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6
        /&gt;   心里是原谅了他的,只是面上还是绷着,“哼,你有了好吃的,都自己吃了,一点也没给我留,还好意思说这说那的!”

         “哎呀,不是啊,我怎么会不留给你呢?我一点都没吃,拿来就是给你吃的呢。”

         见她口气松了些,小远的脸上也有了笑意了。

         边说边从袖口里取出来一个小布袋。

         打开布袋摊在了边上的石凳子上。

         陆芊芊一看,是十几枚各式样的糕点,看去就很好吃的样子。

         这贵妃真不是一般的没素质1

         她面上浅浅一笑,用手指轻轻捏起来一枚,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很是惬意地嚼了又嚼。

         边嚼,边点头,恩,好吃,好吃!

         小远在一边看着神情透着满足。

         可陆芊芊也只是吃了这一块点心,然后就把那小布袋包裹了起来,抬脚就走。

         “小婢子,你怎么还生我气啊?”

         陆芊芊走在前面,没说话,但是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不吃啊?”

         小远追上前去。

         “我带回去和容嬷嬷一起吃,她一定也饿了呢。”

         小远的神情一楞,但很快就笑了,早就知道她是不会一个人独自吃完的。

         她是那么的善良。

         看看她一跳一跳地走在那理石板路径上,那一身粉色的衣衫的衣角飞扬起来。

         还有那秀发,也随着身子的律动在脑后飘啊飘啊,恍如一只蝴蝶般,在自在地飞着,舞着……

         她真的很美!

         他喃喃着在心里自语。

         住在玉寒轩的日子倒显得清静了许多。

         在吃食上并没有什么短缺,每日都有小太监送来米和汤,算不上精致,吃起来可也是能顺畅的。

         容嬷嬷说这都是托了小远公公的福了。

         小远是李总管的养子,又兼了一种很多人心知,却又都缄口不言的身份,所以后宫中没一个人敢轻视他。

         只是在陆芊芊看来,小远其实很安静的,他需要的也就是一种安静的生活,这大概也是他积极要求到花房来做事的原因吧。

         吃饭的时候,三个人就围坐在一起。

         容嬷嬷会变魔术一样从屋子里拿出一样或者两样的小菜来,都是新鲜蔬菜腌制出来的。

         那有红有绿的菜色别样好看,咬上一口,清清脆脆的,味道就更好了。

         “容嬷嬷,你腌制的小菜真的很好吃!”

         小远说这话的时候,细长眉头都是笑意,由衷的。

         “是吗?好吃就多吃点,你太过消瘦了,小婢子,你也是,多吃点,知道么?”

         这贵妃真不是一般的没素质2

         有那么一刻,听到容嬷嬷这样说,陆芊芊几乎以为自己还在现代的家里了,妈妈正真实地关心着自己。

         吃过了饭,几个人就坐在院子里。

         夜色正好,那种淡雅的月光悄然地沐浴着每一个人,那种优雅的光晕弥散在了脸上,呈现的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华彩。

         隔着几个院落传来了一阵莺歌燕舞声。

         容嬷嬷说是那是演艺宫里,那些秀女们正在练习技艺,为过后几日就要举行的选秀大赛做准备。

         “真搞不懂那些人怎么就那么想做皇妃?岂不知,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分享一个男人的日子太多的是寂寞和孤寂了,怎么就那么笨哦!”

         陆芊芊撇嘴。

         容嬷嬷有些震惊,她说出了这番话。

         她以为小婢子也是出自侯门的,从小就明白,自己将来不是某个男人生命中的唯一,这些在自己的父王母亲身上,她就能一目了然了。

         陆芊芊堪堪地解释说,“我……我只是说,与其那么累的搅在了深宫的恩怨里,倒不如嫁给一个荒野村夫,过一种淡然恬静的生活。”

         “小婢子,你真的这样想的?”

         小远的问话里似乎有些异样的激动。

         当然!

         一夫一妻在现代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天天朝暮相处,其悠然不也赛过神仙眷侣么?

