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4
        激情解药4

         陆芊芊被她语气中的鄙视激怒了。

         “你!好你个小婢子,你竟敢和桓清姐叫板,你可知道,这次的选秀桓清姐姐那可是正当红,就连太后都稀罕了她呢,你怎么敢贸然对将来的贵妃横加反驳?”

         那个穿绿意的女子双手叉腰,很是羞恼。

         “连心妹妹,这都没影儿的事儿,你不要乱说啦!”

         红衣的桓清红了脸,但眼中的得意是很明显的。

         她是宫中最有权势的萍贵妃的亲妹子,这次被父亲送进宫来,那也是为了能一悦龙心,为宋家光宗耀祖的。

         “我管你当红不当红?别惹我!”陆芊芊毫不在意转身就走。

         “喂,喂,你给我站住!”

         那宋桓清被陆芊芊的无视气着了。

         “行了,两位将来的贵妃娘娘,这花儿你们还要不要了?不要我可就废了它了。”

         小远看着陆芊芊的背影,不耐烦地说。

         “要,怎么不要啊?都被这个小婢子气糊涂了。”

         那宋桓清忙收回心神,捧起了那盆子花,和连心絮叨着对陆芊芊的不满,走出了花房。

         在菜园边的那处池水边,小远找到了陆芊芊。

         她正迎风站着,面对着那一池的柔水,水影倒立着,芊芊若依。

         小远默默地看着她的身影,脑子里想起了那首诗,“凝眸峨嵋水至柔,万千风情挂心头。举步婀娜婷婷立,出水芙蓉沉鱼愁。”

         “生气了么?”

         他问。

         “我为什么要生气?你自欢喜你的,我有什么必要生气?”

         这话一出口就暴露了陆芊芊的真心了,她真的是生气了。

         “那宋桓清是当朝宰相的女儿,也就是后宫权倾的萍贵妃的妹妹,被人宠坏了,骄横也是情理中的,你不用理会她就好了!”

         小远来拉她的手,“走吧,去看看我为你种了一株开心莎莉呢。”

         开心莎莉?

         小远点点头,拉着她的手就朝花房走去。

         暴君的激情解药5

         “他们倒是很相近的,怎么都那么叫人怜惜啊!”

         他们的身后,在菜园子的一片黄瓜架子后面,两个人面面相觑,皆是惆怅。

         “唉,是啊,小远这孩子难得露出点笑意,我看从小婢子搬过来了,他的心情就舒爽了很多。”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的男子,手持浮尘,身着一袭宫里太监的衣衫,只是那衣衫的料子是上好的锦缎,由此能看出他在这后宫中身份和地位那都是不薄的。

         “李总管,这两个孩子也都亏了您的照应了,不然……”

         容嬷嬷说着,眼里有泪盈了。

         “不都是故乡人么,我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的,不过是不能做得太过明显罢了!”

         说话的人是宫中太监总管李三贵。

         他的母亲是北凡人。

         在北凡与大燕国相处和谐的时候,他的父亲经商去了北凡,娶了他的母亲。

         然后回到了大燕国。

         后来家道中落,迫于生计,他才进宫做了太监。

         所以,对于北凡国这位被胁迫来的小公主,他曾暗中相助过几次。

         容嬷嬷对此很是感激。

         “可是长此下去,会出问题的,公主越来越大了,也有主意了,老奴真怕有一天,她触动了朕怒,惹了杀身之祸啊!那老奴真可是愧对冷王爷的嘱托了啊!”

         容嬷嬷突然就跪倒在了李三贵面前,“李总管,您可要帮帮小公主啊!她……她也太可怜了!”

         李三贵心中一动,他是皇上身边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皇上在发病时怎么对待小婢子的。

         他对小婢子那是又恨又恼,那番盛怒下的情形是恨不得撕碎了她,口嚼了她啊!

         “阿容,你起来吧,容我再想想办法!”

         李三贵走了,他走在容嬷嬷的目光里。

         怎么不知道容嬷嬷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拯救小公主出这樊笼?

