊芊宣读了那封信。

         本意上陆芊芊是一个纤弱的女子,但在她的内心始终活跃着一种不肯认输的激情。

         自古就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所以人与人之间,甚至国与国之间,在她看来都一样,都要有个鲜明的态度,那就是,如果你对我投以关怀,那么我回报你微笑。

         但是如果你想要无耻的侵犯我,那么我就是抵死也要与你抗争!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

         这信上,陆芊芊怒斥了太阳人对古国的虎视眈眈,也阐述了大燕国国强民富,锐不可当,怎么也是不会向小人低下高贵的头颅的。

         最末,她说,你邦太阳人不过一群,怎么敌得过我们大燕国了了边疆万里?你若是不怕死,不怕丧国,那就来好了,我们大燕国人绝对不会屈服于邪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