         陆芊芊有些向往了。

         那隔墙的乐曲声好似越来越远了。

         月光下,小远有些失神地望着陆芊芊,那目光里的情意悄然满了,溢撒……

         只是容嬷嬷这夜辗转难眠,就在上午李三贵来了,给她说了一个主意,是针对小公主,李三贵说,这个深宫里水很深,深不可测,小婢子心思又太单纯,若想要她能在这摊浑水里安然一生,那就只有让她乘上一艘大船,只要在大船的庇护下,她也才能顺利地漂洋过海。

         可是听小公主今夜说出来的心愿,容嬷嬷又茫然了。

         这贵妃真不是一般的没素质3

         早上,陆芊芊刚从小远的花房里回来,呼啦啦的就涌进来了一帮人。

         为首的是萍贵妃宫里的小顺子公公。

         “顺公公,您来是?”

         容嬷嬷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

         “奉了贵妃娘娘的旨意来招呼小婢子前去做事的。”

         “顺公公什么事情?就让老奴去做行么?”

         “你以为你是谁啊?怎么你想抗旨么?”

         小顺子一副很是蛮横的样子。

         “顺子,怎么有工夫不见,你的脾气好像是见长了啊!”

         这时,小远不急不缓地从花房那边走了过来。

         “哎呀,是远公公啊,几日不见,您更精神了!”

         小顺子赶紧给小远施礼,眉眼里都带着讨好的笑了。

         “我怎么比得了顺子你啊,这都能大呼小叫了,把我都骇了一下,以为是那位王爷主子来了呢。”

         “呵呵,远公公见谅,惊扰了您的清修实在是对不住,这不我们主子娘娘传旨说是要小婢子前去做事呢。”

         哦。

         小远慢吞吞地应了声,不经意地走过陆芊芊身边,顺势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儿,就在这一刹那时间里,他在她的手心里写下了一个字。

         别人不知道,但是陆芊芊很清楚,那是一个忍字。

         松开了她的手,小远说,“小婢子,你过去吧,娘娘让你去做事,那是看得起你,多加注意,不要惹娘娘不开心哦,娘娘那是凤仪倾城的主儿,你不用多加担心,就是你有个一不留神的失误什么的,她大人有大量也是不会和你计较的,忙完了的时候,顺便去看看我干爹,就说,我们都很想他老人家,让他老人家有时间来这院子里看花哦!”

         小远这番话那可是圆滑得紧。

         就是以陆芊芊一个20几岁的女子心智来说,到了情急中,她未必能说出这样可圈可点的话来。

         找话明里是赞了萍贵妃的身份尊贵,不会和奴婢们一般见识。

         暗中其实说出了自己连带陆芊芊和太监总管李三贵的关系。

         这贵妃真不是一般的没素质4

         那是要小顺子回去带话给萍贵妃。

         这小婢子尽管是一奴婢,但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她有人护着呢。

         “是,是,远公公的话顺子一定会带到的。”

         那小顺子恭敬地再次给小远施礼,然后携了陆芊芊而去。

         “远公公,谢谢你!”

         容嬷嬷眼里含着感激,她一个偌大年纪的老嬷嬷,对一个仅仅十几岁的小太监施礼言谢,这让小远有点局促。

         “嬷嬷客气了,这都是小远该做的。”

         小远目光里,陆芊芊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他不禁眉头蹙紧,自己这些话也只能吓吓小顺子这样的奴才了,也为小婢子壮壮胆子。

         其实他很清楚,那萍贵妃仗着自己是当朝宰相的千金,之前又深得了皇上的宠爱,那霸气是不可一世的。

         怎么会把李三贵,一个太监总管真正放在眼里?

         心,有些悬,萍贵妃今儿不知道会怎么刁难小婢子啊?

         到了萍贵妃的如花宫的时候,看到了有几位女子正在院子里踢毽子。

         古时的毽子以铅锡为钱,装以鸡羽,踢起来,毽子上下翻飞,那鸡羽时时抖动,如一种活灵的花开,朵朵出彩。

         萍贵妃正在一边看着那些踢毽子的女子,其中一个不时在叫,姐姐,你看我踢的怎么样啊?

         “恩,好好练吧,每年宫里都是会有踢毽子大赛的,皇上可是很喜欢参加的,若是你们谁能在这毽子的踢法上弄出花样来,惹得了龙颜大悦,那可是一个顶顶大好的机会呢。”

         萍贵妃说。

         “桓清小姐还不知道吧,我们主子那可是踢毽子的高手呢,第一次引起了皇上的注意,还就是在那次的踢毽子大会上呢,主子得了第一呢。”

         小顺子的话里不无献媚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