         可怎么逃离?

         一入侯门深似海,还想离开,那怎么可能呢?

         可恶的九九那小子1

         更何况,小婢子是罪国之女,她的存在又是皇上必不可少的,自己能有什么办法想?

         小远说是要去前清宫里送花,问陆芊芊要不要一起去?

         陆芊芊很高兴地答应了,从穿越到这后宫里,自己还没到处走走呢?

         对这个后宫自己多的是好奇。

         她和小远一人怀里捧了一盆子的紫色栀子就迤逦着朝前清宫走来。

         宫中的路,多是回廊曲折的,好像没一处是笔直的。

         到了前清宫,小远说是他要去找他的干爹,要陆芊芊在这里等他下下。

         你的干爹?谁?

         “是李总管,就在里面,我一会儿就回来,你等着,我拿点心来给你吃。”

         小远很快地走了。

         陆芊芊一个人站在了院子里,她东瞅瞅,西望望。

         这院子是那么的大。

         表面是平滑的理石,石面都是亮亮的。

         在古代能把石头打磨成这样一定很是不容易的。

         小远说这花是送到后面御书房的,看一眼他都没回。

         这小子大概是到了自己干爹那里,看到了上好的吃食走不动腿了吧?

         要不自己就先送过去?

         这样抱着一盆花站在大太阳底下挺累的。

         想到这里,她就举步朝后走去。

         刚走不过两步,就听见对面的屋子里一个人的怒吼,“给朕滚出去,你以为这样龌龊的伎俩朕就会中计么?滚!”

         然后就是一种瓷器落到了地上,被打个粉碎的声音。

         那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尤其是那声滚?

         瞬时,就看见一个身着华贵的女子堪堪地从那屋子里走出来,眼里含着泪,嘴里在念叨着,皇上,您这是怎么了啊?皇上……

         门,哐的一声,在那女子身后关上了。

         等她掉转过脸,陆芊芊看到的是一张满面泪水的脸。

         那表情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这个女子自己是见过的。

         就是第一次被那个暴君呵斥的时候,他龙床上的那个叫萍儿的女子。

         可恶的九九那小子2

         想必就是奴才们嘴里的那个萍贵妃吧!

         尴尬中,陆芊芊和萍贵妃四目相对。

         “你这贱婢,你怎么在这里?”

         萍贵妃杏眉倒竖,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她本就不甘心,自己暗使了手段,在皇上的屋子里下了点迷迭香。

         可他还是发现了,不但没怜惜自己的想念之情,反而勃然震怒。

         自己狼狈被赶出来也就罢了,还被这个小婢子看到了?

         这样萍贵妃怎么会不火冒三丈?

         “娘娘……娘娘,我……”

         陆芊芊蓦然之下,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直接就以我出口了。

         “你竟敢如此无礼?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活活打死……”

         她这话刚完,那边就有一个奴才走过去,对她耳语了几句。

         这话一听,萍贵妃就更气了。

         怎么她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自己无权利打死她?这不简直气死自己么?

         哼!死罪能免,活罪不饶!小顺子,让她去打扫野趣殿去,不打扫干净了,不能放她出来!

         萍贵妃叫嚣着。

         “是。”

         一边的小顺子眼光中流露出了对陆芊芊的同情。

         野趣殿?

         那是什么东东所在啊?

         陆芊芊知道这次自己是撞到了枪口上了。

         那萍贵妃在前清宫院子里发威,她身后就是那个暴君的房间。

         若是他再闻讯出来了,那自己的处境不是更不妙么?

         想到了这曾厉害,陆芊芊赶紧放下了手里的花,就跟在小顺子身后走出了前清宫。

         真的是有点怏怏。

         自己是跟着小远来浏览宫中风景的,可没想到这小子一去不回了,自己又被萍贵妃捉住,还要去扫什么野趣殿?

         小远,你是个坏家伙!

         她想,等下看到小远,一定要狠狠地打他几拳,他定然是贪嘴,所以出来晚了。

         走了好像很远,到了皇宫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