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d="1846750"><rp id="02145"></rp></articl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日禁爱:毒手傲妃惑君心_分节阅读_69
        r/&gt;   她的脑海里依然在顽固地对抗着……

         只是她的抗争力量太薄弱了。

         到了最后,她自己都难以克制地忘情了。

         在她的舌尖和他的碰触的那一瞬间,她内心里那种抵御彻底失去了效用。

         两种渴望纠缠在了一起,彼此的感觉就在这相纠缠的一瞬间传递……

         陆芊芊后来回忆起来,一直都很恨自己。

         但是在心里,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无耻地投入了。

         投入到了他给的那种豪放的激情和无尽的欲望深壑里……

         每一个被男人的雄壮与温柔征服的女子。

         都会在那个时候觉得全身无力。

         此时你的整个身子都被他覆盖着,包括你的心,你的一切感受。

         这个时候,即使给你一双翅膀,你也飞不出去了。

         你沉没了,整个身心和灵魂!

         在秦啸天完全拥有她。

         把自己和她以一种爱的方式融合在一起的时候,陆芊芊喊了,这种喊不是抵触,不再是痛骂,而是心不由几的兴奋吟唱和暗示性的索取。

         秦啸天的脸上始终带着一种宠她的微笑,他的动作很猛,却又很温柔,对于她心底深处的渴求,他有种恰到好处的掌握。

         这或许就是他妃子众多的好处吧。

         把暴君踹下了床!12

         他是个有阅历的男人,更是个激情奔放,能给女子以欢畅的男人!

         他的每一次撞击都是一次爱的诉说。

         他此时的行动,表现出来的爱与宠。

         胜过了他一千次,一万次的语言表达。

         女人需要爱!

         而给予女人爱的时候,一个男人的雄壮和磅礴,却是她们欲仙欲死的永远前提。

         他们缠绵了很久,真的好久。

         他们都累了。

         在一切都静寂了下来的时候,陆芊芊感觉到了全身心的一种虚脱和空无。

         但是她大脑底层的兴奋波浪却是一波又一波地在纵情激荡……

         “娘子,你……真……好……啊!”

         秦啸天更是大汗淋漓,痛快异常。

         好像这一生中,这是第一次领略到了了情欲的最高巅峰!

         他转头看着她,眉眼里是浓郁的淫与色,甚至贪婪。

         正是他的这种笑蓦然惊醒了陆芊芊,看看以床的凌乱和自己与他的赤身相见,她震撼了,她羞恼了!

         你个暴君!

         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愤怒已经晚了,也很没意义,可她就是怒从心头起。

         他说两个人都休息的,他说他不侵犯自己的,他是皇帝,怎么能有戏言?

         要命的是,自己还在他的肆意掠夺中表现出了配合,这该让他多么的藐视,他心里一定在想,喂,小婢子,你不是不喜欢朕么?你不是不想要朕么?可你的表现说明了什么?

         她终于暴怒了。

         使劲了全身的力气,然后一脚就把他笨重的身子踹下了床!

         秦啸天一屁股就跌坐到了地上。

         呃?

         你!小婢子你……

         他一时间坐在那里是哭笑不得。

         或许被妃子踹下床来的皇帝,他秦啸天是史前第一人吧?

         陆芊芊也被自己这举动吓了一跳。

         不过,她很快就镇静下来,白了秦啸天一眼,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那意思,活该,谁让你偷袭我的?

         把暴君踹下了床!13

         秦啸天朝她伸出了手,嬉皮笑脸,“娘子,你好力气啊!朕的屁股都摔痛了,可怜可怜朕,就伸出你那玉手,把朕拉起来吧?”

         哼!

         陆芊芊头一扬,你爱起来不起来,我管呢?

         “那好,你不拉我,我就坐在这里吧,一会儿啊,李三贵要来服侍朕上早朝的,就让他看看吧,你有多本事,把自己的相公都踹下了床?也不知道太后知道了会怎么说?哎哟,哎哟,疼死朕了!”

         哼哼唧唧地秦啸天索性坐在那里耍起赖皮了。

         陆芊芊怎么会不知道他这是故意为之的?

         可看看外面的天真的是到了上早朝的时间了,这要是真的李总管来了,见到了这一幕,那还不被吓晕过去啊?

         等太后知道了,那自己和容嬷嬷,小远的日子就会彻底灰暗的!

         想到了这里,她十分恼恨地瞪了秦啸天一眼。

         秦啸天不以为意。

         陆芊芊把身子探出了床边,她的上半身是笼着一条毯子的。

         她这一探身,那毯子就有点下落的趋势了。

         只是她没注意到。

         但秦啸天看到了,她那洁白的肌肤,甚至那高耸的宝儿,若隐若现呢。

         一种激流迅疾地四散在了他身体的每一处……

         就在握住了陆芊芊那小手的同时,他暗下里一拽。

         也就是那么轻轻一拽,陆芊芊的身子就脱离了床上了,与她一起脱离的还有那床她一直紧紧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锦毯。

         啊?

         你?

         随着自己被他赤裸地拥紧了怀里,陆芊芊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

         哈哈!

         你这个傻丫头啊!

         秦啸天抱了个香玉满怀,眉宇间的那份得意就不言而喻了。

         “暴君,暴君!”

         陆芊芊恼羞成怒。

         娇嗔着。

         边骂,边用小拳头狠狠地去去捶打着他的胸口。

         打吧,打吧,真的好舒服呢?

         秦啸天更得意地笑。

         把暴君踹下了床!14

         陆芊芊气坏了,可身子被他紧拥住了,动弹不得。

         她的脸都红成了火烧云了。

         也不敢低头,这一低头就能看到他的赤身和自己的裸露,这简直是羞死人了!

         也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李总管的声音,他说,“皇上,奴才来接您上朝了!”

         嘘!

         秦啸天把手指放在了唇边,示意陆芊芊不要再闹了。

         “傻瓜,你难道想要太后把你找去教训一顿么?快点,起来,李三贵这会儿就要进来了!”

         啊?

         陆芊芊从秦啸天的怀里挣脱出来,一个疾步,就上了床了,扯过了那床锦毯,重新紧紧地把自己包裹起来。

         只是看秦啸天的目光依然是恼恨的。

         秦啸天穿上了内衫,刚要开门让李三贵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陆芊芊放在桌子上的那枚紫金的箫坠子了。

         他走过去,拿在了手里,然后在床边,亲自给陆芊芊戴在了脖子上,“你就像是那箫声,总给朕余音饶耳的感觉!朕,好喜欢!”

         说着,他很快地在陆芊芊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陆芊芊欲要闪躲的。

         但是动作没那么快,那一吻还是印上了。

         她有些忿忿,抬手使劲在额头上擦了几下,接着就用挑衅的目光直视秦啸天,谁要你亲!

         哈哈!

         不要朕亲,朕也亲了,还是全身的呢!

         秦啸天爽声大笑。

         这会儿门开了,李总管还有一应的奴才都进来了。

         陆芊芊羞颜,立刻就趴在了枕头上,用那锦毯蒙住了头。

         又惹来秦啸天的哈哈大笑。

         李总管也偷笑了,心说,这个小婢子,都成了妃子了,怎么表现的还和个小女孩子一样?

         秦啸天被前呼后拥地上朝去了。

         门被关上的时候,陆芊芊才把头从毯子的包裹下探了出来。

         蓦然,这屋子里似乎充溢着一种关于爱的味道,那是一种甜甜酸酸的味道,闻来很是让人异样的感受。

         把暴君踹下了床!15

         太不喜欢这种被很多人观看的私爱情景了!

         那暴君看来好像已然习惯了,估计他巴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昨天晚上多卑劣地偷袭了一个叫小婢子的毒妃呢!

         气死我了!

         她骂着,然后看到了一地的狼籍,心想还是赶紧起来收拾下吧,不然待会儿那小远和容嬷嬷看到了,那自己可真的要无地自容了!

         刚穿好了衣裳,就有人敲门了。

         “小婢子,你起来了么?”